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压切宗#《EX》(十三)

日啊我才发现俱利的名字我一直打的是错的(手动再见)

为啥一直没人提醒我………………

 

 

接完电话后的宗三直接翘掉了下午的课,立即起身去了大俱利伽罗的学校。对方在电话里说希望宗三独自来,还不要告诉长谷部,种种让宗三感到不太对劲,但也不敢轻慢。

宗三刚走到中学校门口便看到了等在门口的大俱利伽罗,他穿着学生制服,穿戴并不规整,搭配他的外貌看起来有一股不良气质。刚赶到的宗三此时已累出了一身汗,见到他便劈头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俱利?”

大俱利伽罗并没有多解释,直接带他去了老师办公室。

大俱利伽罗的班导师是一个看起来很符合电视剧一般标准外貌的女老师,看到宗三便立刻从办公椅上站起来,礼貌问道:“请问您是大俱利伽罗的……?”

宗三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道:“我是他哥。老师您好。”

班导师推了推眼镜,目光在两人明暗分明的脸上来回扫视。

“……表哥。”宗三干咳一声改口道,看到女老师仍是不信服的眼神,皮笑肉不笑道,“……您有事说事好吗?”

“嗯……是这样的。”班导师尴尬地咳嗽了几声,“大俱利伽罗今天上午,和几个同学发生了口角。”

“只是口角而已?”宗三挑眉,感到有些小题大做。

“当然,还发生了一些肢体冲突。”看到宗三的反应,班导师的嘴角抽搐了几下,“虽然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行为,但大俱利伽罗同学才刚刚转学来就发生这种事,这实在是……”

“实在抱歉,我一定会好好教育他。”宗三带着歉意微笑道。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班导师急忙补充道。

“学生之间的纠纷很正常,一般来说肯定有因果关系。重点就是这个,大俱利伽罗同学……他始终不肯说到底为什么要和那几个同学打架,让老师我很伤脑筋。”

宗三看向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大俱利伽罗。他抬起眼看了一眼宗三,又将目光回避了过去。

“大概是不愿亲近我吧,希望您回去了能好好开导开导他。大俱利伽罗同学不太合群,这点希望您也能跟他沟通一下。”女老师继续道。

宗三点头笑道,“好的,多谢您的关照了。”

走出办公室后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宗三看了看始终不肯正脸示人的大俱利伽罗,询问道:“你有受伤吗,俱利?”

“……”

就当没有吧。宗三继续问,“那你把人家打成什么样了呢?”

“……”

大俱利伽罗仍是沉默着不肯搭理人,宗三抓住肩膀让他转过身来,盯住他的眼睛问:“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大俱利伽罗不情愿地扭过脸去,“……没有。”

宗三微笑,“哦——搞半天我特地跑来帮你的忙,你连个谢谢也不肯说啦?”

大俱利伽罗愣住,咬了咬嘴唇,“……谢谢。”

“那么,既然都肯好意思叫我来冒充你的家长了,总好意思跟我说说前因后果吧?”宗三继续微笑。

“你……”大俱利伽罗脸上局促的表情一闪而过,又恢复成冷淡,“这和你没关系。”

“啧,这口气跟你叔叔还真是一模一样的令人不爽啊。”宗三拧起眉,“那不介意我把这件事告诉你叔叔,然后你们自家人内部消化吧?”

“……不行。”大俱利伽罗抬高音量急迫道。

“既然你不肯告诉我,那抱歉了我只能告诉他。”宗三笑眯眯道,“你叔叔可是个三好学生,不会容许自家侄子在学校里打架的。”

他话音刚落,一个刺耳的男声从不远处插了进来。

“哟大俱利伽罗,老师让你叫家长你还真的叫了。”两个染着金发的制服少年一面嬉笑着一面走过来,走近后宗三才发现他俩的耳朵和制服前襟上挂满了闪亮的金属装饰,那些乱七八糟的符号和图案看得宗三眼皮不由跳了跳。

大俱利伽罗在看到这两人的同时脸色登时变了。同时宗三也发现这两人的脸上不同程度地挂了彩,结合一下大俱利伽罗的反应,他顿时了然。宗三皱着眉对那二人微笑道:“同学,我和他有事要商量,能请回避一下吗?”

“你看他把我打成这样,”少年指了指自己的脸,“我们也总该商量一下不是?”

宗三点头,“是这样没错。但能否请你先去旁边等一等呢?”

少年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般,仍是嬉皮笑脸地去和大俱利伽罗搭话:“喂,大俱利伽罗,这人是你哥还是你姐啊?”

