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冲神#《消失彼年》第四章(伪3Z架空)

Chapter 4

 

歌舞伎町,东京规模最大的红灯区。
行走在其中的街道上,四处可见牛郎店和以卖春为主营的风俗店。陪酒女和牛郎并不像在国内同样从事此等职业的人一般遮遮掩掩,在这里,你买我卖只是你情我愿的交易而已,尽管这种层次的交易的确不够冠冕堂皇。
神乐走在街上时,就被好几个牛郎店里招揽生意的小哥搭过讪。她一面回绝一面惊讶自己中学时居然会选择在这里租房子。
往往这种三教九流聚拢的地方,治安尤其令人头痛。不过虽然她那时候看起来的确应该是一个弱女子,但在心底里她还是十分相信自己家强大的DNA的。
就算她自己不记得了,看看神威和星海坊主就能明了了。
神乐用一种游客的心态慢慢地走着,天色也随着脚步渐渐黑了下来。但这条街道,黑夜对于它来说就像鱼得到了水。华灯初上,各色霓虹与灯光下打扮得五光十色的陪酒小姐们,街上愈来愈多起来的游客们,歌舞伎町最繁华的时刻即将到来。
神乐仰起脸来,望了望深色天空中最后一抹残阳。
也不知道这样灯火绚烂的城市里能不能够看到星光。

咚地一声,通往天台的老旧铁门被无情地踹开,震落了一层又一层铁锈。
“轻点啊你,惊动了来野合的小情侣可不好,吓阳○了你负责?”少年清润平静的嗓音,却说出又毒又荤的话语。
身着深蓝制服的少女和少年,拎着书包一前一后从门外的楼道里走了进来。从高空袭卷而来的凉风顿时吹乱了他们的刘海和衣领。
“那我就会把你的○○卸下来赔给他。”神乐恶狠狠地横了冲田总悟一眼,“再说了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人野合阿鲁!”
“当然会有了。你这种没脑子的单细胞怎么能懂这种情趣。”长年一张欠扁脸的面瘫少年将书包随意往墙角一甩,朝她翻了个白眼。
“我是不懂,我干嘛要懂这些!!”总是能被冲田总悟拨动得气急败坏的少女,毫不留情一脚向他扫去,被他成功躲过。墙壁被无辜擦到,老旧的水泥面上顿时多出了几道裂缝。
“够了哟China,我觉得我们俩要是打起来可能会把这栋破楼给拆掉的。”少年闪到一个安全范围内蹲下,以一种乖巧的姿态“好心提醒”道。
即使不想承认冲田总悟的战斗力,但足能够相信自己破坏力的神乐,在听到此言后,仿佛泄了气般捂着肚子将腰身靠在了墙壁上。
其实还有个原因,那就是她感到有点饿了。
“喏。”已经熟知神乐尿性的冲田总悟从地上的书包内翻出一个炒面面包扔给她。
脸上的不高兴与不甘心还未消失散去,但少女并没有再说什么,一把接过了面包便开始狼吞虎咽。
天空已变得完全暗沉,月亮很早就升了起来。天台上一片昏暗,只有不远处摩天大厦上的华丽霓虹勉强照顾到了这里一点儿。从栏杆边往远处看去,隔着几栋大楼的某条街道上,与神乐这里的周遭环境形成对比的,正好是灯火通明,热闹非凡。隔着这么远,似乎都可以听到卡拉OK的歌声与女人的调笑声。
“诶,从这里可以看到歌舞伎町。”看到趴在栏杆上的冲田总悟,神乐也凑过来倚在一旁。
“啊。”他心不在焉地答应了一声,扭过脸来看着神乐,“你今晚真的不回去?”
“难道我看上去有想走的样子?”
“……说要离家出走的是我。”
“说‘要算上我一个’的也是我阿鲁。”
“好吧随便你。”冲田总悟略微无奈地摊摊手,“不过今晚我们真的就睡在这里哦。希望你没半夜起床尿尿的习惯。”
“放心我一定会一声不响地尿在你身上的。”
“啧啧,想不到China你居然喜欢玩这种play啊。”
“只有你才会这么想!!你这个脑袋塞满色情与暴力的抖S混蛋!!”
“我可一点都不觉得这是在骂我唷。”S星王子在听到“抖S”这个词时,像是满意似的眯起了双眼。
“……随便你怎么想吧。”神乐想揍他想到牙痒痒,无奈这个地方显然不适合做他们的战场,并且吃饱了的她,被立即涌上来的困意所压制了。
“没工夫陪你玩,本女王要睡觉了!”
她马上在墙角背风的地方找到了一块干净的地儿,靠着书包,披了外套,便要闭上眼睛。
“果然是母猪一样的女人呐,吃了便要睡,简直是……”冲田总悟一边啧啧着一边向她靠近走来,然后一屁股坐在旁边。
“喂女人,你这样会不会感冒?”
神乐一边在心里感慨着他莫名其妙的多管闲事,一边侧了个身,背对着冲田总悟闷声道:“我妈以前说过,笨蛋是不会感冒的。”
“啊哈?”少年眨了眨猩红的双眼,“你这是在说自己是笨蛋么?”
顿了一秒,躺在身旁的少女,以无比沉着的语气,闷声继续回道:“对啊我就是笨蛋。我要不是笨蛋,为什么还会老被你牵着鼻子走。”
空气一瞬间变得寂静。一贯巧舌如簧的少年张了张嘴,突然发觉自己有些词穷,但仍旧保持着那副亘古不变,波澜不惊的表情,摸了摸鼻梁。
神乐也觉得这样的气氛尴尬过了头。她微红着脸转动了一下头颅,睁着在黑夜中莹蓝的双眼,看向远处天空:“这里,看不到星星阿鲁。”
“因为月亮太明亮了。”冲田总悟自然而然地接过话茬儿,他望向那边灯火辉煌的夜市,“还有,是因为城市的灯光太多了。”
“是这样吧。在我的家乡,夜深一点的时候,其实也还是能够看到星星的。”
冲田总悟露出好笑的表情,“什么啊China,想不到你还有少女情怀嘛?”
“能够看到星星的地方都很寂寞。因为没有灯光,就会感觉很冷。”少女没有理会他的调侃,背对着他轻轻地说道,“在我睡着的时候,城市还醒着;当我醒来的时候,城市依旧醒着。它不会疲惫,不会睡着。”
这座城市永远不会睡着,永远不会疲惫。
它观察着每一个人。
每一个在寂寞的河流中挣扎着睡着,挣扎着醒来的人。
就像你和我。
突然伸过来的手掌轻柔地搭住了神乐的双眼,手心里淡淡的凉意印在眼皮上。她心中闪过一丝诧异,就听到身后一直那么平静的声音响起:
“睡吧。”
像一句强有效的催眠魔咒,她慢慢进入安眠。

