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压切宗#《EX》(三)

最近在忙开学的事务赶不上更新真是抱歉orz


俗套的回忆杀开始……

恭喜你进入新剧情【宗三和长谷部那些年不得不说的酱酱酿酿的故事】

 

 

宗三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另一个枕头上长谷部的睡脸。

一瞬间他差点吓得心脏骤停宿尿失禁。他犹记得昨晚是喝了点酒,但那点份量应该不至于直接喝到长谷部床上去。

处在惊恐之中的宗三望着长谷部近在咫尺的尚在沉睡中的安详脸庞,一时间脑海里弹幕翻滚似的竟然全是“不小心和前任酒后乱性了怎么办特别急在线等”这样的句子——嗯,自己还是挺有娱乐精神的……啊呸。

正当宗三还在思考到底是昨晚到底是哪个环节发生了问题时,睡在另一半边床上的长谷部突然睁开眼睛,淡紫色的瞳孔直勾勾地盯住他。宗三顿时屏住了呼吸。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秒。宗三强笑着地想问个早安的时候,长谷部突然一个翻身将他罩在身下,表情有些捉摸不透。他用慵懒的语调缓缓吐出一句话来:

“你点的火,你负责灭。”

宗三:“…………”

……他算是知道是哪里出现问题了。

听到这番话宗三反而沉下心来,他淡定地看着身上的长谷部,不假思索地一脚朝对方下身踢去。

——然后他一个用力将自己踹下了床。

房间里静悄悄的,地板上还散落着他昨晚随手脱下来的换洗衣物。宗三趴在地上维持着那个大概有点喜感的扑街姿势好几秒,把昨晚经历过的内容在脑子里快速过了一遍。

昨晚他和长谷部喝完小酒,又回到KTV和大伙玩到快十一点,在车站和药研告别后坐着末班车回了家——是的,跟长谷部再也没有别的接触。确定自己已经完全从梦中清醒后,宗三才颤颤巍巍地重新爬上床去。

夭了个寿的,怎么会做这么邪乎的梦。

大清早受到噩梦惊吓的宗三,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浓重的起床气都快具象化了。此时此刻他有种特别想打电话把长谷部乱喷一气的冲动。当然只是想想而已,他可没对方的手机号。他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居然还不到八点。

睡意全无的他决定先去上个厕所,拉开房门便撞见了穿戴整齐正要去上学的小夜。从未见过自家二哥这么早起床,小夜明显有些受到惊吓。他将穿着睡衣神情萎靡的宗三上下观察了一番,小声地开口道:“……宗三哥是身体不舒服吗?”

宗三揉了揉眼睛,迷惑道:“我脸色看起来很憔悴吗?”

小夜的小脑袋点了几下,“就好像玩了一整夜真人《Temple Run》一样。”

宗三:“……”

他心想现在小孩子造句的比喻词还真是新颖,不过就他所做的那个梦来说,可怕程度的确不亚于被三只鬼脸猴子追一整晚。宗三严肃地叮嘱小夜以后要少玩Pad,然后一头钻进了卫生间。

不知为何感到自己现在看到马桶就会想到长谷部……这真不是个好现象,以后他要怎么直视上厕所这件事。而且要是被当事人知道了一定会被摁进马桶里溺死。宗三方便完后正洗着手,听到房间里传来手机铃声。不慌不忙地去拿手机时,他看到楼下去上班的江雪带着小夜正要出门。

“路上小心哦。”宗三嘱咐了一句。

江雪显然同样也是没见过自家次弟这么早起床,但只在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便一脸平静地冲宗三点了点头。

宗三从房间床上翻过还在响个不停的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是药研。

接通之后,听到宗三声音的药研语气颇有些诧异:“……这么早的来电你居然接了?!”

宗三:“……少废话啊你。”

“你昨晚是不是和长谷部见面了?”药研的口气像调查学生早恋的班主任。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宗三感到有些不对劲,“……等等你怎么知道的?”

“长谷部君他自己说的啊。”药研坦然道。

宗三有些震惊,但又立刻反应过来:“你和他聊了什么,怎么还会扯到我呢?”

电话那头的药研沉默了几秒后才彻底坦白道:“昨天回家后我和他在线上聊了一会儿,这样那样的话题之后就扯到了你……然后他回答说已经见过你了,就这样。”

宗三思量了一秒,“我能知道‘这样那样的话题’是什么话题吗?”

