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压切宗#《EX》(五)

就快变成月更的《重逢的海归前男友啊,我与他的恩恩怨怨该何去何从》

 


宗三和长谷部一同走到电影院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一路上气氛安静又沉闷。长谷部是一个与之相处时会迅速冷场的人,每每宗三撂下的话题都会被他一句话堵得让聊天再也进行不下去。宗三并不是一个喜欢热闹气氛的人,他只是觉得沿路上没有一同吐槽路人穿着和行为举止的同伴感到很无聊——起码在这方面,乱和药研都是个不错的伙伴。宗三心想幸好长谷部的室友是药研,换做别人恐怕又要掀起一场本校的化学与医学两大怪胎学科的圣战。

走进电影院大门,室内空气中的暖意瞬间覆盖在宗三被晚风吹得凉透的身体上,随之传来的甜蜜的爆米花奶香味让他的心情稍微好了点。等候厅错落着三三两两的人群,周末的晚间,出门游玩的年轻人非常多。两人走向购票的柜台,跟在人少的那一行排上队。

“你想看哪部片?”

长谷部正分神,听到宗三正问自己。他目光在前方挂在高处的荧光屏海报上稍作停留,回答道:“你决定吧。”

宗三心想也算是省了之后和他意见发生分歧而争执的时间,反正他没打算听长谷部的。他摸着下巴打量着海报,嘴里念念有词:“那我们看个有点逼格的吧。”

正说着队伍已经排到了他俩这里,宗三对着售票小姐的职业微笑脸,上前将兑换券递给她一本正经地说:“您好,两张《怪物史莱克》。”

长谷部:“……”

售票小姐笑容不变分毫:“不好意思,这部的场次已告罄。”

宗三一怔,“那还有哪几部有空余座位?”

“因为今天是周末,座位空余得并不多呢……”售票小姐低头查看操作屏幕,用手指着电影名,“实在抱歉啊先生,目前只剩下三部还有空位,但这部只有一个座位,还有这部是深夜场……”

宗三心道当然不能选深夜场了,不然到时候让人看到他和长谷部三更半夜返校这可就麻烦了。想到这里他毫不犹豫地立刻指着最后一部说:“那就这个吧,拜托了。”

 

宗三看着电影票上的《战国物语:再爱我一次》有些无语凝噎。

这种电影名不仅一眼能看出是烂片,而且很明显是部爱情烂片。他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出放映室里会是何种让FFF团点燃熊熊怒火的观众阵容。此刻两人坐在等候厅内,无聊之余宗三掏出手机开始刷推特,随手便在长谷部那儿抓了一把爆米花。

长谷部愣了一下,望着爆米花桶顿了一秒还是选择什么都没说。宗三一手划手机屏幕一手往嘴里送爆米花粒,最后将指尖的糖分轻舔干净。他飞快地划动页面,在茫茫的消息文字中突然发现了“少女漫展飞踹猥琐男”这个今日热门话题。在看到这个标题的同时宗三立刻预感到了什么,点开了相关内容的视频。

摇晃的手机镜头中他看到一个身穿绀色军装Lolita的少女箭步上前,一个飞腿将人群中的男人踹倒在地。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她站稳身子,气定神闲地用靴跟将男人掉在地上的手机狠狠踩了几脚。

“敢拍大爷的裙底,活腻了吧。”最后少女中气十足地鄙夷道。

……听到声音后宗三确定无疑这人正是自己的男性室友。

他刷得正入神,又随手拿起一旁的可乐喝。含着吸管喝了好几口后宗三突然回过神来,似乎他并没有买过可乐。

他抬起头,便看到了长谷部脸上有些僵硬的表情。

两人面面相觑了几秒,最终宗三强作淡定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不打招呼就拿你的可乐喝的。”说着他将手中的可乐还给长谷部。

长谷部黑着脸:“……不用了,你喝吧。”

“……啊?你是有洁癖吗长谷部同学?”宗三的手停在半空,“还是说你嫌我喝太多了?”

“……不是,没有。”即使这样说着,长谷部还是坚决地摆着手,同时站起身来,“我再去买一杯好了。”

宗三望着他前去贩售柜台的身影,又看了眼手中被自己喝得只剩一半的可乐,觉得自己在对方心中厚颜无耻蹭吃蹭喝的形象已经没跑了。

放映时间到了,长谷部和宗三混在一群绝大多数是情侣的正说说笑笑的人群里,两人如出一辙的面无表情很是扎眼,引得好几个人的目光看过去,又被他俩身上所散发的肃杀之气吓得立即转回了头。就这样两人带着令人不禁怀疑是否是FFF团成员混进来报复社会的气势入了场。

他们的座位选在中间,就这样十分不幸地被情侣们包围了。宗三走在前面迅速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在他另一边坐着一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她的手正亲密地放在男友搭在扶手边的胳膊上。宗三坐下时她便冲他微笑了一下。宗三同样也回以一个礼貌的微笑。

“晚上好。”女孩笑着问候说,“你也是和对象一块儿来看电影吗?”

