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压切宗#《带孩不易,且行且珍惜》

一个卖萌文,没什么实质内容(。

梗很俗套,大家看得能开心的话就好。

大概会有一些烛俱利烛成分,不过篇幅很小,不吃的筒子可以直接略过(

因为作者是个很无趣的人卖萌什么的并不擅长你们随便感受一下

例行BGM推荐:Oare Cat - Cleopatra Stratan(这歌真的超可爱

 

 

“呃,长谷部……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听到门外的人声,正伏案处理本丸战事文件的长谷部抬起头来,看到审神者站在门外踌躇不前的样子。

要知道自家的审神者可是个神经大条的死宅,每天窝在自己的寝房内忙活一些他根本看不懂的漫画和游戏,对于本丸内几乎所有刀剑男士都采用放养政策。长谷部上任近侍这么些日子,除了必要的一些出战要求外,她几乎没有提出任何其它的命令。

于是他立即郑重地站起身来,“若是主的要求,我定万死不辞。”

“呃……倒没有这么严重啦。”审神者一脸黑线地摆了摆手,“我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解释一下……”

长谷部这才发现从一开始她的神情就很是古怪。正说着,审神者便从身后拽过一个小小的身影来。

长谷部的视线看过去,在看清那个小人儿的时候顿时有点回不过神。

虽然身材和五官缩水得很严重,身上穿的也是从短刀那儿借来的儿童浴衣,但这粉色头发和蓝碧双眼的特征,很明显就是——

沉默了几秒后,长谷部有些恍惚地开口问道:“主上,这是……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审神者摊手,一脸“这不是我的锅唷”的表情,“从手入房出来之后,不知为何他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长谷部盯着那个捏着审神者衣角的小人儿。变小的宗三看起来更加雌雄难辨,孩童尺寸的脸蛋显得圆嘟粉糯,因为骨骼变得小巧,那双异色眸衬得更大了一些,水润灵动,睫毛扑闪间像一个树脂娃娃。察觉到他目不转睛的视线,小小的宗三怯生生地又缩回了审神者的身后。

“这件事我且尚不能判断原因,所以在去向官家询问的期间,只能拜托一下你……”审神者瞟了一眼身后的小人儿,用眼神示意长谷部道。

长谷部犹豫了一下,蹲下身去与宗三平视。宗三探着脑袋和长谷部对视了半天,才大着胆子像小猫一样小心翼翼地走到他面前。长谷部尽力露出一个勉强算得上慈爱的笑容,不太自然地伸出手揉了揉宗三的头顶。

“……噗。”

气氛沉寂了一秒,本是一脸无辜的宗三在看到长谷部的举动时,终于绷不住极力忍耐的情绪,一脸夸张地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长谷部你竟然还会露出这种表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不适合你了只会吓坏小朋友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长谷部和审神者:“……”

孩童尖细的声调搭配这话的内容简直将嘲讽值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在长谷部的脸色黑到可以直接吓哭一众短刀(除了药研)时,审神者用力地干咳了一声及时打断了宗三的作死行为。宗三的笑声戛然而止,气氛一时变得异常微妙。

……

“所以,为什么他需要人来照顾?”

长谷部极力压下脸上不服的表情,咬牙切齿道。而当事人似乎已经接受了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坐在门外的走廊上优哉游哉地晃着小腿。

“因为变成了小孩子啊。”审神者非常理所当然地说,“作为他的家属,照顾这样的他不是你的义务吗?”

——可是我只看到一个披着小孩子外表的肮脏大人。长谷部在内心咆哮道。“家属”这个称呼听起来让他感觉分外别扭,“那么……江雪大人呢?”