药研:“……重点是这个吗?”

宗三不假思索:“不然呢?”

又是一阵沉默过后,药研才小声说:“……就是关于他婚嫁交友等等方面的情感问题啰。”

宗三感到自己气血有些上涌。但就像之前对待大俱利伽罗问他那个问题的态度一样,他也不可能去指责药研什么。他无力地按了按太阳穴:“……算我拜托你,以后不要做这种事了好吗?好·吗?”

药研干咳了几声,“……说真的,你们俩再见面居然没打起来。”

听到这话宗三翻了个白眼,可惜对方看不到:“我是这样的人吗?长谷部是这样的人吗?”

药研说:“我是觉得他要是被你说急眼的话就会直接动手打你了。”

宗三:“……”

“不过你们能冰释前嫌的话我也安心了,不然我这个中间人好难做的。”

冰释前嫌?宗三觉得这个词并不恰当,但他并没有出口纠正药研,“好吧好吧……还真是辛苦你了哦?”

挂断通话后宗三有些烦躁地把头发连同刘海扎起,去卫生间洗了几把脸之后心情才稍微平静下来。他一边刷牙一边回想昨晚坐在自己对面的长谷部的表情,不由自主地就想起当时自己情不自禁所说的那句话来。

谢谢你多年的陪伴。

呸呸呸。宗三将口中的牙膏沫吐在盥洗池内,心想当时自己是不是脑子缺氧了才说出这种轻小说看多了的话来。联想到话毕后长谷部脸上那诧异的表情,此刻他有种想摁着脖子将自己溺死在水池的冲动。

 

长谷部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实际上并不长,三年过了,四年未满。差不多占据着宗三整个大学生涯的记忆。这也是为什么他很讨厌大学同学聚会之类的事。

毕竟睹物思人这个词就是这么来的。

而做事一向不拖泥带水的宗三是绝不能容忍自己和前任明明说散就散了,拍拍屁股走老远后居然还会时不时地惦记起对方。

太不科学了。

虽然在长谷部之前他的确没和人谈过用“年”计量的恋爱,但他和长谷部之间实在没有发生过什么刻骨铭心的故事,平淡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就当他免费给人睡了三四年——当然这话说得未免太无情了些。

“我还以为会看着你俩私奔去荷兰结婚呢。”

宗三和长谷部分手的当天晚上,药研请他去吃火锅散心。药研一边把锅里熟透的食物捞出来,海鲜夹给乱牛肉夹给宗三,一边这样遗憾地感慨道。

“……你想太远了吧。”宗三吸了吸鼻子,脸颊和鼻尖被食物的热气蒸得红通通的,结合他本身的处境显得更加可怜兮兮的。

“我也以为你会和那个社畜凑合着过完下半生呢。”乱嘴里叼着根蟹腿口齿不清地说。

“……你们怎么都这样想。”宗三一边用纸巾擤鼻子一边对坐在桌对面的药研和乱翻白眼,“显然不可能啊,我和他看起来都不会是和一个男人过一辈子这么久的人吧。”

“一辈子说长不长,眨眨眼说不定就过到头啦。”乱说。

药研接着说:“而且你俩在一起这么久了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非要分手呢。”

“……分都分了说这些有什么用啊。”宗三被这兄弟俩一唱一和地弄得格外心烦,他不耐地笑着举起酒杯,“吃喝还堵不住你们的嘴吗?少废话,喝酒。”

没过几年某天宗三刷推时看到英国同性恋婚姻合法的新闻,条件反射地就想起了药研那句话。其实他没想到在别人眼里他和长谷部看起来居然是可以去领证的程度,果然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但没有什么卵用,那时距离他和长谷部分手已经过了三个圣诞节那么久,久到他都快忘记对方的声音了。

 

“你说……你想住在环境安静一点的地方?”管理大妈看着宗三,扶了一下老花镜。

“是的,比如说那种整层只有一个人住的地方。”宗三理所当然地微笑,“不过我想大概不会有吧?”

