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冲神#《消失彼年》第三章(伪3Z架空)

哦妈蛋暑期窝再画插图…!!

 

Chapter 3

 

并不刺眼的清晨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射进来,直接投在少女蹬掉被子裸露出来的白皙小腿上。不一会儿,枕边的闹钟响了。
清脆的闹铃声显然搅了床上的少女的清梦。她极不温柔地一掌拍在闹钟按钮上,玻璃罩上立即出现了几道裂缝。不过总算是安静了。
接着她又继续挺尸般地继续躺了几分钟,才磨磨蹭蹭地揉着眼皮坐起来。不合身的宽大T恤罩在尚未发育完全的身体上,凌乱的绯色碎发搭在露出的一半肩膀上。
她缓缓地开始穿衣服。脱掉睡衣,穿上内衣,然后套上学生制服。等到她穿好齐膝袜时,也清醒得差不多了。可她的那双蓝眼睛还是显得无精打采,懒懒洋洋。
打开房门,厨房里传来的香味代表着与她合租的室友们早就起来了。她拿了牙刷和漱口杯,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朝卫生间走去。
“哟,早。”餐桌边阅读着报纸的银发男人还未换下睡衣,血色的死鱼眼像是万年睡不醒一般。面前的餐桌上如往常一样摆着一盒草莓牛奶。
“早安,银酱。”少女没什么生气地问候道,走进卫生间。
“喂喂神乐。”听到动静的眼镜少年从厨房门口探出身来,身上围着的奶黄色兔子围裙出奇地没有任何违和,人妻味十足。
“动作快点哦,冲田君好像在下面等了蛮久了诶。”
“那种抖S白痴干嘛要担心他。”
少女嘴上即便这样说着,脸上表情也仍旧懒散,但手上的动作却不怎么拖拉了。她快速洗漱好,收拾好书包,在餐桌边坐下。
解下围裙的眼镜少年身上穿着和少女类似的学生制服衬衫。他在餐桌边坐下后,睹到银发男人时,眉头一皱:“银桑,都起来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去换好衣服?”
“啊啊。”银发男人答应着,放下手中的报纸,却是开始动手吃起早餐来。新八叹了口气后自己也开始用起早餐来。
神乐快速地喝完了几碗味蹭汤后,叼了个吐司拎起包便直奔玄关。“走了哦,新八唧,银酱。”
“路上小心。”
“唔唔。”嘴里含着吐司的少女含糊不清地应付了几句后,穿好皮鞋,喀地关上了大门。
老式公寓走廊内有些昏暗,这个时间段还是十分宁静。走廊另一头,房东家的年轻保姆小玉一如既往地打扫着走廊卫生。神乐冲她点了点头算是问候了早安。接着,她蹦蹦哒哒地冲下楼梯。
身着学生制服的栗发少年背对着公寓大门靠在一棵树上,身姿挺拔得就像一棵树。清晨阳光恰好投射在他全身,他的头发,他的侧脸,他的红宝石双眼,都镀上一层令人着迷的光辉。
神乐一边目睹着这一切一边不动声色地朝他走近,然后将手中的书包毫不客气地向少年的脑袋砸去。少年却像是得到预知一般,转过身来利落地将它接在了手中。
神乐嘁了一声后朝前走去。早一开始她便抱着了不可能将他砸中的心态。
“下次再这么做小心我弄爆你的○○哦,China。”清润的嗓音配合着波澜不惊语气,听上去没有多少威慑力。但熟知他本性的人才会明白,从他嘴里出来的威胁人的话,从来不是什么玩笑话。
但她是不可能畏惧的。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正是因为势均力敌才会走到一起。“在你这么做之前,恐怕你的○○早就被我卸掉了阿鲁。”神乐一脸嚣张地冲他笑着。
“啊呀呀,从女孩子嘴里冒出这种话还真是糟糕啊。行了走吧。”轻描淡写地说着,他一手拎着两人的包,一手顺过正要还嘴的神乐,轻轻在她头顶上揉了揉。
非常温柔。
神乐嘴边恶毒的咒骂瞬间咽进了肚子,但还是略有些不服气地侧过脸看了看他。由于身高差,她不得不抬高了视角。
清晨的阳光中,少年额边的碎发与鼻梁的轮廓,有着无比柔和的光芒。
别人说,喜欢一个人时,那个人就像是,会发光。
啊啊,那道光芒的名字。
应该就是冲田总悟了吧。