“呃不、不是的……”宗三强撑着笑容摆手道,“不是对象。”

“这部电影很感人的。”女孩露出一个深情的眼神,“当初看小说的时候我就被男女主角的爱情感动哭了……说什么也要拉男友来看。不知道你是否也是这种想法呢?”

宗三:“……”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你跑太快了,差点没看到你。”正在这时长谷部走过来,一边说着一边面无表情地坐在了宗三身边的空位上。

女孩在看到长谷部时被震惊得张开了嘴,她的目光在宗三和长谷部身上来回扫了几下,脸上的惊色不减反增。

……宗三觉得她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希、希望你和你男朋友观影愉快。”女孩吞吞吐吐地小声说。正当他要开口解释的时候,她飞快地将脸别了过去。

被晾在一边的宗三:“……”你倒是听我说话啊!

放映厅的灯光骤然熄灭,宗三脸上精彩纷呈的纠结表情隐匿在黑暗中。伴随着和风古乐与投现在白幕上的光影,观众们纷纷自觉噤声安静下来。

影片放了不到十分钟宗三便看得昏昏欲睡,心想这么狗血玛丽苏的剧情拍出来都能吸引这么多人来看,简直比某部玛丽苏交往分手复合结婚生子五部曲还让人无法理解。男女主相识于战乱,因为不得已被迫分开,俗套又典型的相爱不能相守剧情。再次重逢时女主已是男主大将的妻子,两人从此有了君臣之别。

“我以为你已经死了。”

当男主的台词响起时全场女观众极有默契地开始低声哭泣,一阵又一阵此起彼伏的抽泣声让宗三感到浑身发毛。他不经意地侧目看到坐在自己另一边座位上的那个女孩扯着男友的衣袖哭得不能自已,男友正要递给她纸巾的时候,女孩义无反顾地拽过他的衣角将满脸涕泪与哭花了的妆抹在了衣服上。

宗三为男孩的衣服默哀了一秒。

“当年你叫我阿如,如今你管我叫‘殿下’……”

“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你也已经不是以前的你,我们早已不是曾经的我们……”

男女主深情地念着台词互诉衷肠又引得座下的女观众们一波哭泣高潮,宗三面无表情地咬着那半杯可乐的吸管打了个呵欠。他扭过脸去看了眼身边的长谷部,他坐姿端正神情淡然,完全不受周遭环境与电影剧情的影响。

“长谷部同学,你不觉得这片子剧情很白痴吗?”看到对方完全没有表现出感到无聊的样子,宗三忍不住压低声音开口问道。

昏暗中长谷部的脸部轮廓上笼罩着一层柔和的淡光,他将眼睛斜过来看了一眼宗三,声音低沉:“看电影的时候请不要说话。”

宗三突然好想把他的头按进爆米花桶里。

他憋着怒气起身去了卫生间。走出放映厅的一瞬间宗三感到耳膜瞬间清静了不少,他走进卫生间找了个隔间锁上门时才想起自己出门并没有带烟,只好坐在马桶上玩起手机来。这时他想起之前刷推特时看到的那条新闻,便点开聊天界面给药研发了条消息。

宗三:你在干嘛呢,一天下来还好吧?(幸灾乐祸.jpg)

一分钟后,药研发来一张照片。照片里是cos成魔理沙的乱,宗三盯着脸看了几秒才辨认出来。

药研:十分不好。等下要上台跳舞。(狗带.jpg)

宗三:……说真的一开始我以为照片上是你。

药研:当然不是我,我穿的是博丽灵梦的衣服。

宗三:…………

宗三:放心,我会向乱要你的照片看的。

药研:那我们的友谊就走到尽头了。(再见.gif)

药研:话说你不是在看电影吗?

