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压切宗#《EX》(十)

天气冷到我转移到被窝里码字(缩

 

 

“宗三,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洗完澡的宗三刚踏进房间,药研便迎面问道。

“问吧。”宗三解开裹住湿头发的毛巾,“不过我提前说好哦,借钱免谈。”

“不不不,”药研说,“我只是想问你,你和长谷部君做的时候有用安全套吗?”

宗三将吹风机重新放回桌子上,转过头直瞪向他:“……Excuse me?”

药研被这个眼神唬得顿时有些底气不足:“身为医者兼你的朋友,我觉得我应该为你的健康提一点小建议。”

“拜托,我也是学医的,这点常识还是有的。”宗三没好气道,“你这口气像是谁有花柳一样……不对,我跟他根本没发生性关系好吗!”

药研脸色一变:“你说真的?”

“我就算再怎么不忌口也不会和他发生一夜情的好吗。”宗三自嘲地笑起来,“他的正面和反面,我可没看出来哪面的活儿稍微好一点。”

“咳。”药研面无表情地打断他的黄腔,“但你们可是在同一张床上睡了一夜哦?我去给你送衣服的时候你可是全身赤裸哦?”

宗三盯住他,“你这种腐女思维是怎么回事?你不是直男吗?”

“可能是昨天晚上听那群女生们讨论了一宿攻受,天亮走出酒吧时我看到任何结伴的男人都觉得他们有一腿……”药研苦恼地按了按太阳穴。

宗三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去看点爱情烂片缓缓劲儿吧。”

“不,我现在烦恼的不止这个。”药研脸上露出窘色,“我特别认真地,给长谷部君科普了基佬房事的注意事项……整整一小时。”

“……”宗三抱肩看着他,“药研啊,你都是从哪儿知道这些东西的啊?”

“谷歌啊。”药研如实道,“看完那些后一开始我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呢。”

宗三眼瞄天花板,“很正常,我第一次也是这种心情。”

“……”药研又说,“这还不是最尴尬的,关键是……我给了他一瓶润滑剂。”

“……”宗三眼角抽搐了一下,“他居然没跟你翻脸?……等一下,润滑剂你又是从哪里来的?”

“在得知你们俩有一腿的第一时间我去搜了科普,然后在买菜的途中顺便去买了。”药研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小纸盒,“本来我还买了一盒安全套想给你的。”

宗三看着那盒冈本久久回不过神:“……你这是给孩子们分发新年礼物吗,药研爸爸?”

“拜托,这都是我的良苦用心……虽然表错了情。”药研有些无奈地看着手中的纸盒,“所以这盒玩意儿怎么办?自用是……不可能了。”

“你可以转卖给青江。”

“……好像是个好主意呢。”

药研从床上跳起来正要出门,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折了回来,“不过,你和长谷部君到底算什么关系啊?”

“熟人?……不过以你的标准来说,算是朋友吧。”宗三梳理着头发,“你不会还是以为我们有什么吧?”

“当然了,你们可是挤在一张床上睡了一晚诶。”药研说,“我和他做室友快一年,都没有坐过他的床。”

“……你这思维就像是投喂了一年都没混熟的流浪猫,被我随手一摸就亲热得不得了。”

“不,我的意思是,”药研正色道,“长谷部对你的态度真的很特殊。”

宗三将断掉的发丝扔进垃圾桶,“所以呢?”

“没所以。”药研笑了笑,“我只是觉得对你而言,长谷部会是一个很好的朋友,或者……不过这种事,旁人也说不清呐。”

 

宗三第一次对旁人的话语产生了那么一点动摇。

毕竟他不是傻子也不是瞎子,长谷部对自己和对其他人那么一点微妙的区别他也不是看不见。

而且最细思恐极的是长谷部居然收下了药研送去的那一瓶润滑剂——当然,不排除他根本不明白那是作何用途的这点。

所幸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俩再也没有什么过分亲密的举动,但几乎所有同学都默认他和长谷部已经是一对,宗三每天都会被同学们意味深长的目光盯到浑身不自在。

鉴于长谷部在大家面前雷厉风行的形象,大多数人只敢用这种眼神盯他后背。

饱受精神摧残的宗三终于忍不住要和当事人陈述一下事情的严重性。

“长谷部,我有事跟你谈谈。”

宗三溜到厨房里时长谷部正在洗水果,那些饱满的樱桃粘上水珠后变得更加诱人。长谷部甩了甩修长手指上的水,抬起头问:“什么事?”

