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冲神#《消失彼年》第二章(伪3Z架空)

 

窝要努力画插图!

 

Chapter 2

 

即将要到年末,这座城市里的气温又干又冷。持续的阴霾天气,连续几天的铅色的天空。
这种时节,宁可死在被窝里,也不会有人愿意冻僵在工作岗位的。
神乐手捧一杯刚泡好的奶茶,一边咬着吸管,一边望着蒙着水汽的窗玻璃发呆,心想自己为这个牌子的奶茶杯子环绕地球第N圈又做出了一点儿贡献。
摄影棚里暖气开得很足,神乐穿着一件拍摄时用的大红色的裹胸针织裙,外面只裹了自己的外套,并不觉得寒冷。房间内不远处的聚光灯下,打扮得光鲜靓丽的一男一女正站在被装饰成雪夜的拍摄场内摆着Pose。
快要到圣诞节了。神乐所在的那家传媒公司要为一本杂志拍摄一套关于圣诞节的照片。主角是国内眼下正红火的一个年轻演员,而神乐恰好被导演挑中成为这套片子的"女配角"。说白了也就是陪衬。
她并不在乎这些,她只在乎等下轮到她的时候一定要是好状态,争取一气呵成拍好赶紧下班走人。
神乐对圣诞节并不感冒。对节日充满期待的年龄,就算遗失了她也早已过去,圣诞老人对于她而言现在也只是"借着实现孩子梦想而非法入宅的萝莉控"而已。
她的脑海中,关于节日里的美好气氛与美好回忆现在通通都不存在了。在这个不算太冷的冬天,神乐的精神并不能像肉体一般得到温暖,心里面就像开了个豁口,北风正不住地往里面灌着。她没有用来填补这个洞口的材料。
她的精神依托,无论是人或事物,存在或不存在,湮灭在她全然不记得的流年里。

"你一定听到了。"

神乐在惊醒的十几分钟内,待神智完全恢复清醒过后,瞪着一双被生理泪水浸泡出血丝的海蓝双眼,猛然抬起脸来冲着茶几对面的人道。
对面沙发上的紫发独眼男人一直默默地抽着烟。他慵懒的坐姿很像某些猫科动物。当然不是指那些乖巧的宠物猫。
"很抱歉,我没听清你那时说了些什么。"
毫无任何歉意的语气。高杉将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双手十指交叉摆在面前,右眼微眯:
"在我的催眠下你似乎做了个很激烈的梦?你看到了什么,神乐小姐?"
梦境并不是那么容易记牢的。神乐抚着额头极力回想起来,神色有些有气无力。原本白皙的面部肌肤现在看上去更是苍白。
默默地组织了一下语言后,她轻声描述起来。
"我看到……学校的天台。"
她似乎还能感受到在梦里迎面袭来的凉风。
“那里好像有谁在等我,是个……少年。我喊出他名字的时候,突然就像做噩梦遇到关键时刻——也是最恐怖的时刻,醒过来了。”
但是神乐可以确定,在她惊醒的那一瞬间,她嘴中的确无意识地喊出了些什么。
“你真的没有听到吗?”
神乐微皱起眉,侧过脸来重新向高杉询问了一番。
“的确没有听清啊。也许你说的不是人名?只是单纯的呓语罢了吧。”高杉将吸尽的烟蒂摁在烟灰缸里,将背部靠在沙发上,目光居高临下地注视着神乐,带着笑意的唇角依旧玩味,眼神却很冰冷。
“你不喜欢我是吧?或者说——你害怕我。”他在神乐略带警惕的目光中不温不火地阐述着事实,“即使如此,但你依旧求助于我呀,辉夜姬。这是为什么呢,你一直寻找的,仅仅是你的记忆?”
暗淡的苍绿色眼眸与带着惊愕的海蓝色眼眸对视着。神乐不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为何会有如此能看穿人的“异能力”,就像她在一开始明知他很危险,却不懂得逃离一样。
“……不是。”她静静地坦白,她也并不是一个爱遮遮掩掩的人。
不想与这个世界切断联系,不想被世界抛弃。
只是因为,她不想再那么孤独罢了。
在沉睡的那两年里,神乐并非毫无知觉。但是,她听不到任何声音,感受不到任何来自外界的触感。
然而一醒来时,她却什么都忘记了。

“我想要找到那个,拥有我曾经的一切的人。”

