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压切宗#《平行》(性转)

换了新外链,就删了原来的上下重新发一下……

性转BG,很肉,很雷,请注意一定要谨慎点开(

全文(记得点proceed)

一如既往的小黄歌推荐:Kill The Lies (Prod. By K BeatZ) - Nikko Lafré

 

#压切宗#《EX》(二十一)

迟来的七夕快乐and恭喜医生玛修登顶!(不是)

断更很久了,推荐一首歌:Paul - Big Thief


……

……

哭了老子刚发就火速被屏蔽……我啥都没写啊???

全文看这里(记得点proceed)


题外话。我一直很想写那种放飞自我甩掉节操抛弃三观的纯肉(lei)文,大噶比较想看普通3P还是性转雷上加雷3P呢……(主要是没想好仨男人要怎么分配比较好,双龙捣洞吗哇感觉屁股好痛(。)


 

#压切宗#《EX》(二十)

文档里开了好几个坑串着写,感觉要精分了

  


  

宗三后来回忆起跟长谷部相处的那几年,也不得不承认那是他过得最为愉快的一段时光。长谷部表面上像个军官,内在却是个保姆,看起来严肃实际上很能迁就人。加上为人没什么大问题,就算后来他们俩闹得老死不相往来,他也没有在面对诸如“如果拿健康、亲情、爱情、友情换金钱的话你会选择哪个”的小测试上,产生选择“前任的命”这种心态。他没什么理由恨长谷部。但长谷部到底恨不恨他就说不准了。

  

两个男人谈恋爱,没羞没躁的事情完全毋需遮遮掩掩,于是乎宗三和长谷部之间进展飞快,按宗三三天两头往长谷部家里跑的频率,两人几乎算是同居了——要是大俱利伽罗不在的话...

 

#压切宗#《EX》(十九)

想快点搞完这篇写石青长蜂_(:з」∠)_


这也太犯规了。长谷部默不作声,保持着那个别扭的姿势任由他抱着,心头有什么东西无形中化了一地。正当他情不自禁想凑过去亲吻的时候,宗三麻利地从枕头下翻出遥控器,抬手啪地打开了电视。

“时间刚刚好。”他看着屏幕里的午夜节目的片头曲说。

长谷部:“…………”

原本水到渠成的温情氛围一扫而光,宗三殷切地推开长谷部坐起来,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煞了风景。长谷部傻坐在一旁,表情僵硬:“你等到现在……只是为了电视节目?”

“当然不是。”宗三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屏幕,面不改色地信口就来,“我是为了等你呀。”

“……你就继续耍我吧。”长谷部忽地心灰意冷道。...

 

#压切宗#《EX》(十八)

新春快乐!


“你很了解我嘛。”宗三颔首,“我的确不想接受。”

长谷部:“……”

“你是把他当三岁屁孩?”宗三又继续说,“他可不小了。”

长谷部:“……他还没满十六岁。”

“我十六岁的时候早就能照顾好自己了。”宗三耸肩道,“而且我不觉得小俱利会希望有人来照顾他,你担心过头了。”

“青春期的小鬼……这是有必要的。”长谷部认真道,“我实在不放心家里没有成年人。”

说真的,宗三很理解长谷部这种心理,在父母眼里,儿女永远都是屁孩儿,这种心态也会反映在兄弟姐妹之间的相处上,年长的永远认为幼小的需要更多庇护——比起血缘关系上的叔侄,宗三认为年龄相差不大的长谷部和...

 

#压切宗#《EX》(十七)

那天回去后宗三做了一个梦。

明确来说,后来他对于那个梦是否是那天晚上做的这一点已经不太记得了,但那个梦在他那些年的睡眠中出现过很多次,梦的内容他已熟记在心,甚至成了一种惯性记忆。之后他常常将自己做过,但醒来后不记得的梦默认为这个梦。

他梦见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行走在一望无际的冰原上,所见皆是冰山与茫茫的雪地,视野中没有任何动物出现。天空像一块漆黑的幕布,呈拱形搭盖在头顶上伸手不及的地方,看不见一粒星辰或是一道极光。他一直朝前毫不停歇地走着,没有目标也未曾思考。靠着白雪的反光,他看到自己左胸口上被开了一个玫瑰花大小的洞,伤口边缘的皮肉真如花朵般绽开,血涓涓地从血洞中流淌出来,又在泛青的皮肤上凝成...

 

#压切宗#《EX》(十六)

一辆姗姗来迟的碰碰车……肉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怎么美味

话说动画居然发糖了……我仿佛在做梦……

(那句话说得好,我的西皮同框即发糖对视即上床互动一句子孙满堂)

全文点这里(记得点proceed)

例行BGM推荐:Take The Long Way Home - 98°


 

#压切宗#《EX》(十五)

居然被河蟹了……我还什么都没写啊摔!!

外链走这里(记得点proceed)

因为汤不热被墙了很不方便所以换了不老歌,之前的一些不可描述太羞耻也不想再搬过去了……大家能不能点开随缘吧。


 
© 扌安扌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