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压切宗#《EX》(十二)

继续虐狗

虐完狗再虐他俩

 

 

下课铃声中药研摘了眼镜,慢条斯理地脱下橡胶手套与白大褂。

“宗三,中午我有约你懂得,所以不能一起吃饭了。”

对面的宗三正在整理手术刀,听到这话只是将眼皮稍微一抬,“正巧,我也要和长谷部去吃饭。”

没能成功虐狗的药研表情有些沮丧,但很快恢复自然:“你们俩怎么比异性恋还要腻歪……”

“有吗?”宗三挑眉。

“毕竟总看见你跟长谷部君黏在一起啊。”

“你不觉得他不是个很好的管家嘛。”宗三轻佻地笑了笑,“这就是原因。”

“但你肯定不只是为了找人照顾自己而和他交往。”药研一针见血道。

宗三哼了一声,露出一个“要你管”的表情。

 

宗三在卫生间里收拾好了自己的仪表,刚走出去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长谷部的来电。他接通电话还没来得及说喂,对方就直接道:“宗三,抱歉,午饭可能没办法一起吃了。”

宗三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怎么了?”

“临时有事。”长谷部犹豫了几秒后说,“我要去车站接我的……侄子。”

 

宗三也不知道自己一时起了什么意,在长谷部说清自己爽约的缘由后,脱口而出“那我也一起吧顺便一块儿吃个饭”。而长谷部居然没考虑一下就同意了。

电车里宗三胡思乱想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贸然前去见自己交往还没几个月的男友的家人是不是不太合适,虽然并不是对方的父母什么的。车厢里有些拥挤,他一手拉着扶手,一边靠近长谷部低声问,“你侄子多大了,熊不熊啊。”

“这个……”长谷部看了他一眼,表情有些微妙,“我也很久没见他了。”

“那他具体多大年纪你总该清楚吧。”宗三斜了他一眼,“一心扑在学业冷落家人,长谷部你还真是社畜典范啊。”

“……”长谷部被堵得有些词穷,“总而言之,是个小鬼。”

“不然怎么是你侄子啊。”宗三吐槽。

“……有点叛逆,不喜欢和人交流。”长谷部继续道,“不是我冷落家人,只是他不太愿意主动亲近我。”

哦,那就算是个熊孩子吧。宗三心道。听这个描述他想到了自家弟弟小夜,也是一个有些孤僻的孩子,不过绝对比长谷部的侄子要可爱。“那他这次过来要来玩多久呢?”

“不是玩……是转学。”

“转学?”宗三立即想到了什么,“难道是……他要寄宿在你家里?”

长谷部点了点头。

“你父母不都在国外吗,谁来照顾他呢。”

长谷部看了他一眼,“你说呢。”

宗三表情怪异地斜眼看长谷部,“这意思……你要做爸爸了?”

长谷部:“……”

“难道不是吗,照顾小朋友什么的。”宗三轻笑道,“不过他父母没意见吗,你还是个学生诶?”

“我哥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长谷部一脸习以为常的样子,“我也能够做到。”

“这么说你是被你哥拉扯大的。”宗三吐槽道,“所以你哥把自己儿子送来是为了让你继承家族传统吗?”

“不是。”长谷部忍不住地瞪了他一眼,“是因为……他工作的关系,没办法照顾我侄子。”

“……”宗三啧啧道,“你们家的社畜基因也太稳固了。”

……这一点长谷部感到无法反驳。

走出车站时宗三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在出站口的商店前停下了脚步。

“要不要给你侄子买个见面礼?”宗三指着甜点铺子门口,摆放在玻璃柜里的做成熊猫模样的面包。

长谷部闻声扭过头来一看,顿时一脸黑线:“……你是自己想吃吗?”

“才不是啊喂。熊猫多可爱啊,小孩子最喜欢熊猫了。”宗三坚持道。以他的经验来说,小夜可是很吃这一套的。

长谷部欲言又止,想说些什么却还是闭嘴买下了这个面包。望着接过塑料袋仔细观察“熊猫”的宗三,他表情奇怪地忍不住又提了一句,“你要想吃你就吃掉吧。”

“我不想吃,这是给你侄子的。”宗三冲他翻了一个白眼,“我没那么幼稚好吗。”

“那也没必要给他买这个,他……算了。”长谷部一脸无语地正要解释些什么,中途又干脆闭了嘴。

“长谷部你也真是的。”宗三有些莫名其妙,“虽然你看起来也不像是个好叔叔,但这点要求你都不能满足嘛?”