“远征去了啊。”

“……”

看到长谷部一脸吃瘪的表情,审神者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是男人就要承担起责任来啊,不要逃避。”

——为什么说得我像是在外面搞出私生子的混账。长谷部内心又是一阵咆哮。

“……是的,我明白了。请交给我吧主上。”表面上长谷部还是正色道。

审神者点点头,看了看门外正无所事事地玩着头发的小人儿,“你的话我很放心。只是有一件事我一定要提醒你——”

长谷部的手指不由得捏紧。

“对未成年人出手就是死罪哦。”审神者诡异一笑。

 

耳边传来孩童喋喋不休的哼唱声,继续处理文件的长谷部不由得皱紧了眉头。宗三小小的身体仰躺在榻榻米上,百无聊赖地滚来滚去,倒真像是小孩子才会有的举动——事实上目前的确是小孩啊。

根本无法安心工作的长谷部几次想要呵斥他安静,脑中不由自主地就会回响起那句“对未成年人出手就是死罪哦~哦~哦~哦~”。当时听起来就感觉怪怪的,审神者的表情也很可疑,但长谷部没敢多问。他努力忍耐着自己的怒气,差点没捏断手中的笔。

“啊……好无聊。”宗三翻身面向长谷部,眨了眨眼,“别工作啦长谷部,来玩吧。”

长谷部不动如山,“不好。而且为什么要陪你玩。”

“因为我现在是小孩子啊。”宗三一脸天真无邪,“小孩子就是活泼好动的啊,不是吗?”

“……你算什么小孩。”长谷部看也不看他一眼。

“啊呀,就算头脑是大人,但身体还是孩子啊。肯定也会有小孩子的需求啊。”宗三坐起来,奶声奶气道,“你现在不是我的监护人吗,不应该尽力满足我的要求吗?”

“……你别烦我。”长谷部终于瞥了他一眼,用眼神警告道。

“哎,你这个没有爱心的社畜。”宗三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看起来有些滑稽。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喊起来:

“喂喂,长谷部,长谷部!”

长谷部不耐烦地扭过脸来。只见宗三双手捏拳凑到脸蛋两边,像仓鼠一样蹭着腮帮,嘟嘴嗲着声音说:“你看,bringbring~☆”

长谷部:“……”

宗三:“你看我萌吗?”

“…………一点都不。”

长谷部心想我只看到你倚小卖小的可耻行为。这时一阵脚步声从走廊传来,穿着内番服的本丸知名尼酱随即出现在了门外。

“我听说宗三殿下因为事故变成了小孩子,所以特地前来询问情况。”一期一振神情焦急道。在看到一脸好奇地望着自己的宗三小短刀时,他的眼中顿时迸出一串星星。

“宗三殿下您没事吧!!”一期一振一把抱住他。

宗三不高兴地在怀里挣扎起来:“放开我死弟控,要碎刀了……”

一期一振连忙不好意思地松开了他。他望向坐在桌前一脸心累的长谷部,脸颊上还带着方才被萌出的红晕,“长谷部殿下,您真是辛苦了……”

“嗯,没事的话看完就回去吧。”长谷部一幅小S冷漠脸,“你家弟弟们晚上还有夜战你得去帮他们打理吧?”

“啊对……”一期一振恍然道,然后蹲下身子对宗三柔和地笑了笑,“那么宗三殿下,若是有什么不便的地方稍后可以尽管吩咐我哦。”说着他不顾宗三嫌弃的眼神,伸手揉了揉他的头顶。

长谷部心想你当我是死刀吗为什么偏要去吩咐你……啊不对为什么我感觉我已经融入监护人这个角色了?!

宗三目送着一期一振走掉后,眼神又飘回长谷部身上。“同样的行为怎么两个人的差别会这么大呢。”他意味深长道。

长谷部面色阴沉地看过来:“再吵把你扔出去。”

“好啦,我不会把‘长谷部相当有母性’这件事拿出去乱说的。”宗三笑眯眯地回道。

长谷部心觉这话听起来怎么感觉不太对劲。正想着,宗三小小的身体迅速地钻过他搁在桌上的手臂间的空隙,坐在他的腿上。长谷部措手不及地看着面前那颗粉色的小脑袋。

“长谷部,当我一天的人形御座怎么样。”宗三满意地将向后靠了靠。

感受到孩童软绵绵的身体在怀中莫名安心的分量,长谷部仍旧板着脸毫不留情地说:“你妨碍到我工作了,快走开。”

“一点都不友好……难怪本丸的短刀们都不亲近你。”宗三毫不感到羞耻地黏在他身上恶意撒娇。

长谷部忍无可忍地站起身来,整理好文件便往门外走。

“喂,你要去干嘛。”宗三趴在榻榻米上颇有些不爽地问。

“送文件到审神者大人的房间。”

“是吗,那路过厨房的时候可以拿点零食给我吗?”宗三眨眨眼,“小孩子的身体饿得太快了。”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

“因为小孩子的身体不方便走路啊。”

“……你是腿断掉了吗?”