“冲田总悟,这应该不是一个中国人的名字吧。”
高杉用金属火机擦燃唇边衔着的香烟,吐出一口烟雾后,另一只手将面前办公桌上摆放着的书本翻了一页。
办公桌对面的椅子里,裹着暗红色羊绒大衣的少女安静地窝在柔软的坐垫上,仅露出的脸部肌肤白皙如雪。松松地结成蜈蚣辫的绯色头发,从脸庞一侧垂至胸前。
“我知道。”沉着的语气中,透着一种稚气未脱的音调。
“我没有说他是中国人。”
窗外的冬日阳光越过二人直接投在背后的墙壁上,墙壁上奇形怪状的挂件闪闪夺目,却驱散不了那种天然自身的诡异。
高杉在听到神乐的回答后微微地笑了。独眼里迸发出一丝玩味的绿光,“有意思的回答。这么说,你一直在寻找的,是个外国人咯?”
神乐没有说话。她低垂着眼睑静默了一番后,才淡淡地开口道:“辉夜姬,是月光下出现的公主。”
“没错。”
“日本家喻户晓的神话传说。”
“……你想说些什么?”
“我觉得,我一直在寻找的我中学时期的记忆,恐怕不是在中国度过的;还有高杉,你也不是中国人吧?”
空气静止了几秒后,高杉抬起眼来并不掩饰地承认了:“啊,是这样没错。我是日本人。”
“我会讲日语。”神乐目光炯炯地直视着高杉。刚刚的那一句,并不是说的国语。
高杉的目光发生了很大的动摇,像是发现了棘手但有趣的猎物。他阴桀地促笑了几声后,嘴角含笑地看向神乐:“你好像记起了点不得了的东西呢。真是有意思。”
“我的中学时光,应该是在日本度过的啊。我全记起来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件事,我爸和我哥只字未提。”少女站起身,微微拧着眉。
“那你怎么想?”高杉饶有兴趣地想听她继续讲下去。
“我的车祸和我留学这件事有关联,绝对错不了。”神乐目光坚定而果断,转而又看向身后的高杉,“不过,你和我哥是怎么认识的?”
高杉显然没有料到神乐会问这个,他愣了几秒后又恢复为似笑非笑的模样,“臭味相投而已。”
“在日本?”
“随你高兴怎么认为吧。”
问题遭到意料之外的回拒的神乐微微一愣,脸色不悦道:“不说就算了,这也不是什么要紧的。”说罢,转身便要离开这间办公室。
“我知道你要去哪儿。”
身后,男人的声线一如既往的低沉。神乐的脚步顿了顿,又继续朝前走去。
“知道你为什么危险吗?因为你迟早会毁掉自己的啊,辉夜姬。”
声音中带着满满嘲弄的笑意。