你怎么就知道他喜欢熊猫。长谷部在心中默默道。站口人流有些拥挤,他不动声色地将宗三揽在身边,朝另一个车站的方向走去。

 

宗三第一次看见大俱利迦罗的时候感到很有些出乎意料。

这个长谷部的侄子,看起来只比他叔叔矮了半个头。

宗三小心翼翼地凑到长谷部身边耳语问:“……你侄子到底多大了?”

“高一生。”长谷部轻咳了一声,“我们家的辈分……有点特殊。”

大俱利迦罗一人拖着自己的所有行李,独自前来。他果真如长谷部描述般相当地沉默寡言,见到长谷部也只是简单的一句“叔叔”,不像其他孩子见到久违的亲人后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长谷部也只是道了一句辛苦了便替他拿过行李,不再二话。这一家的相处模式似乎便是如此。

宗三第一眼便注意到了大俱利迦罗的眼神,阴沉但并不桀骜。深色的皮肤和露出短袖衫外的手臂上的龙纹刺青,看起来是不良少年标配,但他却是一身规规矩矩的普通青少年打扮。宗三看来看去也并没有发现他和长谷部的血缘相似处,唯一如出一辙的是周身散发的那股标示着“难以相处”与“生人勿近”的气息。

宗三悄悄将他胳膊上的刺青多瞟了几眼,收去目光对其绽开一个微笑。“你好呀大俱利迦罗君,长途辛苦啰,我是宗三。”

“你好。”大俱利迦罗眼神淡然,似乎并不太想做出回应。

宗三仍旧微笑着,继续补充道,“……是你叔叔的男朋友。”

下一秒他如期在小侄子脸上看到了表情由淡漠骤然转变成惊恐的飞速变化。这话同时也进了长谷部耳朵里,他脚步一个踉跄,手中的行李箱差点滑了出去。

“……叔叔?”大俱利迦罗不敢相信地扭过头去看长谷部,似乎是在求证。

长谷部似乎并不想回应这个问题。他沉默了一秒,黑着脸冷冷开口道:“……是啊。还不快叫他婶婶。”

宗三:“………………”

大俱利迦罗吃惊地睁大眼睛,怔在原地犹豫了半天后始终无法克服向一个男人喊婶婶这种心理障碍。宗三见状连忙干笑道:“呵呵呵呵呵我开玩笑的呢……俱利君你千万别认真啊。”说罢冷不丁在长谷部的胳膊上掐了一把。

长谷部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面无表情地拎好行李箱继续走路。大俱利迦罗松了一口气,那双暗金的眼睛却仍是狐疑地看了宗三好几眼。宗三坦然地回以他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将手中的熊猫面包递了过去,“呐,这个送给你。乖,不要生气哦。”

长谷部看着那个从包装袋上就显得分外幼稚的面包,附加上大俱利迦罗从刚才起就一直格外复杂的面部表情,突然觉得带宗三来真不是个好主意。

“……谢谢。”大俱利迦罗顿了顿,有些别扭地将面包接了过去。

“你看,我就说孩子都喜欢熊猫。”宗三欠揍地用手肘捅了捅长谷部。听到这话长谷部看到自己侄子的嘴角明显抽搐了一下。

“行了,别得意了。”长谷部有些无奈地瞪了宗三一眼。

三人就近找了一家餐厅解决午餐问题。早就有些饿的宗三拿上服务生递来的菜单便欢快地翻动起来,动作很是不稳重。他忽略掉旁边皱着眉头喝水的长谷部,微笑着询问大俱利迦罗:“俱利想吃什么呢?”

“……随便。”大俱利迦罗果不其然地淡淡说出这个词。

“哦——”宗三若有所思地说,“那点个儿童套餐吧。”

大俱利迦罗:“……”

差点将水喷出来的长谷部黑着脸在桌子下踢了踢宗三的脚,又对他使了一个眼神。

“开个玩笑。”宗三冲同样有些懵逼的服务生笑了笑,同时用力地回踩了一下长谷部的脚,再扭头看向大俱利迦罗,“我不太会替人点菜哦,俱利。”

“……我要蛋包饭,谢谢。”大俱利迦罗一脸复杂地低声说。

“对嘛,想吃什么说出来就好,不要客气啦。”宗三无害地微笑。

大俱利迦罗:“……”总感觉这人好像不是个善茬。

即使还有一个外人在场,宗三随心所欲的用餐习惯依旧没有收敛,他随意拿过长谷部的饮料喝,又将长谷部盘子里自己爱吃的东西拿走。大俱利迦罗安静地吃着自己的饭,看到自家那个严肃古板的叔叔被这样“欺负”都丝毫不反抗,一时之间惊得差点握不住勺子。

长谷部不敢再踢他来提醒,宗三坐在桌对面,他便拼命地对其使着眼色。宗三装作没看见长谷部忽闪的眼神,吃饱后从包里掏出随身带的眉笔,在餐巾纸上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塞给大俱利迦罗微笑道:“初来乍到,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话可以打给我哦。”