面对贤妻良母打扮的长谷部,宗三感觉自己无法将语气变得听上去生硬一些,“你知道大家对我们俩的那些流言吗?”

“……那不都是玩笑话吗?”长谷部的声音突然有些局促,“如果我们班上有人说的话对你造成了困扰,我向你道歉。”

搞半天他其实是知情的。宗三感到有些不太自在,“……我倒是没有。但你就没一点感觉吗,不介意?”

“反正又不是真的,他们也只是娱乐而已,捕风捉影的事不想计较太多。”长谷部淡然道。

“你一个直男被说成gay你不生气的?”宗三都不明白长谷部这是心太大还是别的什么。

“同性朋友之间经常会被这样调侃,我都习惯了。”长谷部回答说,“你吃樱桃吗?”

“……啊?”宗三对于这突然跳转的话题感到有些懵逼,“吃,谢谢。”

长谷部正要递给宗三一个樱桃,却看到他不明所以地冲自己微微张嘴。他迟疑了一下,将手中的樱桃喂进了他嘴里。

宗三吃进嘴里后才反应过来长谷部一开始并没有打算亲手喂给自己。气氛霎时尴尬了数秒。

“……挺好吃的。”宗三将樱桃核扔进垃圾桶,庆幸刚才的那一幕并没有人看到,“讲真,我以为你很讨厌我。”

“我也以为你很讨厌我。”

“我是挺讨厌你的。”宗三坦诚道。

长谷部:“……”

“但这并不妨碍你是个好人啊。”宗三露出谜之微笑。

长谷部:“……我不太懂你什么意思。”

宗三:“大概就是so nice but I hate you这种感觉吧?”

长谷部:“……”

“但看在你并不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死直男份上,”宗三笑了笑,“我们还是好好相处吧?”

——才怪。长谷部心想。但表面上他仍是波澜不惊,“你开心就好。”

宗三很难想象自己抱着和长谷部摊牌之后引发撕逼血案这种心态,居然还能说出这么肉麻兮兮的轻小说台词。但看起来对方并不是特别不赏脸。

“前提是,”宗三由衷道,“你能不能让你们班同学别用那种看当家夫人的眼神看我?”

“……”

长谷部的威信果然很管用,从那次协商之后再也没人用那种赤裸裸的眼神盯过宗三。而他们改为用这种眼神盯住长谷部与宗三的后背,然后不禁感慨:班长大人真是好生护内。

 

海边度假日很快结束了,虽然并没有参与多少娱乐环节,但宗三感觉过得还算惬意,至少并没有一个人独处时无聊。难怪江雪老建议他合群一点。

暑假里江雪仍是每天朝九晚五地上着班,时不时要加班到深夜。小夜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也并不会不适应,他不是爱粘人的孩子,凡事自己会安排。他们三兄弟互相并不依赖,关系不冷漠也不黏乎。宗三有时候因为家里的怪胎基因很为小夜的未来担忧,然而一年一年过去了,这孩子除了在生人面前阴沉了那么……一点外,好像并没有长歪。

相比乱每天在推特上发吐槽自家兄弟的那些段子,他觉得自己的家庭也很好。起码,活得并不像段子。

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听说你和那个无趣的理工男睡了?Σ(っ °Д °;)っ

乱发讯息问。

宗三躺在地板上吹着风扇昏昏欲睡,看到手机屏幕上这句话瞬间清醒过来。

……你听谁说的,药研么?

不是啦,学校论坛上有篇当事人代号是S和H的帖子,我猜主角是你和长谷部╮(╯_╰)╭

……什么帖子?

《性冷直男VS魅惑美人!一代班长被掰弯全过程》。

…………

宗三心想这什么海贼王画风的标题。便随手点进了乱发来的网址链接。帖子内容像写小说一般洋洋洒洒地更了好几十楼,以旁观者的角度却几乎要把俩主角房事时摸了哪一节骨头都写得清清楚楚。宗三看了半天都没看出来这篇明显是来混人气的乱编故事帖是以自己作为原型。

你是怎么看出来这里面的主角是我?

