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压切宗#《EX》(二十)

文档里开了好几个坑串着写,感觉要精分了

  


  

宗三后来回忆起跟长谷部相处的那几年,也不得不承认那是他过得最为愉快的一段时光。长谷部表面上像个军官,内在却是个保姆,看起来严肃实际上很能迁就人。加上为人没什么大问题,就算后来他们俩闹得老死不相往来,他也没有在面对诸如“如果拿健康、亲情、爱情、友情换金钱的话你会选择哪个”的小测试上,产生选择“前任的命”这种心态。他没什么理由恨长谷部。但长谷部到底恨不恨他就说不准了。

  

两个男人谈恋爱,没羞没躁的事情完全毋需遮遮掩掩,于是乎宗三和长谷部之间进展飞快,按宗三三天两头往长谷部家里跑的频率,两人几乎算是同居了——要是大俱利伽罗不在的话。 事实上有一个未成年的第三人在也不是坏事,毕竟凡事都需要有点约束。宗三的腰和长谷部的肾都该感谢一下大俱利伽罗才是。

然而大俱利伽罗本人并不习惯宗三在家中陡然上升的存在感,尤其在他发现宗三还时不时会手握家中钥匙之后。于是每次出门他都会把他的私人物品拿回房间,再锁好房门。但即使这样当他放学回家,打开门看到宗三在家时,还是会条件反射地绷紧神经。但他不知道的是,宗三却以看到他这种表情为乐。

“噢,你回来啦。”宗三放下手中的书,对大俱利伽罗打了个招呼。 

这次大俱利伽罗看到他在家,脸上意外地没有露出别的什么表情,只是嗯了一声便拎着书包回房间。

“你叔叔有事要晚些回家哦。”

大俱利伽罗的背影只是停顿了一下,“我知道了。” 

宗三听到他关上卧室门的声音,回过头细想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他蹑手蹑脚地走到大俱利伽罗的房间门口,拉下门把手的同时猛地推开了门。大俱利伽罗正蹲在地板上,将一只脏兮兮的小黄猫从书包里抓出来,宗三的突袭把他吓了一跳,他惊叫一声差点没把猫扔出去。

“啊呀,这真是……”原以为会当场抓包到色情写真的宗三啧啧地摇了摇头。捡流浪猫什么的还真是不良少年常有的桥段。

大俱利伽罗的脸上出现了难得一见的惊慌和不知所措,定下神后仍是半张着嘴没说出话,最终憋出一句:“你来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有点反常。”宗三走过去,“话说,你要养它吗?” 

大俱利伽罗不表态,只是有些别扭地盯着小猫,“没人管的话,这么小会死的吧。” 

宗三仔细看了一眼那只正嚎叫个不停的奶猫,又脏又瘦,瞳仁里的蓝膜都还没退,若是没有母猫喂养的话的确很难存活。“话虽这么说……但这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宗三直白地指出,“还是得征求一下你叔叔的意见才行吧?”

这句话一出口,两人同时陷入沉默。毕竟像长谷部那种身患洁癖的人,想都不用想他对于养宠物这件事上会是什么态度。

宗三干咳了一声,“当我没说。那你有什么打算吗?”

“至少得把它养大点。”小猫嚎累了,便缩成一团靠在大俱利伽罗的小腿上。

“……瞒着长谷部吗?”

“嗯。”

“……”宗三一言难尽地望着大俱利伽罗。这么吵怎么可能瞒得住啊!

“这样不好吧……”宗三皱眉深思熟虑道,“与其万一他发现了大发雷霆,还不如坦诚点事先跟他商量一下。” 

大俱利伽罗迟疑了一下,看着猫又是不说话。宗三知道这孩子的老毛病又犯了,但这反倒引起了他的恶作剧心理。于是他露出笑容故作好意地问:“不如我帮你去问问他吧?”