当然不会有啊你以为是酒店总统套房吗。大妈在心里咆哮道。她扶着额头思考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什么。

“类似的屋子学校的确有一间,”大妈话锋一转,语气变得意味深长,“但是这间宿舍情况有点特殊。”

“什么情况?”宗三饶有兴趣地问。

原来那间宿舍所在的宿舍楼曾是栋女寝,其中住着的一个女生想不开在里面自杀了。从此这间宿舍就开始发生灵异事件,乃至所在的整个层楼。人心惶惶中,校方干脆将其改造成了男寝,想不到闹鬼闹得男生们也惊慌不已,那一层便干脆空了下来。入夜后基本无人敢靠近。

简直是不能再老套的灵异小说剧情了。宗三略一点头,“那这么说一整层的房间都能任我自由使用啰?”

大妈白眼翻得鱼尾纹都掉了:“当然你要是肯付住宿费的话。现在那里还住着另一个同学,你是选择和他住一块儿还是另外选个房间?”

宗三心想没料到居然还会有脑回路和自己一致的人。不过多个人平摊下水电网费什么的也不错,而且也省得他去打扫新房间了。“和他一起吧。”宗三说。

“那人性格很火暴不大好相处,你可以先去瞧一眼。”大妈递给他钥匙,“祝你好运了,同学。”

宗三接过钥匙后离开,心想这人说话口气怎么跟剧情NPC一样,自己不会要走进什么不得了的副本吧。

刚来到这所大学的他摸索了半天才找到去往那栋宿舍楼的路。正是下午三点,天色尚且明朗,但这栋建筑内却出奇地阴凉。宗三踏进这里没多久,身体沿途上所流的汗便很快挥发了。他走进老式电梯按了最高一层,一边感受着电梯上升时明显的摇晃感一边静静地将电梯急救知识在心里过了一边。

顶层果然荒无人烟,宗三在地面上看到明显因无人打扫而堆积的灰尘。他望了望通向另一方的幽深走廊,还未走近便感受到阴风阵阵。他拖着行李箱朝着那头走去。走廊两边的房间似乎荒置了很久,斑驳肮脏的墙面让他不由得想起一系列以荒废的精神病院为题材的恐怖电影。宗三没走几步便看到了一个门上挂了重锁又封了好几道符纸的房间。

……这个学校还真是入戏够深的。

不过对于宗三这种把惊悚片当晨间剧看的人来说,这种程度他并不放在心上。他照着钥匙上贴的房间号很快找到了那间宿舍。房间门虚掩着,他轻推开门后,在光线并不充沛的房间内看到了铺天盖地的ACG海报和塑料小人。宗三看着那个头戴造型夸张的耳机,正趴在床上翻杂志的金发美人,一瞬间陷入了恍惚。

男生留长发并不稀奇(因为他自己就是),但那身印着樱桃花纹的家居服,还有扔在地上的蕾丝长袜,和挂在床头的LOLITA服装——很明显这应该是个女孩的闺房吧。

宗三感到自己好像耍了个流氓。

正当他还在纠结对方性别的时候,那人敏锐地察觉到门外的光线,抬起头看到了宗三。

“你是谁?”他摘下耳机说。

这颇有些中性的嗓音让宗三顿时放下心来,他冲那人抱歉地笑了笑:“我是你的室友,我叫宗三,你好。”

“室友?”那人很是意外地坐起身,“居然还会有人想住进来啊……我真是没想到。不过看你柔柔弱弱的,知道这一层没人住的渊源吗?”

“知道。”宗三仍是微笑。

“呜哇,看起来你好像也挺有意思的,那我就允许让你住下啦。”他从床上跳下来,光着脚走到宗三面前,“我叫乱,你可以叫我小乱哦。”

宗三有些困惑:“入住这里需要通过你的同意吗?”

乱点头:“我对室友的要求很严格的呢。”

“那要是不听你的硬要住进来的人呢?”

乱笑容直率:“那把他直接揍出去就好啦。”

宗三:“……”果然是个火暴脾气呢。

后来宗三才知道乱会搬来这里的原因,是因为入学第一天就被室友调侃了自己随着行李带来的大量ACG和LOLITA相关物品。他一个不爽便将室友揍进了校医院。

不过乱的火暴脾气只针对于和自己三观不合的人,多数情况下他还是一个活泼可爱温柔乖巧的……男孩子。宗三和他住在一起不到三天便达成了互相交换用洗发水和护发素的友谊。

“不过宗三三你为什么会想搬进这里呢?”乱问。

“没什么别的原因,我只是喜欢清静而已。”

“不害怕?”乱笑起来,“我在学校的论坛上还找到了一篇专门介绍这栋楼的帖子,写得可邪门了。”

“我是学医的我怕什么。”宗三不以为然地给他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佛珠,“再说了我家信佛,从小到大就没惹上过这种东西。哪天有空了还能请我大哥来给这房间开个光,保证我们不挂科。”

乱噗地笑出声来。宗三又反问:“那你为什么不害怕?”