宗三如是问乱。

这里面不是写班上没人能说得过S君吗?再综合一点别的要素,我觉得就是你没错了。

……宗三不知这算不算得上优点。

虽然这里面写得都很胡扯啦,但是你到底有没有跟他睡啊?(⊙x⊙;)

乱又问。

当然没有了,怎么可能有。

我就知道这肯定是谣言……ヽ(  ̄д ̄;)ノ不过你们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为什么会有人这么想?纯粹是拉郎吗?

…………因为……我光着和他睡在了一张床上。

宗三将这句话发给乱后对方沉默了良久,才回讯息说:

我也不信你们没发生什么。

你得用正常眼光看待这个问题……两个男人睡在一起,多正常。

情况也是要分对象的啦╮(╯_╰)╭总之太难让人信服了。话说你们为什么要睡在一起啊?

……当然是特殊原因啊。

哦~~~

……不要发这么意味深长的符号。

可是我记得你很讨厌他的啊,那你们为什么要睡在一起?

宗三正要回“因为当时我喝多了”,突然察觉自己好像越描越黑。他有些丧气地干脆把手机扔在一边不再理会。他刚重新躺下没多久,突然反应过来那个帖子的楼主名字怎么想怎么眼熟,好像是青江的小号。宗三思虑了一秒,拿回手机将青江上课偷偷早退的事情发短信给了石切丸。

发完短信后他的困意全无,正想起身去给自己倒杯汽水时,才想起冰箱里的饮料昨天就已经喝完了。宗三看着窗外明晃晃的阳光感到有些犯愁,想到自己的烟好像也抽完了,他于是决定扎好头发出门。

经过弟弟的房间时宗三看到原本在写作业的小夜不知何时玩起了电动,而在他的视线从门外扫进来时连忙将游戏机藏在了桌下,像一只受惊的小鼹鼠。宗三装作没看见一般地从房间门口走了过去。

宗三将零钱塞进七分裤口袋里,趿着木屐出了门。沿途时不时会遇到几个撑着太阳伞的年轻女孩儿,宗三用余光看着她们从身边远去,心中满是羡慕。他讨厌盛夏的阳光,但一个男人打太阳伞又感觉哪里怪怪的。

他快走到便利店时才想起自己爱喝的那种饮料附近没有出售的店家。宗三在某些方面有一种执拗的坚持,比如为了买到心爱的零食,不爱出门的他宁愿多走几趟路。所幸,要等的那辆公交车在他走到站台没多久便开来了。他坐在冷气充足的公交车上渐渐地又欲昏昏欲睡,直到在到站时不远处的街道上看到长谷部的身影。

宗三几乎瞬间清醒,在公交车门打开的第一时间他便健步如飞地下去,头也不回地就近冲进了旁边的商场。

靠,我这是在躲什么……在商场里走了好几步后宗三这才感觉到他好像反应过度了一点。他镇定地去提了一个购物车,正要往里推去,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宗三?”

宗三眼皮一抖,调整好表情转过头,冲长谷部微笑:“啊呀,真巧呢。”

相比宗三这幅主妇出门买菜都不会如此随便的打扮,长谷部虽然仍是衣品不佳,但穿得起码规规矩矩多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宗三,露出一个不可置信的表情,“你居然会来这种地方。”

“你是把我想象得多不食人间烟火啊。”宗三眼角抽搐道。

长谷部从旁边也拉来一个购物车,“我只是不敢相信你这种不肯拎东西的人,居然会一个人来买东西。”

“零食而已,能有多重。”宗三理了理额发,“你呢,不会是来买菜的吧?”

长谷部的表情告诉宗三,确实如他所想。那幅不可置信的表情便转移到了宗三脸上:“不是吧,你居然还会亲自买菜。”

“……这很奇怪吗,自己买菜自己下厨这不是很正常吗?”

“毕竟你不太像那种会仔细对着青椒和土豆挑挑拣拣的人……啊不对,这好像正是你最擅长的诶。”

“……”长谷部怎么想都觉得这不是什么好话。

两人推着购物车走过货架,在宗三毫不客气地往购物车里塞零食时长谷部皱着眉头出言制止道:“你不觉得……你买的这些零食都不太健康吗?”

“不觉得。”说着宗三又往购物车里扔进一包薯片。

“……你是医学生,难道就没有为自己的健康着想这种觉悟吗?”