大俱利伽罗愣了愣,脸上仍是一幅无所谓的神色,“……你随意。” 

“但是有条件的哦。”宗三紧接道。

大俱利伽罗没料到这居然是个套路,突如其来拐这么大一个弯让他额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什么条件?” 

“这只猫由我来起名,怎么样?”宗三笑得一脸无害。

这回大俱利伽罗放聪明了不少,隐约察觉到这个听起来很平常的要求中暗藏陷阱,“那我拒绝。”

“嗯——你确定?”宗三眨了眨眼。

鬼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大俱利伽罗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这本来就是我个人的事,不用你废心。”

“这真是……我也是想给养活这只猫出份力嘛。”宗三摆出一幅受伤的表情。

“我会想办法养活它。”大俱利伽罗每当看到他一秒换上这种表情就莫名火大,“怎么说也是我捡来的。”

“可是如果不养在这个家,那你该养在哪儿呢?”宗三又瞬间勾起笑,话锋一转,“还是说你想亲自去求长谷部?”

宗三很准确地戳到了大俱利伽罗的死穴。像他这种独来独往的中二少年,拉下脸皮去拜托人无疑是一件比切腹还要难接受的事。

“不过,那也得能养才好取名字啊。”大俱利伽罗垂死挣扎了一下。

“所以说嘛,要是我能说服长谷部的话。”实际上宗三内心早抱了十成胜算。

“就看你的吧。”大俱利伽罗勉强答应下来。 

宗三点头,将关注点转回到猫身上,“最紧要的是我们得先处理下这个小家伙。它应该很饿了吧?”

大俱利伽罗这才反应过来。他安静了一秒,“要给它喂什么?”

“什么,原来你一点都不懂怎么养猫的吗?” 

“你知道?”他的脸依稀有一丝涨红。 

“不知道。”宗三坦然道。

“那你还……”

“我们把它带去宠物医院检查一下吧,随便还能请教请教该怎么养它。”宗三迅速打断了大俱利伽罗已经脱口而出的嘲讽,然后转身去拿外套。

没想到自己又要欠他一个人情。大俱利伽罗心情复杂地看着宗三的背影,站起身将猫揣进怀里。

  

好在除了饿蔫了和受到惊吓外,小奶猫的身体很健康。宠物医院里的护士帮忙喂了羊奶,掏了耳朵后两人便把猫抱回了家。之前检查时医生得知他们是养猫新手上路,便极有耐心地将养猫注意事项说了个详细。大俱利伽罗听得很是认真,让宗三在一旁看得直想偷笑。

因为小猫不能洗澡,宗三便去买了免洗香波,加上羊奶粉、驱虫药和猫砂,不知不觉就将猫用品买了个齐全。他举起购物袋看了一眼,迟疑地自言自语道:“我们这算不算是先斩后奏了……” 

大俱利伽罗:“……你可是说好了要说服他的。” 

还好长谷部并没有比他俩提前回家。宗三舒了一口气,要是就这样抱着猫进门被长谷部撞见,他可就失去主动权了。想到这儿他便翻出手机,极有策略地给长谷部发了一条短信说有事想和他商量。长谷部正忙,并没有回电话,直接回复短信问他有什么事。宗三故意卖关子,告诉他不是什么大事要等他回家再说。毕竟这种事,面对面才好撒娇嘛。他想。

他先和大俱利伽罗一起给小猫擦了身子,泡了奶粉。大俱利伽罗将中二少年的笨手笨脚表现得淋漓尽致,中途不得已罢手围观。宗三一手捞着小猫,另一只手拿着针筒喂奶,看着他摇头啧啧道:“之前还大言不惭地说要养活它呢,怎么连这些都做不好啊?”

大俱利伽罗哼了一声撇过头,眼中的懊恼根本藏不住:“哪有一开始就是熟练工的。”

“可我从来没养过宠物哟?”

大俱利伽罗心想他照顾动物的本事拿一半放在生活自理上,长谷部也不用那么操心。他不想回应这明显的嘲弄,便绕过这个话题,“你想给它取什么名字?”