话音落地的一瞬间大俱利伽罗感觉到周围刹那间满涨杀气。

“同学,你再说一遍?”宗三微笑。

“不好意思啊,刚才我没看出你是男是女。”少年故意挑衅道。

“而且你从刚才为止还犯了一个错误。”宗三眼神冷然,嘴角依旧挂着笑容,“请对我说敬语。”

“凭什么?”另一个少年呛声道,“你以为你谁啊?”

“凭我是你的前辈。”宗三理所当然道,“现在的小朋友连这点都不懂吗?”

“谁是小朋友啊,你又算哪门子前辈啊。”听到这话少年不高兴了,“别倚老卖老好吗,你以为我会怕你啊。”

“要说我为什么那么讨厌小鬼呢,就是因为你这种讨嫌的熊孩子太多了。”宗三笑道,“当年我在外面混的时候,你还在家看面包超人呢。”

两个少年面面相觑了一下,感到这话有些有些不太对劲。

“所以……不要惹我,否则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宗三笑容和蔼,话语间却带着一丝寒意。

宗三的语气让他们一瞬间感到有些瘆得慌。少年飞扬跋扈的笑容渐渐僵在脸上,他放低声音小心翼翼问道:“你……你是什么人……?”

宗三放慢语调,泰然自若回答道:“医生。”

围观的大俱利伽罗:“……”

“……”少年感到自己的智商仿佛受到了侮辱,气急败坏地上前一步,“你耍我?这是什么鬼的冷笑话?!”

在他试图去抓宗三衣领的一瞬间,宗三抖直手臂,银光闪动,一直藏住的手掌之间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手术刀。借着身高优势,他握住刀直直地向少年的脖子刺去。

少年吓得僵在原地。宗三的手又快又稳,手术刀的刀尖在抵住皮肤的一瞬间便停下了去势。少年瞪大双眼盯住眼皮下明晃晃的利刃,身上早已吓出了一身冷汗。

“你你你干什么……这可是在学校!!”身后的另一个少年惊声道。

“你们也知道这里是学校啊。”宗三讥讽地笑了笑,刀尖游走到少年耳朵,在那些花哨的耳饰上划了划,“那打扮得没个学生样又算什么呢?”

原本还在围观的大俱利伽罗也被这突发情况吓了一跳,他赶紧拉了宗三一把低声阻止道:“你干什么……快住手!”

宗三不理他的阻拦,游刃有余地甩开手臂,冲那少年抬了抬下巴:“我可不会因为这里是学校就手软。年轻人,太嚣张的话总有一天真的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哟。”

对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仍是犟着脑袋去瞪宗三:“你……你是什么人?”

“你管这个干嘛,知道了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宗三微笑,“好了,看在刀的份上快给我道个歉吧?”

宗三这一系列的行为把这两个乳臭未干的小鬼吓唬得不轻。毕竟是只在校园里横行霸道过,宗三这明显不像是善茬的作派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少年沉默了几秒,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对不起。”

“请再大声严肃一点。”

“对不起!”

“很好。”宗三赞许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说,“还有一点,以后不要再骚扰大俱利伽罗。虽然我不是什么狠角色,但是你这种小屁孩还别来招惹的好,明白吗?”

“……明白。”

说着宗三拿开了手术刀。少年后怕地摩挲了几下自己的脖子,去瞪宗三却又不敢直视他,便侧过脸去表情阴沉地和同伴走了。

宗三将手术刀收回衣服口袋内,庆幸他们刚才所站在的位置是个学校内的角落处,没有摄像头也不会有人看到。他回过头发现大俱利伽罗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便冲他一笑:“不好意思吓到了吗?我有随身带刀的习惯。”

一直缄默的大俱利伽罗看了他一眼,犹豫地开口道,“刚才你……该不是真的会刺下去吧。”

宗三盯着他,“你说呢。”

这回答让大俱利伽罗莫名其妙地脸色不好看起来,“……你也太冲动了吧。”

宗三悠悠道,“那你之前揍他们就不冲动啦?”

“……那跟你……性质不一样。”被成功反驳后大俱利伽罗脸色更加不善。他不会说话,遇到口齿伶俐的便无从应对了。

这一点也是跟长谷部一样。宗三心想。

“哪里性质不一样了。”他又笑,“都是一样的伤害人吧?”

“我……”

见大俱利伽罗说不出所以然来,宗三心中油然而生出一股像是斗赢了长谷部一般的得意,他憋着笑揽了揽这孩子的肩膀,拿腔拿调地哄道:“别闹情绪啦小俱利,哥哥请你吃东西好不好?”

大俱利伽罗终于爆发:“……不要叫我小俱利!!”