“那是因为我信奉‘吃喜欢的东西过短命的人生’。”宗三回眸挑眉道,“不要觉得你算是我朋友就可以对我的生活习惯指手画脚了哦,长谷部君。”

对于宗三这种态度长谷部深感无奈,但却没有之前那么暗自窝火。他放轻了语气继续道:“那除了零食以外,你有好好吃饭吗。”

长谷部的话让宗三感到有些不习惯,“……当然有了,你把我当成小学生了吗真是。”

他暴露在空气中的手臂与脚踝依旧清瘦得不行,长谷部想起当初抱起宗三时的重量,一时想说很多又还是憋了回去。宗三没注意到长谷部的异样,独自推着购物车走得飞快。

待到两人去买蔬菜时,长谷部才意识到宗三这家伙某种程度上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只是……不识五谷而已。

“你刚刚不是买过白菜了吗,怎么又拿一把。”

“……这个是生菜!”

宗三眨眨眼看着长谷部一脸难以言说的表情,无辜道:“反正吃起来也差不多,都是菜。”

他看到不远处的货架上摆着的一排蔬菜,指道:“那个是白菜没错了吧?”

长谷部扫了一眼,“那个叫娃娃菜。”

“……什么鬼。”宗三扶额,感到有些无语,“不就是大小不同,长得完全一模一样嘛。不是很懂你们这些会下厨的。”

两人将东西结过账后走出商场,宗三装了好几瓶饮料的袋子看起来沉甸甸的,长谷部便顺手帮他拎了。空着手的宗三在路边的香烟贩售机里买了一包万宝路,抽出一根把爆珠咬破后才发现身上没带打火机。他嘴里叼着烟,转过头去问长谷部:“你有打火机吗?”

宗三眼角和唇边似乎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长谷部摇了摇头:“没有。”

宗三有些遗憾地将嘴上的烟拿下来放回烟盒里。长谷部看着他垂下眼睑时长长的浅色睫毛,侧面五官性别几乎模糊。

“要是我说少抽点烟什么的话你会介意吗?”

“当然了,你以为戒烟很简单吗。”

“……那当我没说。”

“你有这份心我还是谢谢你了。”宗三冲长谷部笑了笑,“这种话除了我哥以外没人对我说过。”

宗三从他手里拿过自己的购物袋,道了个再见便朝车站走去。他回眸与长谷部的目光撞在一起,对方看了他一眼向街道的另一个方向离开,很快便淹没在人群里。

回到家的时候下午的日头减弱了些,空气里的炎热温度似乎也跟着下降了一点。路过小夜房间时宗三看到小夜正一脸严肃地写着计算题,他走过去将已经不太冰了的饮料放在桌子上。

“要吃零食吗?”宗三帮小夜拧开瓶盖。

“好的。”小夜拿过饮料喝了一口,“宗三哥,总感觉……你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夏天转眼就过到了头,宗三感觉那一年的夏天似乎很短,出门吃几个冷饮的工夫便过完了。他第一次觉得夏天不再是那么无聊的闷热季节。

……当然也可能是家里的冷气开得很足的原因。

开学的时候同学们都以肉眼可见的程度黑了很多,只有宗三还仍旧是那幅弱不经风的白皙皮囊。再次见到药研时他的眼神很是微妙,宗三总感觉他微笑得格外意味深长。

“我在论坛上看到那个帖子了。”

听到这话宗三立刻瞪着他:“青江瞎写的你也来起哄?”

“我没有起哄啊。”药研感到很无辜,“帖子最后可是我联系管理员删掉的哦。”

宗三正想这家伙还算是一个省心的朋友,药研又继续说:“但是舆论什么的,我就没办法帮你处理了哦。”

“……舆论?”这个词让宗三莫名感到有些想笑。

“刚才我走在路上,遇到好几个长谷部班里的同学。”药研顿了顿又说,“他们都不约而同让我多多关照一下你,‘班长的男朋友’。”

“……”宗三觉得这种事除了无视,他也没办法再做别的什么了。

好在宗三自个儿班上的同学并没有人拿这件事出言调侃。他看到青江一来学校便直奔石切丸办公室,看来自己发的那条短信起了作用。揣摩了一下石切丸在一些原则问题上的硬脾气,宗三欢快地在心里为青江点了一根蜡烛。

 

 

TBC


 
评论(2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