“咖喱。”宗三如实回答。

大俱利伽罗愣了一秒,“这也太奇怪了吧,哪有给猫取这种名字的?!”

“给宠物取食物的名字很可爱啊。”宗三微笑。

“很奇怪。”大俱利伽罗一脸黑线,“换一个。”

“我已经决定好了,就这个,非常好。”宗三态度很坚持。

大俱利伽罗有些后悔当初答应他的条件了,按照他们之间的相应契合度,宗三明显不会取一个让他也满意的名字。大俱利伽罗立刻想要收回前言:“那还是算了吧。养猫的事我自己去……”

“晚了。”宗三倏地站起身朝房间外跑去,“你叔叔好像回来了哦。”

长谷部一开门就感觉气氛不对。宗三竟然没像晒咸鱼一样躺在客厅沙发上看做作综艺,也没有像猫猫狗狗一样听到他回家的动静便跑出来要他做宵夜吃。他弯下腰正打算拿拖鞋,便看到宗三从大俱利伽罗的房间里一溜小跑到自己面前,像只跳脱的孔雀。

“你回来啦。”宗三挽了挽耳鬓抖下来的头发。

“你之前说有事跟我商量,是什么?”长谷部开门见山问。

“嗯……”宗三稍一斟酌言辞,极为委婉地先抛出话头,“长谷部,你有想过养宠物吗?”

这个意想不到的问题让长谷部愣了一下,然后实话实说道:“从没有。”

“你不喜欢宠物吗?”宗三继续旁敲侧击。

“倒不是不喜欢,”长谷部把外套挂在衣帽架上,“只是从没想过这个。”

“不觉得毛绒绒的生物很可爱吗?又暖又软,就像暖手宝的内层……”

“其实……”长谷部打断他,“我比较喜欢蜥蜴和蛇。”

“……”话题并没有像自己预料一般展开,宗三感到了些微挫败感,“爬行动物?你喜欢冷冰冰的长满鳞片的吗?”

长谷部一脸认真:“不掉毛,很可爱。”

宗三:“…………”

“你很奇怪啊,像是在故意试探我一样。”长谷部皱眉盯向他,“有什么话直说不好吗?”

“是这样的……”见没法好好圆下去,宗三干脆敞开话匣,“小俱利捡到一只流浪猫,不收养下来的话可能会死掉。所以……想知道你同不同意养在家里。”

“我还以为是你擅自买了什么宠物。”长谷部一脸无语,“既然是这样,他为什么不亲自来跟我商量?”

“他嘛……你懂得。”宗三故意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所以只能拜托我出马啦。那么你意向如何?”

“你们都先斩后奏了,我还能说什么……”长谷部看了一眼阳台上的猫砂盆。

“好好好。那这样咖喱就能留下来了。”宗三展开一个轻松的笑容。躲在暗处正偷听墙角的大俱利伽罗不由一个踉跄。

“咖喱……?”长谷部疑惑。

“是给那只猫取的名字。怎么样,很可爱吧?”

“……不懂。”长谷部甚至不太理解给宠物取名字的意义何在,对方又听不懂。 

“唉,你可真无趣——要不要去看一眼小猫?”宗三拉了拉他的袖子。

“还是别了。”长谷部果断拒绝,“我可不打算参与这件事。”

“怎么啦?”宗三执着地想看到长谷部被萌到失态的样子,“又不是要你去替它铲屎……”

长谷部无奈道:“我不喜欢会掉毛的动物。”——家里有一只会掉毛的长毛动物就已经够了。

宗三没能拗过他,尤其是在得知小猫太小还没打疫苗后,长谷部更是坚决不肯近身,甚至看电视时宗三顺势往他身上靠,都被揪起来义正辞严地质问有没有摸过猫,摸完猫后有没有洗手消毒。当时宗三很想抓过沙发上的抱枕照着他的脸捂下去。