“在意这些干嘛啊,我是小孩子诶你现在不应该凡事都宠着我吗?”宗三理直气壮道。

长谷部头也不回地沿着走廊走掉了。

“喂喂,长谷部你……”宗三细嫩的声音在身后高喊,紧接着便传来咚地一声闷响。长谷部扭过头去,看到小小的宗三以标准扑街的姿势倒在了房门口。

长谷部:“……”虽然画风不太对,但这看起来有些蠢萌是怎么回事。

“呜……”扑在地上的小人儿动了动,脸藏在乱发下看不清表情。他挣扎了几下没能爬起来,便干脆趴在地上委屈地抽泣起来。

“呜呜呜……”

长谷部目瞪口呆,但想到他目前的小孩子生理构造,随便磕一下会痛到哭也说不定。他有些慌张地折回去,小心翼翼地把宗三抱起来搂在胸前。

“你……你哪里磕到了?”长谷部低头轻声询问道,声音温柔到让他觉得简直羞耻play。

“呜呜……”宗三低垂着小脑袋,两只小手捂着脸还在继续呜咽。

“别哭了乖……我去拿零食给你好不好?”不知不觉长谷部开始进入哄孩子的监护人角色。

“好啊,拜托你啰。”宗三拿开双手,露出一双毫无泪迹的眼睛笑吟吟说。

“……”长谷部的表情一僵,眼神中骤溢的凶狠杀气好比出阵时最后一个敌点踩上检非违使。宗三面对着这幅可以吓坏一部分打刀的神情,仍旧笑得人畜无害肆无忌惮。

“真容易生气啊长谷部。啊没办法,这个送给你当作赔礼道歉吧。”他奶声奶气地说着,凑上去在长谷部的脸颊上chu~地亲了一下。

……长谷部感到自己的脑中炸起了夏日祭花火。与此同时他仿佛能听到远方传来的古老教堂钟声。但这些只是一瞬间的错觉,很快他便迅速回过神来。

“啊,这样抱着也挺不错的,不如你就这样带我出去走走吧?”宗三将纤细的胳膊搭在他的脖子上。

长谷部咽下喉中刚才被萌出的一口老血,镇定道:“不行,你给我在屋子里呆着。”

“嘁,我就知道。”

他将宗三抱回屋里,安放在一个坐垫上,再看着对方的眼睛说,“……不要到处乱跑知道吗?不要给我再整出什么幺蛾子听到没?”

宗三敷衍地点点头,朝重新出门的长谷部挥手,“早去早回哦,长谷部奶爸。”

这一次长谷部选择了直接无视。

 

走到审神者起居室,长谷部看到本丸知名太爷爷正捧着茶杯突兀地静坐在门口。

“莺丸大人,您这是……?”他瞥了一眼,拉开纸门走进去,将那叠文件工整地放在桌上。

莺丸一脸宁静地眯眼望着灿烂阳光下的樱花枝桠,恬然道:“平时这个时候,都是我与审神者大人一同饮茶消磨雅兴的时光。”

长谷部了然地点点头,审神者的确老和他一起喝茶玩游戏王卡牌一下午。“但今天她有要事外出。”

“是啊,于是我只好让大包平陪我同度今日的闲暇时光了。”莺丸望了望身边空无一人的位置,笑容迷离。

长谷部拉上门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心想改天得让石切丸大人来驱驱邪祟。

路过厨房,里面传来叮叮咚咚的动静,大概是某个本丸知名家务一把手正在为晚饭做准备。他拨开门帘走进去,随即便像雷劈一般杵在了原地。

“长谷部?还没到晚饭时间呦,你到厨房来有事吗。”烛台切正削着土豆皮,听到动静便抬起头看了一眼。

“你……你怎么……”长谷部看着料理台前,踩在板凳上穿着明显是从短刀那儿借来的小短裤还套着大号围裙的短刀烛台切,感到这一天下来自己的心脏已经有点不太好。

“啊你说这个?”身材严重缩水了的当事人泰然自若地晃了晃自己的手臂,“审神者大人没告诉你,我是和宗三殿下同时进手入室的吗?”