在此之前,神乐从来不明白黑夜有这么令人感觉寒冷。
黑暗的教室内,她静静地坐在窗户边,因为月光最充足。皎洁的月光丝丝缕缕倾斜在实验台上的各种玻璃瓶瓶罐罐上,倾斜在门口“化学实验室”的门牌上。
她怀疑自己得了夜盲症。不然怎么会在这整栋突然停电的教学楼里寸步难行。不过也因着她转校新生的身份。黑暗中的陌生教学楼,根本无法识别方向。
害怕倒是不害怕。只不过等待“救援”让她格外烦躁。没有了灯光的照耀,身体也莫名地生出一丝寒意。
刚转过来的第二天就如此倒霉。她撇了撇嘴。只不过是被老师打发来拿一份资料而已,居然就在空无一人的教学楼里碰上了停电。
第一天的清晨,因为不懂要穿制服里的袜子,她来学校的第一天,就把风纪委员里一个剑道社里的、据说很厉害的小子给揍了。只因为那小子实在太毒舌。她才不管那人是否比自己大一级,按照学妹的身份,这样做是否无礼。
正在这漫无边际胡思乱想打发时间的时候,她听到原本格外安静的走廊上传来一系列有节奏的脚步声,接着教室门被毫不客气地拉开,一个语气平静但言语内容听上去分外欠扁的男声传来:
“啊啦,没有教养的China girl,在里面么?”
随着声音,一个纤细挺拔的黑影从门外跨了进来。“找到你了。啊咧,坐在窗户边,是吓得要跳楼了吗?”
神乐拎起离得最近的一瓶硫酸便要朝他砸去。
“啊啊,我道歉我道歉。”毫无任何歉意的话语脱口而出,少年从神乐早已松懈下来的右手里夺下凶器,往后退了几步,“我们走吧?!”
“你这混蛋不知道拿个手电筒来吗?!”神乐在黑暗中与他怒目而视,“我什么都看不见阿鲁!!”
“所以说脾气大的人最麻烦了。”少年清秀的终于脸蛋上出现了几道青筋,语气仍旧平静如水,“我都能看清你为什么看不清?!因为你是笨蛋吗?”
“你才是笨蛋啊嘴里有炮的混蛋!!”神乐终于忍不住一拳揍在他栗发的脑袋上,有些惊异于自己会对打交道才两回的家伙如此动怒,“好好和我说话能死吗阿鲁噶?!”
“够了不要触及我底线啊China。”脸上又增加了几道青筋的少年一把抓住她打算继续揍过来的右手腕,按捺住想要还手的冲动,语气里已有了一丝无奈,“我拉着你,拉着你走行了吧!所以说要多吃鱼啊知道吗笨蛋!!”
神乐有些发怔地任由少年拉着自己的手腕,小心翼翼地穿过摆满实验器材的桌子,无比温柔地,手指间的暖意烙在手腕上,挥之不去。
“我不叫China。”回过神来的少女闷声道,裹着校服袖子的另一只手臂有些不自在地摆在脸颊边,似乎是想要遮住其实在黑暗中本无法睹见的红晕。
“我的名字是神乐。”

Kagura。

从东京机场走出,踏上异国土地的一瞬间,神乐就有了一种莫名的归属感。
果然自己,曾经是属于这里的。
耳边是各种音色,各种腔调的日语互相交织着窜入她耳朵,然后转化为真实清晰的信息传达到她的大脑。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体验,就像一开始她并未料到自己会精通这一门语言一样。
自己的记忆正在召回。
来来往往的游客都面带惊异地看着这位身着民族风蜡染花纹长裙,头发上插一枚紫色流苏簪子的中华姑娘。她正以一种自信的笑容沐浴在暮冬晴朗的阳光下,青的眼,白的皮肤,像一尊华美的瓷器。
沉浸在新环境带来的喜悦中的神乐,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刺绣背包中掏出手机,开机。
里面有几十个老爸的未接来电。其中还有一封神威的短信息。
神乐,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你的任性。但“冲田总悟”这个名字,我从来没听说过也不会向你隐瞒。医生说你的记忆现在还很不稳定,我劝你不要去日本……
看到这里神乐便毫不犹豫地关掉了屏幕。
她并没有任性,她所做的一切,只是要寻找一个重要的人而已。
所以抱歉了神威,我暂时不能够相信你。
再说也没办法了,我现在已经踏上日本的土地了呀。
她俏皮地吐了吐舌,一边朝大马路前走去,一边将手中的手机毫不犹豫地放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
这次,就让我来找到你吧。

冲田总悟。

TBC


 好吧。。虽然“喜欢一个人他就像在发光”这句话让我在心中吐槽了不下千次“原来是一个自带LED的男纸”。。但我依旧还是用了_(:з)∠)_。。
 这一章似乎写了不少狗血的小言情节段子_(:з)∠)_妈诶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