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魔王宗#《吻》

为喜欢的一首歌强行写的短小文。黑道(大哥和大哥的女人)AU。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例行BGM推荐:James Joint - Rihanna

(这歌歌词我觉得莫名符合……但大概只有我一个人这么想)

 

 

宗三披着睡袍从床上下来,里面什么也没穿。他看了眼床对面的古董时钟——房间主人的藏品之一,上面的指针摇摇欲坠地指着一个不算早也不算晚的时间。今日天气为阴,因此这个时间段的光线并不像往日一般强烈。还有一个原因是窗帘只拉开了一半。信长就坐在那拉开了一半的光亮下正读着不知名的书,半个身子靠进靠椅的柔软皮垫里。燃烧的烟草与热气腾腾的咖啡产生混合的白色烟雾氤氲在他头顶,嘴边未掸的一截烟灰似乎快要掉了下来。

宗三赤着脚,漫不经心地走到信长旁边,目光却直接略过他的身影。他拉开书桌的抽屉,翻找一番无果后又拉开了下一个。终于他找到了那个烟盒,它躺在一把被擦得锃亮的左轮手枪旁边。然而里面什么也没有。

“没烟了。”宗三说。

信长佯装出一幅一直不曾注意到他的神情,视线从纸张上暂时挪开:“怎么?”

“我说没烟了。”宗三将腰靠在木桌光滑冰冷的边缘上,抱臂,“这可够真巧的。”

“去买。”信长嘴里叼烟,吐字简短。

“叫长谷部去买。”宗三一脸事不关己。

“他才不会替你做这种事。”

“你吩咐的话就会了。”

“拿着鸡毛当令箭。”

“我可不明白你到底是在骂谁。”宗三暗讽道。

他抬起一条腿搁在信长膝上,随着低头的动作,未束的乱发滑落进敞开的衣襟里。信长毫无反应地看着他,看着他的脸庞一点一点靠近自己,再伸手摘下嘴里的烟。那截烟灰掉在地毯上,宗三悠然地抽了一口,烟雾在吐息后弥漫在二人之间。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信长,眼神像是没睡醒又像是某种傲慢。

“我还以为你要吻我。”信长说。

“哼。”宗三意味不明地冷笑了一声,将烟嘴又放在唇间。

 

 

END

 

 

 

主要来源于这段歌词

 

I'd rather be smoking weed

Whenever we breathe

Everytime you kiss me

 

(不过歌词里的是抽大麻(ry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