“……没有。”长谷部听到烛台切细嫩的儿童音感到有些头痛,“话说你都变成这样了,还呆在这儿干嘛?”

“有什么关系吗?”烛台切不甚在意,肉肉的脸蛋上表情突然一凛,“就算是变成短刀,我也要无时不刻保持帅气啊!”

长谷部:“……”可是你这个样子真是相当没有说服力啊。

“……你开心就好吧。”长谷部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两瓣切好的西瓜。他端着瓷盘正要离开,看到烛台切正费劲地伸着小短手去够橱柜门。正当他想去帮一把的时候,旁边一直没被他注意的棕肤青年走上前,一抬手将柜门打开。

“……要拿什么?”大俱利伽罗沉声问道。

“啊,那个红色包装的……对就是这个。”烛台切受宠若惊地接过所需物品,眼中闪烁着泪光一脸“啊儿子终于懂事了妈妈好感动”地注视对方。

一旁的端瓜群众长谷部:“……”

“……别用这么恶心的眼神看着我。”大俱利伽罗皱着眉头嫌弃地转过脸去,只是耳朵上的烧红立即出卖了他。

告别了这腻腻歪歪的两人,长谷部深感虚脱地回到房间。宗三看到他一脸目死的表情,顿时了然地微笑起来:“你见过烛台切啦?”

长谷部沉默地点点头,放下手中的白瓷盘。宗三凑过来,“他也真是敬业……啊,怎么没有拿勺子,吃西瓜没有勺子会弄得满身西瓜汁的。”

“……你自己去拿。”

宗三撇撇嘴拿起一瓣,刚咬了一口某个本丸知名被被火急火燎地出现在了门口。

“长谷部君!青江他被马咬成重伤了!!”山姥切脸上难得地出现了惊恐。

“……怎么搞的?!”长谷部感觉自己有些偏头痛。

山姥切的脸有些发红:“呃……因为他说想看看马的……呃……”

“……好了你不用说了。”

长谷部额头上冒出青筋,这个本丸真是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他省心啊。他腾地站起身,“带我去看看。”复而又转过来和一旁幸灾乐祸的宗三叮嘱道,“呆在这里等我回来。不要乱跑。”

“知道了。”宗三一手捧着西瓜另一只手冲他挥了挥,“早去早回哦,长谷部奶爸。”

 

待长谷部安置好受伤的青江,安抚好自尊心受到伤害的马之后,天色已是傍晚。归巢的鸟从庭院的上空飞过,厨房的方向飘来饭菜的香味。他身心俱疲地回到房间,看到宗三蜷缩在榻榻米上已经睡着了。

夕阳余晖柔和地洒在孩子的睡脸上,散开的浅色发丝镀上流淌的金色。淡红的西瓜汁将白皙的皮肤染成娇嫩的粉红。

吃相真的很烂。长谷部看了看他衣服上斑斑点点的汁水痕迹默默感慨道。他把宗三抱进怀里,打算给他换件衣服。小孩子的睡眠很沉,长谷部将他上身捞起来时,也只是颤了颤睫毛。

一期一振满心欢喜地拿着金平糖来到长谷部房间,一进房门便看到熟睡的小宗三被长谷部解开了腰带。

 

“主上,这件事我可以解释的。”

长谷部跪在庭院中的磨刀石上,面对着审神者的房门沉痛道。

正与莺丸玩着游戏王卡牌的审神者喝了口茶,不紧不慢道:“你知道你造成了多大影响吗?一期一振向我请求,以后不要把短刀们和你编在同一队。”

长谷部:“……”

她话锋又一转,“不过你的处罚到此为止。你可以跪安了。”

长谷部:“……感谢主上。”

“江雪就快回来了,你最好想想该怎么向他解释一下。”

“……”

长谷部失魂落魄地离去了。莺丸望着庭院另一边,已经恢复了原状的宗三正与小夜在葡萄架下谈笑风生。他轻叹了口气,“带孩子真是辛苦。不过弟弟最多的一期一振殿下看起来倒是乐在其中呢。”

审神者捏着卡牌笑了笑,“因为是甜蜜的折磨啊。”

 

 

 

END


 
评论(12)
热度(116)
  1. Mr.瓜Anro是黑桃馅儿的 转载了此文字
    萌死了啊啊啊!!!!赞美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