宗三:别提了,这部电影超级烂,完美抵过十部《○光之城》。

药研:……

宗三:而且你那个比电影还无聊十倍的室友,真的让我特别想直接中途走掉……

药研:别这样……这又不是相亲你别太在意这个嘛。

宗三:天哪,你不说我还没发现,我现在感觉比相亲更加想临阵脱逃……

药研:……我就随口那么一说。你就当看报告PPT一样撑两个小时不就完了嘛。

宗三:……你这个比喻让我一秒都不想待了好吗。

药研:……

药研:不如你现在来加入我们的Dance如何,正巧这儿还多一套幽幽子的cos服。

宗三:…………

宗三:不了,我觉得电影挺好看的。

他收起手机回到放映厅的时候电影放了一半,银幕上身着武将盔甲的男主正在战场上厮杀。剧情的高潮使得放映厅内一片屏声静气,方才还哭成一片狗的少女们此刻纷纷正襟危坐,一眼不眨地注视着银幕。

宗三轻手轻脚地走到原位坐下,一旁的长谷部还保持着一动不动的端正坐姿,神态像是在开会中观看报告PPT。宗三毫不客气地从他爆米花桶里抓了一大把,塞进嘴里使劲嚼起来。长谷部这才斜过眼来,然而对方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侧脸他并没有看清表情。光线昏暗中,长谷部感觉身边仿佛是坐了个女孩儿。

宗三吃着吃着开始犯困,不由自主地闭上眼打起了瞌睡。他的意识在朦胧中绕了好几个圈,良久后终于被周围又一阵的抽泣声惊醒。他揉了揉眼睛向面前的大银幕上看去,刚好看到女主为男主殉情的画面,全剧终。

随着片尾曲的响起,放映厅的灯光陆续亮了。宗三伸着懒腰站起身,他四周都是一边抹着眼泪缓缓起身的女孩子们。就算男女主都便当了也改变不了这是个烂片的事实啊。宗三打着呵欠在心里吐槽道。

长谷部跟在他身后。两人随着人群走出放映厅,在一大群黯然销魂的观众里他们俩彼此一致的面无表情看起来像是FFF团高级干部。

“长谷部同学,电影好看吗?”宗三话中暗带讥诮道。

长谷部看了他一眼,“我没注意剧情。”

宗三:“……那你看得那么认真?”

长谷部语气很平静:“我在想课题的方程式。”

宗三:“……”这人果然很奇怪。

由于都还没有吃晚餐,两人便没有急着回校,打算在附近找家餐厅填饱了肚子再回去。电影院周边的街道上行人更是络绎不绝,在这几乎一半以上都是年轻人的人潮中,宗三生怕撞见同校熟人,他低头甩开长谷部一步距离,步伐迈得飞快。长谷部丝毫没有感到任何异样地跟在他身后。

“你好,我们店今天有情侣套餐大优惠哦!欢迎来用餐!”主题西餐厅门口,身着女仆装的看板娘手捧广告牌笑眯眯地朝两人探出身子。

宗三不留痕迹地向后退了一步,皮笑肉不笑道:“不好意思,我是男的。”

看板娘笑容甜美:“没关系呀,我们店不歧视同性恋。”

宗三和长谷部:“…………”

“小姐,不好意思。”宗三努力维持着僵硬的微笑,“我和他就不是一对儿。”

看板娘不为所动,眼睛发着光:“没关系呀,看起来像也可以。”

宗三:“……哪里像了!”

他一脸黑线地正要快速离开,女孩挡在面前,仍保持着微笑继续劝说:“真的不用餐吗?情侣套餐七折优惠送餐后甜点还有红酒哦!”

 

长谷部和宗三坐在情侣主题区的角落里面面相觑。长谷部的眼神让宗三颇有些心虚,他喝了口开胃酒故作淡定道:“长谷部同学,别这样老盯着我啊。”

长谷部直勾勾地看着他,“我们这样不太好吧?”

宗三心想怎么搞得像自己倒贴他一样,嘴上仍是满不在乎地说:“就吃个饭而已不要太在意细节嘛,不是有句话说过程不重要结局最重要吗?”

长谷部脸色有些不好:“……但是为了晚餐出卖灵魂这种事情真的值得吗?”

宗三不假思索道:“值得。”

长谷部:“……”

“反正又不是出卖肉体。”宗三继续道,“世间唯有美食是不能辜负的,而且省钱也是一种美德不是吗长谷部同学。”

长谷部感受到坐在附近的情侣们抛来的异样眼神,深觉实在没有办法信服他的话。但既然坐也坐下了餐也点了,现在说要走也迟了。长谷部黑着脸不说话,埋头只顾喝水。

整个充斥着粉红甜蜜气息的情侣用餐区就属他们桌上的气氛最为压抑,看起来像是要吃一顿分手餐。送餐来的侍者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两人间的微妙,放下白瓷盘的手显得十分小心翼翼。

方才将水果沙拉吃了一小半,宗三并不是很饿,他悠哉游哉地切着牛排,不动声色地观察起长谷部来。长谷部将牛排很快分成相等的小块,刀法娴熟利落,瓷盘边沿没有沾上一滴多余的酱汁。单看他行为举止的一些细节,宗三觉得长谷部其实还没有那么不招人喜欢,只是双方的三观不太一致,做朋友有点困难。

宗三将正餐吃了几口便吃不下了,他将盘子朝旁边一推,开始解决芝士蛋糕和冰淇淋。长谷部见状皱起眉头,将宗三的牛排又推向他面前,“这个你吃了还不到一半,先不能吃甜点。”

宗三咬着银匙:“我吃不下了啊。”

长谷部语气不善,“那你哪儿来的肚子吃甜点?”

