很难感受到快乐

#冲神#《梦之彼岸》

久违地来搞一发冲神。

一个不怎么纯粹的人鱼paro。对不起是玻璃渣

很久没动过这对CP了,如有ooc请见谅。

BGM:Miss Underwater - Maximilian Hecker


走出机场的第一时间,扑面而来的地中海夏季暖风将冲田总悟旅途中的疲惫一吹而散。恍惚间他似乎闻到风从大西洋夹带而来的淡淡海腥味。他拖着行李箱站在机场外的阳光下,尚还穿着棉麻衬衫的身体不一会儿便起了汗意。出发地与目的地之间的温差不由得让他皱了皱眉。他从口袋里掏出关机了好几个小时的手机,屏幕重新亮起来没几秒便一阵猛烈振动,好几条短信跳了出来。他还没来得及点开看,一个来电提示便蹦了出来。

“喂——?”冲...

 

#银土#《光年》(双子年下)最终章

BGM:Relief - Chris Garneau


Chapter 22

土方先生。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大概我已经死了。唔,这是一个很俗套的开头,但抱歉了,事实大概就是如此吧。
最近,我的面前老会出现一些故人——也许是在梦里,我看到姐姐,土方源三先生。即便那是幻觉,我也渴望与她交谈,让她再责备我一次。但生与死的距离是无法打破的,起码在我还活着的时候。
我不想再这样苦苦等待下去了,没有希望地。
即使这样说挺不爽的——希望你不要把我的死,归咎为自己的责任。你还有自己的希望,所以更应该为自己活着。
冲田总悟留。

自远处袭来的凉风,穿过阳台,将桌子上的一纸薄页吹得哗啦啦作响。窗帘被风鼓动得起起落落,在...

 

#银土#《光年》(双子年下)第二十一章

抱歉……我又爆字数了QAQQQQ所以……完结是下一章……真的很抱歉(土下座


Chapter21


又是个无所事事的下午。疗养院内的接待处,值班的年轻护士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呵欠。如往常一般,没有来访的人,也没有新入院的病人。这里是一所特殊的医院,正如它的特殊,这里甚至比一般的医院更加死气沉沉。

她撑着下巴,目光游离着从门口一直望向走廊。那里可以看到一扇一扇严实紧闭着的病房门,像看守所一般,仿佛里面住着的不是病人而是囚禁着嫌犯。偶尔有几个按时例行去监督病人吃药注射的护士,推着小车经过时,滚轮悠悠地碾过幽静的走廊地板,伴随着护士鞋细碎的脚步声,诡异地在走廊深处远去。

护士...

 

#银土#《光年》(双子年下)第二十章

Chapter 20


走出警局的时候已是傍晚,一阵凉风袭来土方不由得紧了紧外套衣襟。一直送他至门外的佐佐木始终捏着手机按按摁摁,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正当土方想要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开口说话了。

“我说,这位小少爷啊,你有想过怎么把你弟弟弄出去吗?”

停顿了一秒,土方扭过脸来,他的脸色在霓虹璀璨的城市夜景中显得暗淡苍白,眉眼却一如既往地似北极的冰凌一般坚硬不化。

“我会想办法的。”

佐佐木笑了笑,只是使那张五官僵硬的脸颊上的肌肉勉强牵动了一下。“小少爷,说是想办法,其实还是去求你们的父亲,对吧。”

这句话像是刺痛了黑发少年的自尊心,他的眼睛闪了闪,想说些什么却只是咬住...

 

#银土#《光年》(双子架空)第十九章


配合一下BGM吧


Chapter 19


伊东鸭太郎向来不忌讳他人在言语间对他的奚落和不屑。在他看来,语言攻击本就不足为惧,他是个足够自信到自以为是的人。而且,那些东西对他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饭。

伊东鸭太郎在家中并不是独子。那个身体羸弱的哥哥,在家中的地位举足轻重,甚至取代了健康的他原本应得到的关注和爱护。

孩子在父母心中,应该是放在同一水平线上的吧——曾经他如此揣测父母的心思,却在母亲那句怀疑是他的出生,给哥哥带来了厄运的话语下,这种天真的猜想被击得粉碎。

他不断地努力,不断地试图证明自己比哥哥更有价值。但偏爱就...

 

#银土#《光年》(双子年下)第十八章

Chapter 18


次日清晨,没有土方在席的餐桌上气氛沉闷依旧。原本就无精打采的银时甚至感觉平常喝惯了的早餐奶都有些让人舌尖发腻。

“他不吃早餐吗?”

父亲忽然开口问道。银时一时出神,半秒后才反应过来被问话的对象是自己。

“啊,嗯。”他含糊了一句,则听到父亲传来一声叹息。

“那给他在学校那边请个病假吧。”

银时感到一丝意外,又听到男人轻声说道,“让他好好休息一下。”说罢便整理好衣服便打算出门。

“您不去看看十四郎吗?”长岛绫起身要去送他,嘴里却冒出一句。

土方源三的动作顿了一下,但还是义无反顾地朝玄关处走去。

“现在就不了吧。晚上下班了我再去看看他。”...


 

#银土#《光年》(双子年下)第十七章

我肥来更新啦!!!!


Chapter 17


从地铁站里走出来的第一时间土方便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冷风卷着细碎的雪花粘在他前额乌黑的发上,又迅速被贴近皮肤的温度融化成小水珠。他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微皱着眉头看向身旁与自己同行的银发少年。

“靠……冻死人了,早知道就不出门了混蛋。”

呼出的白气在少年净白的脸庞前稍纵即逝,深蓝色的眸子像蒙上了水蒸气的水晶,柔和纯澈。

“多串君,别这么娇气啊。”银时将额发上与发梢几乎融为一体的雪花拍落,鼻尖微红。

“混蛋我哪里娇气了!”土方正欲破口大骂,一口冷风带着雪花便吹进了嘴里。他立即黑着脸闭上了嘴。

将...

 

#银土#《光年》(双子年下)第十六章

Chapter 16

那天过后土方自行解职,将位置扔给伊东鸭太郎后便再也没有去过剑道社。同时风纪部那边,他也一块儿全都卸了。
“走了也好,免得惹一身骚。”他这么对银时解释说。
既然有人针对他,当然不会拘泥在一个领域对他做文章了。而且土方想过之后也觉得现在的主要目标就是高考,和伊东那家伙的冲突,虽然退让一步表面上让他挺不好看的,但实质上对于他来说不是坏事。还不如秋后再算账。
“你觉得那家伙为什么非要针对你?”有次银时这样问。
“我怎么知道。”土方一边在电脑屏幕前抄着教材重点,一边翻了个白眼,“——自命清高的人吧,看起来谦逊实际上瞧不起任何人。他大概是觉得我实在是不如他呗。”
“你是说优越感过剩吗?”
“没...

 
© 扌安扌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