 

动物生长速度奇快,咖喱以一天一个体型的变化速度迅速长大,由开始学着独当一面的新任铲屎官大俱利伽罗独自带去打了疫苗。宗三并不是每天都有时间溜到长谷部家里去,于是咖喱的近况便由他强迫长谷部拍照得知。

“一起养宠物啊……的确很有gay style。”对此药研评价道。

“都说了这是小侄子的宠物。”宗三重新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咖喱照片,“我要能说服长谷部养宠物的话,早就去弄条大秋田了。”

至于宗三为什么没在自己家里养宠物,那是因为有江雪把小夜养的金鱼放生的前例。

“你是狗派吗,真没想到。”药研有些惊讶,“看起来像是会嫌弃狗口水的人。”

“我没什么倾向。但是要养宠物的话,会优先考虑狗吧。”宗三说,“狗很懂事,又乖巧,还会拿拖鞋,递毛巾,训练一下说不定还能取快递。”

药研:“……”你把狗当成第二个长谷部了吧。

咖喱开始满屋乱窜,猫爬架已经完全无法满足它。在它学会如何爬上浴室的隔间且把正在洗澡的长谷部吓够呛没多久,它旺盛的精力又迎来了一波大高潮。

在长谷部向宗三抱怨了几次咖喱因为发情没日没夜的嚎叫后,宗三开始考虑是否要去阉了这只越长越残的猫,毕竟哪天它有可能会因为尿在沙发上而被长谷部做成猫肉寿喜锅,靠卖萌也无法自救。最终他将咖喱拎去送给学校兽医部的校友做了经验值,一直蒙在鼓里的大俱利伽罗得知自己的猫被宗三擅自变成了公公,气得差点要和他真人格斗。

“有什么好生气的嘛,割蛋蛋有好处。”宗三看着猫窝里还没有完全醒麻醉的咖喱像磕了药似的摇头晃脑,感到十分好笑,“绝育之后咖喱会长胖的哦,以后不能由着它胡吃海塞了。”

大俱利伽罗当然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他像是觉得亏欠了这猫一般,接下来一连几天的三餐都是开罐头。然而咖喱还是对会撒猫薄荷给它磕的宗三最为亲近,全然不记得这人是拎自己去割蛋蛋的罪魁祸首。

 

那一年最为忙碌,连平时总浪荡在校外的乱,为了挂掉的课程和学分开始在导师间奔走周旋。“我都想来色诱这套来贿赂老师了……”乱苦着脸填重修申请书。

他最近分身乏术,卫生都没空打扫,化妆棉和长袜就随便扔在宿舍地板上。

宗三抱着笔电窝在床上,“首先你要搞清楚你老师好不好男色,其次你有没有勇气对中年男人下口。”

“恶……当我什么都没说。”乱的小脸扭曲在一起,“为什么我的老师里没有好看的大姐姐啊!”

事实上色诱中年大叔的成功率比色诱好看大姐姐要高很多。宗三没有接着说下去。比起乱他要悠闲得多,但药研却开始时不时催他开始着手毕业论文的准备。

“不是还早着吗?”宗三一幅事不关己的态度。

“话虽这么说,但总要留点时间准备研究生考试吧。”

“杀了我吧……”宗三顿时颓废下来。他倒不是没有能力应付这些考试和论文,他只是单纯的懒——想到要背书和查数据库,就感到浑身难受。贿赂导师什么的……石切丸那种人撩得动就见鬼了,还不如哄长谷部帮他写论文来得轻巧。

“话说回来,你那个社会学的女朋友呢?”宗三突然想到这一茬儿。

药研神色坦然,“我们早分手啦。”

宗三:“你确定……她不是来骗论文的吗?”