大俱利迦罗捏着那角纸巾,神色诧异地看了一眼宗三。宗三这才发现自己好像用错了方式,干咳了一声补充道:“……哥哥不是要泡你啊,你别误会。”

大俱利迦罗:“……”

长谷部恶狠狠地冲宗三飞去一个“你到底想干嘛”的眼神,宗三回以一个“我这是人文关怀”的眼神后避过脸去。

午餐后长谷部带着自家侄子要回家,宗三下午还有课便告别他们回校了,临走时宗三望了望这对奇异的叔侄的背影,感到有种说不出的诙谐。

下午的课宗三还是迟到了。他风风火火地从后门进了教室,一眼锁定药研所在的位置,在少数人的目光注视中走到那里坐下。药研一脸神秘莫测的微笑,开口就小声调侃道:“见家属顺利吗?”

“家属个头啊,一个小鬼而已。”宗三抽了抽嘴角,从背包里拿出纸笔,“你这话怎么听着哪里不对呢。”

“和恋人的弟弟妹妹搞好关系很重要哦。”药研提醒说。

“是侄子……我天这辈分真显老。”宗三吐槽道。

“所以说,人家对你印象怎么样?”药研继续小声问。

“好与不好都无所谓啦,对方只是个小鬼,而且他不知道我和长谷部是那种关系。我总不能把这种事捅到明面上来吧。”——虽然实际上,他的确拿这个吓唬了一下大俱利迦罗。

“要戴多厚的墨镜才看不出你们俩是一对儿啊。”药研一针见血道。

宗三:“……我可什么都没干啊。”

“不需要语言和动作。”药研看了他一眼,“你和长谷部君已经发展到站在一起就看起来很夫妻相的地步了。”

“我可以作证。”斜对角座位上的青江突然回头,冲宗三眨了眨眼,“不止这个,你们已经发展到站在一起就能看出sex频率的地步了哟。”

“我们连湿吻都没有过,谢谢。”宗三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什么?!”青江一脸难以置信,“想不到……你们居然是在玩柏拉图吗?”

“咳,注意记笔记啊青江君。”在宗三脸上浮起诡异笑容前,药研及时将青江的脑袋推了回去,转而又小声问宗三道,“……你和长谷部发展得这么慢吗?”

“……你觉得,”宗三深呼吸了一口气又道,“我该怎么向长谷部那种人提出‘我们上床吧’这种要求?”

药研:“…………说得也是。”

“很多事我觉得他还没准备好,所以不想强求。”宗三用皮绳将头发束起,“和直男交往真的太麻烦了。”

“话说……”药研犹豫了一下,问道,“宗三你哥哥知道你的感情问题吗?”

“大概是不知道。”宗三说,“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告诉他。你问这个干嘛?”

“在想你们什么时候会跟亲属们摊牌。”药研笑了笑。

“想这个……也太早了吧。”宗三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和长谷部还没到这种程度呢。”

“迟早要到的。”药研继续笑。

宗三无力地翻了一个白眼,“连湿吻都没有,就别想这个问题了好嘛。”

 

那个时候宗三从来没考虑过和长谷部的将来。即使药研如何说他俩有夫妇相,实际上他们每天相处的时间并不多,基本只在食堂,图书馆和自习室这类地点聚首,私下并不会像其他情侣一样粘在一起四处压马路,连手机讯息都很少发。

虽说两个男人之间并不会在意太多细节,但这种情况宗三扪心自问感觉不像正常谈恋爱。

但他和长谷部却相安无事地相处了几个月。

宗三自认为是一个非常容易感到无聊的人。放在以前,这种感情事仅仅是为了消遣他容易感到空虚的人生,同时还能获得一些短暂却真实的快意。然而对于长谷部他却无法轻浮。

 

自打那天起宗三发现长谷部突然忙碌了起来,两人每天的见面都压缩在了用餐时间。几天后他得知长谷部为了方便照顾自家侄子,决定从学校搬回家去住。这种堪比父爱的叔爱着实让宗三震惊了一下,他特地找了个时间与长谷部见面,了解一下情况。

“搬回家的话,你上课来得及嘛?”宗三总觉得这个决定哪里好像不太好。

“搭电车的话才一个多小时的路程。”长谷部解释说,“总得有人给他做饭吧。”

“做饭什么的,很好解决嘛。”宗三提议道,“请人做不就完了。”

“……不光是为了照顾他的饮食起居。”长谷部又继续解释,“你知道他为什么转学吗?不光是因为父母的工作,其实最大的原因是……俱利他在旧环境里无法好好生活。”

“什么,不良少年吗?”宗三挑了挑眉。他可最擅长对付这种熊孩子了。

长谷部:“……这倒不是,他只是……孤僻过头了,需要亲朋好友的关怀与陪伴。”

宗三拧眉道,“只是中二病吧?”