“鬼怕恶人啊,所以我有什么好怕的。”乱豪迈地举起胳膊做了一个健美先生的动作。

宗三:“……”你对你自己的评价还真是挺实在的。

“诶呀,别这样看着我呀。”乱狡黠地笑了笑,“其实我家里好几个兄弟,各个都是像我一样的怪胎呢。有机会你可以见识见识。”

这个机会阴差阳错中很快让宗三撞了个正着。

几天后正式上课,一大清早宗三不出所料地睡过了头。在匆忙赶往教学楼的途中,他被一个徘徊在路口的人不合时宜地叫住了脚步。穿着考究的黑发少年彬彬有礼地上前向他询问道:“您好,请问您知道医学院的教学楼在哪儿吗?”

宗三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了整整一个头的少年良久,微笑提醒道:“同学,高中部是在隔壁街哦。”

那人顿时愣住了,但还是保持着礼貌强笑道:“……我就是这所学校的学生。”

宗三再次盯住他良久,突然拔腿往回走去,“……不好意思我走错学校了。”

“……喂!!!”

后来宗三才知道药研是跳级生,所以的确是比同届生要小——当然个子矮也是事实。

“你这个设定也太玛丽苏了吧。”得知这件事的宗三吐槽道。

药研的态度很平常,应该是被吐槽惯了,“不过我不会乐器,所以没有哪门乐器是一百级这样。”

大概是从小为了养成这样的人生设定,药研身上有一股超乎同龄人的老成与稳重。搭配那副身材有一种名侦探柯南似的反差萌。进入新班级没多久后药研便顺利赢得同学和老师的信赖,稳坐了班长这个职位。而另一位班长青江——宗三现在更愿意相信他是靠美色取胜的。

所以在宗三得知药研和乱是双胞胎时他的惊讶就淡化了不少,毕竟这种怪胎气质的确和乱挺像的。

“可是你俩真是长得一点都不像。”宗三说。

“异卵双胞胎,你懂得。”

药研脸上很平静,对于这件事看来也是解释惯了。那时候他们正在偷偷用实验器具煮咖啡,药研将煮好的咖啡从酒精灯架子上取下来,手法娴熟动作优雅,看起来跟那些使用专业咖啡机的咖啡师没什么区别。他就着烧杯喝了一口,看了眼一旁目瞪口呆的宗三,“你也要来一杯吗?”

“……不了不了。”宗三连忙摆手。对于食物的食用方式,他觉得还是正常一点才比较没有心理负担。

那个时候宗三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所学的这门专业,可能会面临全班除了他们的导师石切丸以外皆为怪胎这样的局面。毕竟像药研这种穿着沾血的白大褂去食堂打饭的程度还会被同班女生夸“好萌”。但怪胎们的市场很好,新学期开始没多久青江就交了女朋友,偶尔宗三也会看到药研在手机上摆弄着短讯息应付那些追求者,他自己走在路上也时不时地会被人搭讪。

不限男女。

“宗三同学呀,你要知道像我们这种学医的是不愁找不着对象的,在迷妹眼里如今流行的就是神经质,不然夏洛克怎么火起来的。”青江如是说,“当然,必须要长得和我一个水准才行。”

在宗三还没来得及冲他投以鄙夷的目光时,紧接着他又补了一刀:“需要担心这个的是那群理工生,毕竟情商低是没药医的。”

这是宗三认为青江说过的最有道理的一句话。

“可我室友也是理工生,我觉得他情商不低啊。”药研说。

“那他有对象吗?”青江反问。

药研:“……好像没有。”

青江一脸“这不就得了”的表情。宗三随口问了一句:“没听你提起过室友啊……怎么样?”

“他是个做事很认真很刻苦的人,不难相处。”药研说,“据我们学校传统说医科和理工的关系还挺密切的,有空也把他介绍给大家认识认识吧。”

 

 

 

TBC

 

 

药研的被动技能【助攻之力】发动

对不起长谷部又掉线了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