但是能去那里找?
现在神乐唯一的联系人就只有爸爸和哥哥,还有一个说来可笑的人选,高杉而已。
她从公共卫生间隔间里走出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穿着的据说是名设计师设计的红色针织小礼裙,大大喇喇地蹦哒到镜子前,重新理了理头发和妆面。
奥黛丽式的盘发,涂着亮色眼影和刷子般睫毛的双眼,还有浓浓的蜜橙色唇膏。镜子里有些陌生的自己。
一点都不适合自己。神乐撇撇嘴得出这个结论。她翻动着化妆包想找出口红补一补喝奶茶时蹭掉的唇妆时,在里面意外地翻出了一包水蜜桃味的Marlboro和一个打火机。
高杉给自己的。
“实在觉得苦闷又不想硬着头皮来找我的话,就试试这个吧。”他从抽屉里拿出这个抛给神乐,粉色与白色相间的小盒子划了个弧线被神乐轻易接在手中。“和你们兄妹俩头发的颜色很接近呢。”
如今神乐已鬼使神差地抽出了一根,衔在了唇上。鲜艳的烟嘴似乎要和同样鲜艳的嘴唇融为一体。她怀着一种好奇的心态打燃火机,反正这时卫生间里除了她一个人也没有。
烟被点燃,烟雾渐渐升腾起来。少女精致的妆容在氲氤的白烟中染上一丝颓迷的落寞。
“咳,难闻……”神乐在猛吸了一口烟入肺后才发觉自己并不能适应这种玩意儿。她低着头在镜子前猛咳起来,眉头顿时缩在了一起,眼泪也迸了出来。
完蛋了,这下妆又得花了……神乐用手撑着水盥边缘缓了缓身体,徐徐抬起头来。
她顿时楞住了。
在目光触及镜子里时。
并不是意料之中糊成一块儿的眼妆。
一个穿着深蓝色制服裙,将绯色头发梳成团子头的少女,摆着同样的姿势,用一双海蓝色的眸子,面无表情地——
直视着她自己。
对,这就是她自己没错。因为这是在照镜子不是吗?
——不对。哪里不对。
神乐脑海一片空白。不知何时掉落的烟,在她们之间的水盥内静静燃烧着。
“Yato!!”卫生间门外突然而来的一声呼喊,午夜炸雷一样惊醒了梦中人。神乐如梦初醒般,急忙扭过头去回应道:“……哎?”
“马上就到你的镜头了,快点准备好!”门外的声音透着一丝不耐烦。是摄影师的助理。
神乐胡乱地冲门外应了一声,听到脚步声远去后,才小心翼翼地重新扭过头去看镜子。
身着红装的浓妆的自己。
两个有着错愕表情的自己互相对视着。
果然消失了。
神乐松了口气,但又莫名地将手指捏成拳来。
她看到了十六岁之前的自己。
并不是错觉。

回到家时已经深夜了。开门,再摁亮客厅的灯。意料之中的,玄关处没有一双摆放着的鞋子。她的笨蛋爸爸和哥哥都是大忙人,且对她很放心。毕竟是浑身都是暴力细胞的一家子。
换好拖鞋,打开暖气,三下五除二地脱下外套换成家居服,神乐捂着饿得有些绞痛的肚子,打开冰箱。
望着那些速冻食品,她就是再饿也没什么胃口。看了看仅有的一些新鲜食材,鸡蛋,胡萝卜,火腿和玉米。一锅剩下的白米饭。炒个蛋炒饭应该没问题。即使神乐并不信任自己的厨艺,但她的胃并不挑剔。
她哼着小曲儿端出米饭,将食材逐一拿出。每当面对吃食时心情总是如此愉快。
“Kagura。”
轻轻的一声呼唤,从房子深处传来。
“はい?”
神乐无意识地回应道。但她又在一瞬间很快地反应过来,在心头一惊的同时,手一颤,一个鸡蛋跌碎在地板上。
我到底在做什么?
神乐发了一会儿呆后猛地起身,冲向房子内的其它房间里。
没有。什么也没有。拧亮灯四处搜索了一番后,神乐并未发现什么私闯入家门的可疑分子。
是错觉。
搜寻了一番无果后,神乐松了口气瘫坐在沙发上,饥饿感由腹中蔓延至全身。
只是听到那声呼唤,她为何会下意识地去回应?
她无力地瞥向房子另一头,敞开的冰箱前的地板上,支离破碎流淌着的蛋液。
神乐无奈地起身,去厨房里找到抹布,蹲在那里开始清理起来。刚刚打开暖气的房间内,空气并未暖起来。地板的冰冷将尚有余温的手指狠狠地弄疼了。
脸上很痒,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上面爬。神乐抬起手,用已变得冰凉的沾着些许蛋液的指尖,拭了拭脸蛋,又一次怔住。
哭了。