 

大俱利伽罗望着面前的焦糖布丁有种难以言说的愤怒。

“……为什么又请我吃这种小孩子才喜欢吃的东西?”他又看了看手边的马克杯,杯里漂浮在咖啡表面的奶沫上画了一个熊猫形状的拉花。

宗三将自己杯子里的奶沫搅碎,气定神闲地喝了一口,“你难道不是小孩吗,小俱利?”

“都说了不要叫我小俱利。”大俱利伽罗咬牙切齿道。说是请他吃东西,这人只是自己想吃而已吧!

“你这孩子真难对付,称呼亲昵一点你还不乐意。”宗三抱怨地看了他一眼,将提拉米苏送进嘴里。

“……”大俱利伽罗黑着脸低声说,“你别把我当不懂事的小鬼。”

“你难道不是小鬼?”宗三捧着下巴含笑道,“你能合法进风俗店或者买A片吗?”

大俱利伽罗被这番话烧红了耳朵,强装镇定道,“这不重要。”

“这说明你生理上还是个小鬼。心理嘛,更不用说了。”宗三悠悠地补刀道。

大俱利伽罗沉默下来。良久后,他突然问道:“你跟叔叔,到底是什么关系?”

宗三拿着银匙的手指一滞,差一点露出马脚。他定了定神回答说:“朋友,同学。”

对方没有回应,像是并不相信他的说辞。又是良久过后,大俱利伽罗低声喃喃道,“……他不像是会有你这样的朋友。”

这句话让宗三顿时笑出声:“诶?我怎么了?”

“……不像好人。”

“嗯哼,多谢夸奖。”

宗三想到了什么,放下咖啡杯问,“你手臂上的纹身,是怎么回事?”

大俱利伽罗一怔,显然没料到他会问这个,转过头去不愿回答。

“你看,我也有。”宗三见状解开自己的衬衫,将胸口那个飞扬的蝴蝶刺青给他看了一眼。

“这是……?”宗三动作很快,大俱利伽罗只看到那是一只模样奇特的蝴蝶,翅膀上依稀还写了字符。

“年轻时候不懂事。”宗三重新系上衬衫扣子,轻描淡写道,“差点去混黑帮。”

“黑、黑帮?!”大俱利伽罗庆幸自己并没有在喝水。

“别用这种怀疑我是中二病犯了的眼神看我。”宗三棒读道,“谁年轻时没犯过浑啊。”

大俱利伽罗这才理解这人有时候的某些行为。“那你现在……?”

“是差一点,你不要误会。”宗三看到大俱利伽罗的表情感到有些无力,“不然我现在肯定是被沉在东京湾的海底,而不是坐在你面前吃蛋糕。”

这句话让大俱利伽罗感到有些毛骨悚然。宗三拿起银匙继续吃蛋糕,表情悠闲自在,“现在你能告诉我,你的刺青是怎么回事了吗?”

大俱利伽罗踌躇了片刻,才勉强开口说,“……是为了掩饰伤疤。”

宗三抬起眼皮,“是很重的伤疤吗?”

“嗯。”大俱利伽罗似乎不太愿意提起这件事,“差一点就要被截肢的……伤势。”

宗三有些了然,“所以你不喜欢你的纹身吗?”

大俱利伽罗的表情显然说出了答案。他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

“也对,会让你想起悲惨过去,还会让你被不良少年挑衅的纹身,本就无法讨人喜欢啊。”宗三装模作样道。

“什么啊,你不要乱想象。”大俱利伽罗一脸黑线,“他们招惹我不是因为这个。”

宗三看了眼他身上将手臂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制服衣袖,干笑几声,“也对,光凭脸你就看起来挺拽的。”

他想到了什么,又话锋一转,“所以,为什么不在老师问你原因的时候把话说给她听?”

“……很麻烦。”

“你觉得和人交谈很麻烦吗?”宗三笑。从刚才为止,大俱利伽罗说起话来一次便没有超过三句,“难怪你叔叔对你的性格这么忧心。”

谈到长谷部,大俱利伽罗硬着头皮低声下气道:“……请你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他,拜托了。”

“哦——这么拽的你居然还会怕这个?”

“……被他知道了会很麻烦。”

“你还真是怕麻烦啊。”宗三无奈地摇摇头,“你是怕他责怪你还是担心你?”