神乐在面前这栋老旧的公寓前伫立了良久。夜色中深灰色的墙面上,稀稀落落地点缀着一扇扇透着光亮的窗户。
在重新回归的记忆中,出现过无数次的,曾经的住所。
她尤记得和自己合租的两个男人。一个吊儿郎当的中学教师,和一个很会吐槽的高中生。也不知道当初自己怎么想的,居然敢和两个男人同居。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还是否住在这里。当年自己离开日本的原因她还没能记起来,多半是因为那场家人口中的车祸。
现在对于星海坊主和神威口中的“那次车祸”,神乐都开始有些怀疑了。她并没有在身上找到任何看起来像是重伤的伤痕。
总之关于她自己失去的一切,得由她自己来重新寻回。
神乐紧了紧外套的衣领,挺身上楼。
旧公寓里连走廊里的灯都如此昏暗。她一半凭直觉一半凭印象地摸索到了自己曾经住的那个房间,在门口观察了片刻后,才鼓起勇气敲了门。
他们看到我,我该说些什么?说这几年我先是在医院里躺了两年,然后又失了忆?还是……?过了这么多年,新八唧应该早去上大学了吧……
神乐在心里自嘲式地构想了一下等下里面的主人开门后,自己该要说的话。
然而当她想出第四种可能的场合时,神乐面前的大门仍然一动不动,没有人来将它打开。
门内如同公寓的走廊上一般安静。
神乐垂在身体两侧的手微微用力,将长裙布料攥入手心。
十分钟过去,门没有打开,门内也是没有丝毫动静。
早知道,上楼之前就应该观察一下房间里有没有灯光了。神乐自欺欺人地想着,叹了口气。
刚想要离开,神乐又突然想到了这里的那位房东太太。之前与她还略有交情,不去看望一下也太说不过去。而且按照现在这个情况,去向她打听一下银酱和新八唧现在是否还住在这里也是极好的。
这样想着,神乐便朝走廊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在仔细确认过的房间门口敲了门。过了两分钟,神乐正忐忑着是否又是没有人来开门时,门开了。
“您好,请问还记得我吗?我是……”神乐有些僵硬地笑着用日语问候道,话语暂停在当她目光触及到主人的脸庞时。
门开了一道缝。昏暗的灯光下,一个面目不善的黑发猫耳女人,用一种警惕的目光打量着门外的神乐。
完全陌生的一个女人。
神乐大脑顿时一片混乱。她不知道自己的记忆在哪里出现了错误。是找错了房间?还是找错了楼层?还是……根本就找错了公寓?
这是不可能的。她又这样告诉自己。
“你有什么事吗?”看到神乐久久没有反应,女人率先开了口。语气也是如此地不善。
“我……那个,请问你是这里的房东?”神乐有些慌张。
“是的。你要租房子?”
“不,我只想问问……”她硬着头皮问道,“这里有没有住着一个叫坂田银时的男人……”
门内的女人态度有些不耐烦起来,“……坂田?没有听说过。不过你可以……喂喂你!”
神乐在听到女人的那句否认后,心中顿时莫名地慌了。像是洪水绝堤一般,她在贯穿全身的慌乱中转身逃走,没有向那女人道别,也全然不顾她还未说完的话。像逃命似的哒哒跑下楼梯,身后像是有无数的黑暗在驱逐着自己。
这种感觉让神乐感到有些来得莫名其妙且十分难受。
走出公寓的时候,神乐松了一口气,然后随即便感到一种空虚感迅速漫了上来。
她感觉自己的脑海一片空白。记忆一点点地回归,流失,反反复复。
她不知道自己的记忆到底哪里出现了偏差。
最后回望了一眼在茫茫夜色中,这栋又是熟悉又是陌生的公寓大楼。她知道那里已经没有自己想要找到的东西。
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去寻找些什么了。
那些失去的东西,一样都没有回来。