宗三有点不高兴起来,“长谷部同学,你为什么老要管我吃饭,这样不太好吧?”

“因为这样不健康。”长谷部当仁不让道,“既然你是药研的朋友,我觉得我有必要纠正一下你的不良习惯。”

……宗三还从来没被同龄人这样说教过。这种情况让他又好气又好笑,他带着恶意的微笑,指了指长谷部一口未碰的红酒杯说:“那我们交换条件,你把这个也喝了怎么样?”

长谷部望着杯中暗红的酒液顿了一秒,冷酷地回答道:“那好吧。”

 

宗三也是万万没想到一杯普通红酒能把一个看起来血气方刚的青年灌趴下。

他一脸黑线地在前台结了单,转身看了眼斜靠在门口沙发上不省人事的长谷部。他摸着吃撑了的肚子走过去,刚开口话音差点化作一声饱嗝,“长谷部同学,快醒醒。”

长谷部闭着眼像是睡死了。宗三心想这么烂的酒量也算是闻所未闻,俯下身正欲伸手掐他的脸颊,对方突然睁开眼吓得他连忙将手缩了回去。

长谷部努力睁大惺忪的双眼,一脸茫然,“怎么了,天亮了吗?”

宗三:“……不,是我们要回学校了。”

“哦,对。”长谷部的脸色转为淡定,但身体仍是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我们快走吧。”

紧接着他便脚步不稳一个踉跄朝前摔去。身旁的宗三手疾眼快及时接住了他,反倒被他身体的重量撞得差点吐血。宗三用另一只手按住胸口,勉强抑制住已经涌到胸腔的晚餐,心想刚才就应该让长谷部自由落体算了。

“啊啊怎么醉成这样!您的男朋友不要紧吧?”之前还在门口招揽生意的看板娘走过来,关切地问道。

宗三没有心思去纠正她,木然回答道:“……不打紧。”

女孩脸上又挂上之前的甜美微笑,不知从哪儿掏出一张传单递在宗三面前:“您看这是附近不远处的一家主题爱情旅店,凭此单不仅可以优惠还能获赠情趣小礼品哦!”

宗三:“…………”少女你的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污七八糟的啊。

在看板娘的帮助下,宗三将长谷部扶出餐厅。站在人烟已是稀落的人行道上,夜间的冷风将宗三的酒气吹去了大半。他看了看似乎有些清醒起来的长谷部,问道:“长谷部同学,你……感觉好点了吗?”

长谷部理了理被风吹乱的额发,“我很好,你不会以为我醉了吧。”

宗三有些冒汗:“你……难道没醉吗?”

长谷部淡然回答:“当然,我好得很啊。只是你不要老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看起来有点晕。”

……宗三暗自决定,要是长谷部开始耍酒疯的话就直接把他扔在路上自己单独回校。

所幸在拦到计程车的期间,长谷部老实地靠着电线杆做安静的美男子,没有干出任何诡异行为。一路上宗三紧紧地盯着长谷部,生怕他吐在车里。弄脏别人的座位是其次,万一没来得及躲避吐在他身上就不好了。宗三抱着手臂警惕地注视着长谷部。

到校后宗三又费劲将长谷部连拉带扯地好不容易拖到宿舍楼下,将长谷部扔在门口的一瞬间他感到自己几乎虚脱,身上汗早已出了几层。

药研穿着史努比睡衣匆忙赶下楼的时候,看到的是两具几乎站不起身的人形。当看见靠着铁门睡得毫无形象的长谷部时,他有些吃惊:“这是怎么了喝成这样?”

宗三翻了个白眼,“我对天发誓,我就灌了他一杯红酒。”

药研:“……好吧。那怎么不在校门口就给我打电话?看你累的……”

宗三有气无力道:“三个人太显眼了……有点丢脸……”

药研心想自己担心宗三真是有些多余。他用力把长谷部从地上拉起来,将其手臂揽在肩头,“那我带他先上去啰。你也快回去休息吧,真是辛苦了。”

 

 

TBC

 

 

 

关于《战国物语:再爱我一次》这个捏他,其实是我和Simona太太讨(che)论(dan)历史向长谷部与宗三在秀吉家重逢时的脑洞……正确台词节选如下(并不)

长谷部:我以为你已经死了。

宗三:当年花前月下你叫人家小甜甜,如今你管我叫宗三殿下。

长谷部:说好一起白首,你却悄悄染了头……

 
评论(1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