“……不是。”大俱利伽罗显然不太习惯被人反复盘问个没完,不耐道,“我讨厌,被他问东问西。”

宗三啧了一声,“因为他是你的叔叔,才会对你这么操心。偶尔你也该改变一下态度,让他起码能感到一点欣慰。”

“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大俱利伽罗黑脸道。

“因为他是你的叔叔。”

“……”

“你叔叔为了你搬回家里,每天提前两小时起床给你做早餐和中午的便当……嘛,这种话说出来真的很俗套,但你这熊孩子不能太没良心哦。”

“……我又没有拜托他做这种事情。”大俱利伽罗将头扭向一边。

“因为他是你的叔叔,”宗三一本正经道,“他觉得做这种事是他的职责。”

大俱利伽罗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宗三回想了一下刚才那些完全不像是能从自己嘴里说出的话,心道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开始帮长谷部教育侄子了。回去一定要向他讨点劳务费。

“我知道了。”半晌后大俱利伽罗开口说,他抬起头狐疑地看了一眼宗三,“……你真的和我叔叔只是朋友关系吗?”

宗三神态自然道:“不然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呢?”

大俱利伽罗沉吟了一下说:“叔叔和婶婶。”

宗三:“……”

“少胡说八道了你,”宗三强装镇定道,“两个大男人你玩什么夫妻配对呢。”

“看起来像。”大俱利伽罗低声道。

听到这话宗三顿时想到了药研那番话。他干咳了一声用手指掩嘴说,“……快吃东西吧,布丁都要凉了。”

大俱利伽罗顿了顿,“可是它本来就是凉的吧。”

宗三用银匙敲了下白瓷盘,“那还不快吃!”

“……”大俱利伽罗一脸黑线地用银匙挖了一块布丁,极不情愿地送进嘴里。

 

宗三带着一肚子的甜点与咖啡回到学校,经过教学楼时十分不凑巧地正面碰见了刚下课的长谷部。他避之不及地被长谷部直接拉住,询问道:“你下午是不是又翘课了?”

宗三手臂被他紧紧握住,笑得格外勉强,“……你猜?”

长谷部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你又翘课去干什么了?”

宗三极快速地撒谎道:“去吃了点心。”

长谷部的脸色更加难看,“吃点心需要一下午吗?”

“吃完点心就困了呀,所以又在咖啡店里看了会儿杂志呢。”宗三厚着脸皮狡辩道。

长谷部久久地看着他,十分没辙地叹了一口气,松开手。“想吃点心我回家给你做,别翘课跑出去吃了。”

“好呀。”宗三勾起嘴角,他轻浮挽上长谷部的手臂,问道,“你现在要回家了?”

“是啊。”长谷部不怎么习惯这类肢体接触,不太适应地抖了抖眉毛,“怎么了?”

家里有一个已经被我调教完好的可爱的小侄子,你就瞧好吧。宗三心想。他歪头故意蹭了蹭长谷部,撒娇一般说,“啊……我有点舍不得呢。”

长谷部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你们班今天拿你做的人体试验?”

“舍不得那个深夜替我买好夜宵送货上门的好仆人。”宗三补充道。

“你……”长谷部瞪着宗三说不出下文。

之后宗三难得想去送送长谷部,尽管对方觉得没有必要。两人一直走到地铁口,分别的时候宗三冲着长谷部笑了笑,“有没有谈恋爱的感觉?”

“……你说什么?”长谷部有些莫名其妙。

“送恋人到地铁口什么的。”宗三说。

长谷部:“……我们本来就是在谈恋爱吧。”

“你不觉得我们直接从热恋期跳到七年之痒了吗?”宗三认真道。

长谷部略一停顿,“……你的意思?”

我在想你是不是性冷淡。宗三心道。他没将这话说出口,只是伸出手去掐了掐长谷部的脸颊,“没什么,觉得你太迟钝了。”

长谷部极不开心地打开宗三的手,“……你要有什么意见就说清楚。我……”

他停顿了一下,脸色有些发窘。“我没跟男生谈过恋爱。”

宗三看着长谷部此刻的表情,心想这人真是又可爱又令人讨厌。他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长谷部突然抱了个满怀,身高相差无几的两人拥抱起来并不吃力,只是宗三感到有些喘不过气。他心想长谷部真是只犬类,这么喜欢抱抱的。

当长谷部要松开宗三的时候被对方捧住了脸,宗三极快速地与长谷部唇对唇碰触了一下,蜻蜓点水一般,再无其它动作。只是在离开的时候,恶作剧般地用舌尖轻舔了一下他的嘴唇。

长谷部一时间只感受到对方嘴唇的柔软,印在自己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宗三脸贴近时被放大的双瞳让他感觉自己仿佛跌进了两片颜色不同的海,视线有些模糊起来。

宗三从已经完全呆住的长谷部的怀中挣开,冲他挤了挤眼睛,“明天见。”

长谷部很快恢复了自然。他镇定地点点头,“明天见。”

 

 

TBC

 

 

接下来很快会有船戏吧(大概

 
评论(2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