“……你见过有中二病连父母都不愿意搭理的吗?”长谷部黑脸道。

宗三正欲回答“见过”,被长谷部的表情将话生生憋了回去。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变成了独行侠的性格。所以兄长觉得,俱利和我呆在一起可能会有一些改变。”长谷部说,“毕竟……我们也算是同辈人。”

“说不定就只是中二病而已。”宗三不以为然道,“这个年纪的小鬼有这种想法不是很正常吗?‘我超屌你们这群凡人不配和我接触’什么的。”

长谷部:“……”

“所以安心吧,你侄子很正常。”宗三拍拍长谷部的肩膀,“他要是到了这个年纪还不中二,那才不正常呢。”

“……这不一样。”长谷部一本正经,“引导他树立正常的性格才是重点。”

宗三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说得好像你的性格多正常似的。”

长谷部:“……”

宗三慢悠悠道,“不要歧视内向嘛,有的时候外向的人还格外招人烦呢。”

长谷部被他的话堵得一脸头大:“……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我觉得应该教导他更适合处世的态度。”

“然而你这方面也不是个好学生啊。”宗三微笑着补刀道。

长谷部哑口无言,只得咬着牙憋屈地扭过头去。

“只能说明你和你家侄子的确是一家人。”宗三笑眯眯的。

“……其实我有点担心。”长谷部兀自开口说。

“担心什么?”

“你有没有关系。”

宗三怔了一下,继续挂上笑容说,“我怎么了?”

“毕竟以后我一半的时间都会在家里,我担心……你照顾不好自己。”

宗三看到长谷部耳根有些发红。他噗地一声笑出来,笑得格外开心:“你还真把自己当管家了?拜托……你觉得我是怎么活到二十岁的啊。”

“……”长谷部默默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这种事本身也与我无关,所以你干嘛要考虑我啦。”宗三感到有些好笑又有些心情复杂。

长谷部这对他负责到底的态度也太谜了一点,让宗三有点受宠若惊。

“不过我可以有一个请求吗?”宗三突然想到了什么。

“什么?”

“既然你回家可以用厨房的话,可不可以给我做点心?”

 

药研看到宗三书包里那好几包手工饼干和手工泡芙时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

“虐狗也不带你这样的,”他看了一眼像仓鼠一样正孜孜不倦地啃着饼干的宗三,“男朋友搬回家了也要变相秀恩爱。”

宗三露出一幅“我乐意”的表情,努嘴道,“这是尽最大程度地开拓男友的使用价值。”

药研的额角垂下一滴汗:“你这样压榨长谷部的劳动力真的好吗?”

路过的青江闻讯扭过头来,耸动了几下鼻子冲宗三狡黠一笑:“这是……爱的手信?”

“嗯哼。”

“赏我一点怎么样?”青江嬉皮笑脸地凑上来,“闻起来好香。”

“我拒绝。”宗三果断道,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币塞进青江手里,“想吃去买。这个不能给你。”

青江一脸黑线:“喂喂宗三,有你这么打发人的吗?”

“权当我请你啊,”宗三挑眉微笑,“不想要就还给我。”

青江避开宗三伸开的手,“……请人的话我当然要接受了。”

药研饶有兴趣地在旁边看他俩演了一出小品,待青江走后开口说:“嘴上那么说,其实还挺舍不得的嘛。宗三你还真是个口嫌体正直的人。”

“毕竟这些点心吃完就没有了。”宗三望着刚吃完的空袋子露出可惜的表情,“我总不能老烦着长谷部给我烤饼干吧?他可忙得很呢。”

“长谷部君照顾侄子很辛苦吧。”药研有所感慨,“想到我家大哥,我就大概能理解他了。”

宗三想了想自家大哥感觉画风好像有点不太对,便将这些思绪抛到一边,又说:“我感觉他好像有点休息不足的样子,看起来没有以前精神。”

“毕竟他现在比以前可要多了不少负担,一时不能习惯吧。”

宗三正想是否要做出点行动犒劳犒劳长谷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来电是一个陌生号码。带着疑惑,他接通了电话。

“喂,请问你是?”接通的第一时间对方没有说话,宗三便主动询问道。

对方呼了一口气,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开口低声回答道:“我是……大俱利迦罗。”

宗三吃了一惊,握紧手机再次询问:“你有什么事吗,俱利?”

“我……”大俱利迦罗沉默了片刻又再次咬牙说,“你可以来一趟我的学校吗?”

 

 

TBC


 
评论(1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