平安夜这天星海坊主意外地竟然回到家中,还买回来一大堆食材,说要来一次圣诞节家庭聚餐。神乐有些惊讶于这个已经谢顶了不少年的糟老头竟然会看重西方节日,当然晚餐的火锅要是能换成西餐的话。
“因为神乐你太喜欢圣诞节了。”星海坊主围着神乐亲自买的奶黄色米菲围裙,熬着火锅底料。样子要有多搞笑就有多搞笑。一旁的神乐则是用菜刀干脆利落地收拾着鱼虾生鲜。
“哎?我很喜欢圣诞节?”
“每年我都要扮成圣诞老人,神威都要给你送姜饼屋。你知道你写在纸条上的愿望有多好笑吗?!你说你要50个肉包子!哈哈,哪有小孩许这种愿望还这么大胃的!”
神乐便有些尴尬地陪着他哈哈笑起来。
“不过像你这么早熟老成的丫头,恐怕早就看穿老爸善意的谎言了吧?是在几岁的时候呢?”星海坊主毫无防备地笑着,扭过头来询问神乐。笑容在触及到她那张茫然的脸时顿时僵住了。
她不记得了啊。
两人都心照不宣地沉默了,各自料理起手头的事来。
大门咯拉一声打开,神乐从厨房门口看去,穿着一身黑色风衣的神威,手里拎着一个蛋糕盒,正在将帽子挂在玄关处的衣架上。
“回来了,冷吗?今天做火锅。”神乐快速擦干净手奔到门口,替他接过蛋糕盒方便他脱下外套,“——啊,下雪了?”
“是啊,巧吧?”神威鼻子通红地顶着那张人畜无害的笑脸,揉了下神乐额头的刘海,“不过一点也不大。我回来的时候看到好多服装店在打折,你最喜欢的那家台湾小吃店在做活动。怎么样,吃完饭去看看?”
“好啊好啊!!!”神乐注意到了那个“台湾小吃店”,顿时两眼放光。
“行了快来吃饭!”星海坊主将已经做好的火锅汤连同电磁炉端上饭桌,指挥着两兄妹,“快去盛米饭、把要下锅的东西都端来!”
看到吃的神乐毫不犹豫地屁颠颠儿冲向厨房。而神威的眼神在接触到父亲的目光时,同时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兄妹俩毫不留情地将洗碗的工作甩给自己的老爸后,两人迅速逃之夭夭来到街上。
雪停了,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深蓝夜空上蒙着一层冬夜天空特有的红豆沙色,为平安夜带来了一种别样的暖意。街道上灯火绚烂,到处都是各种版本的欢快的圣诞歌。出行享受这节日的人们成双结队,地面上那层薄薄的白雪早已被来来往往的脚步所碾压消散。
到处都是欢声笑语。人类多半都是喜爱着“节日”这种东西的,像这种能最轻易出卖商品,联络感情的途径,大概是最不做作且成效最为明显的一种方法了。而且,人类也是需要互相取暖的啊。
神乐在吃掉了大半米饭和火锅,外加一份姜饼甜点的前提下,仍旧乐此不疲地寻找着正在做活动的小吃店们。
让胃感到愉快则是让她本身感受到节日气氛的最佳方法。
神威跟在她左右笑眯眯地陪她“胡闹”。只是因为这个哥哥,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胃。
不一会儿两人便手拿着一大堆吃食一边啃一边继续前进。
“神乐,那个怎么样?”
神乐抬起头,顺着神威的目光,在前方商店的透明橱窗内看到了一件大红色的毛衣裙。除去带袖子这一点,怎么看都和那天晚上她工作时穿的裙子很相似。
“啊,怎么了?”两人一起走到橱窗前,神乐重新看了看这件毛衣,还是很像。
“喜欢吗?我买给你。”神威笑得无比温柔,令她不由觉得是自己眼花了。
“哎哎?你居然会给我买衣服哦?”神乐瞪大眼。即使没有记忆,但听自己的老爸所言,这笑面虎哥哥可是在成年以后就不再对自己温柔了。
也许是因为她失忆的缘故,这父子俩的态度才会来个山路十八弯。
“有什么问题?”不知是否听出了话语中的吐槽意味,神威歪了歪头,笑脸染上一丝杀气。
“呃,没有的事……”神乐见状连忙解释道,额头上快速飙下一滴冷汗。
她扭过脸,重新打量起这件衣服来。透明的橱窗玻璃倒映着她的身影,恰好与那件衣服重叠,模糊中有种她穿上了这件衣服的错觉。
神乐不知为何突然而然地就联想到了那天在镜子里看到的少女。
十六岁之前的自己。她如此判断道。她可以肯定,那人就是自己……
Kagura。
神乐湛蓝的瞳仁在夜色中骤然放大。
又听到了。
她浑身的神经瞬间绷紧,四周环视了一圈。神威有些迷茫地看着妹妹突然的怪状,询问道:
“……怎么了?”
谁在呼唤。在呼唤着谁?
神乐没有搭理神威,而是独自发起怔来。
……是我吗?可那明明不是……

神乐。

这次神乐意外地听明白了。可是……可是,她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办到的。
你不打算和我打声招呼吗。
那个声音这样说道。
我完全……不记得了啊。
神乐站在橱窗前,目光呆滞地直视着前方。心里如此说道。

橱窗玻璃的倒影里,身着深蓝色制服的少年少女很好地重叠在神乐与神威的位置上。栗发少年静静地望着她,猩红色双眼波澜不惊。和身边的那个同样绯色头发的少女显得是那么相配。

不会,你只要想,就一定能够喊出我的名字。就像每一次一样。

神威终于察觉到了妹妹的异样。他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去,将手放在神乐肩膀上的同时,神乐恰好扭过头来。
神威一派轻松的表情瞬间凝固。
在神乐面无表情的脸颊上,泪水肆意纵横。她空洞的蓝眼中看不出任何喜与悲。

“哥,冲田总悟,是谁?”

TBC


说是冲神文写了一万多字都没正面写到小总OTZ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