“凯瑟琳小姐,怎么了吗?”
屋内,绿色发辫的少女,睁着看上去常年木讷的赭色双眼,闻讯走向玄关。
门口的猫耳女人关上门,皱着眉满不在意地回道:“没事,是个有些奇怪冒失的丫头。”
“哦?”
“她问我是不是房东……不是要租房子,而是要找一个人,啧啧,真是有些古怪啊。”
“她要找楼里面的谁谁吗?”
“大概是吧,但并不住在我们楼里。一个叫……Sa……金什么的男人。”
“名字有些奇怪呢。登势sama叫我出来看看,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人拜访。”
“这种小事就不用转告婆婆让她操心了。”
“明白。”

这座城市永远不会睡着。
永远不会表现出疲惫。
人们所得到的伤痛亦是它的伤痛。而它将这些埋在它的皮肤下,生长出更美丽的外貌。
一座城市的繁华,映照出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背后的寂寞。
可是你与我,能够逃向哪里?
你的灵魂已深深地背负了这份寂寞。
而这座城市,也只能够以它日夜的强颜欢笑,想使它的人们,能快乐罢了。
天台上,斜靠着墙壁的制服少年,仰着脸看正泛着鱼肚白的东方天空。西边的天色仍是灰沉,隔着数栋大楼的歌舞伎町,灯火与霓虹正逐渐熄灭下去,它昨夜的繁华在今日暂时告一段落。
太阳就快要升起来了。
栗发少年侧过脸望了望身边,背对着睡在一旁的少女。她身上盖的两件制服外套,镀上了一层明亮的天光。
少年静静地看着她。一如他一直静静地坐在她身旁。

你睡吧。


让我醒着。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