“没关系啊,和她一起做研究很有趣。”药研没什么所谓,“而且能帮到她,我也很开心。”

“……”宗三表情很复杂。

当然,药研不是纯粹的圣母——所以他干脆果断地拒绝了宗三拜托他帮忙写论文的请求。宗三原本悠哉游哉,被药研这么一拨动,心情也像乱一样焦虑起来。他已经养成了不在学校里去主动骚扰长谷部的习惯,因此只能忍住不去找他散心。事实上长谷部在宗三视线里已经失踪一段时间了,他一旦忙起来便只会活在手机通讯录里。

宗三觉得自己不该去打扰长谷部,但想想喝个咖啡的时间总该是有的吧,于是他打了电话。长谷部当然是答应了——他很少会拒绝宗三的要求。

宗三去买了两杯咖啡,让店员在其中一杯里加了很多奶精才带走。长谷部大概是不会愿意坐在咖啡店里陪他闲聊,所以他干脆带着咖啡去找他。此时长谷部泡在图书馆里,得知他过来便到走廊外陪他。

“你有什么事吗?”长谷部拿过咖啡喝了一口,眉头拧成一团,“怎么这么甜?”

“这是我的。”宗三抢回来,把另一杯给他,“没事不能来找你吗?”

长谷部思考了一下这是真生气还是娇嗔。宗三说话语气太轻飘,时常让长谷部这种不怎么会察言观色的人拿捏不准。“没有。我以为你又有事求我。”

这话让宗三有些气结,但回想了一下又无从反驳。这时他发现长谷部的脸色有些古怪,像是有什么心事。

“既然你来了,有件事我现在就告诉你吧。”长谷部似乎是犹豫了一下。

“什么?”宗三隐隐觉得这展开不太对劲。

“我打算去留学。”

“……你这是变相提分手吗?”

“不是!!”长谷部忍不住咆哮。

宗三眨眨眼,忘了他是不能随便开玩笑的人。于是冲他讪笑:“抱歉抱歉……”

长谷部呼了一口气,面色不太好看,“你的反应让我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

“不不,你当我什么也没说。”宗三为自己一时嘴快后悔不迭,“所以呢,你有想去的学校吗?”

“想好了。”

“那你这段时间是在忙着做准备吗?”

“……是。”

长谷部在想宗三会不会觉得自己告知得不算早。然而宗三只是了然地点了点头,说,“要是能顺利拿到offer就好。”

“你没有什么想法吗?”长谷部问。

“我吗……?我觉得你有这种计划很棒。”

“我是说……你会不会觉得,这件事会对我们之间有影响。”

除了一开始确定关系,长谷部很少把他们俩之间的关系郑重其事地拿出来探讨。他不是一个过于感性的人,情情爱爱的话几乎不说,以至于这句话一问出口,便使宗三感到了压力。

“不会啊,我支持你。”宗三笑了笑,“再说了,我不让你走你还真就不走吗?”

长谷部盯住他一声不吭。宗三看对方的眼神,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他无可奈何地扶额道:“你……别管我说了什么,好吗?遵从你自己的计划,没必要听我的意见。”

“我的计划得建立在你的想法上。”长谷部强调道,“宗三,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我们得分开很久。”

宗三点点头,“我当然是明白才会支持你。”

再说了,就算有那个心,他也没权利阻拦长谷部的人生大事。“倒是你,没有信心捱过几年异国恋吗?”

“我主要是担心你。就像你一开始知道这件事的那个反应,让我觉得很不安……罢了,没什么。”长谷部语速有些急迫,又突然戛然而止。

“都说了那是我一时嘴快……”宗三感觉自己真是百口莫辩,“你担心我还不如操心下小俱利该怎么办呢。”

“等那时候他也毕业了,应该是会离开这里吧。”长谷部说。

宗三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接话。气氛变得有些凝重,两人不约而同将视线转向窗外。

“那我们,不会有什么问题是吧?”长谷部忽然开口问。

当然了。宗三本是想毫不犹豫地回答他,但身体却莫名其妙地抖了一下,“是的。”




TBC

 
评论(3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