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压切宗#《遇》

肉,肉,肉。

因为是车那啥play,所以无法避免地是现代paro。

毫不矜持的宗三和毫不把持的长谷部。

作为一个半吊子厨子,我炖肉汤的水平一如既往地不好喝,大家随便感受感受就行……

路人角色出没。纯属为了给这俩打炮做铺垫使的不要在意

配搭我心中的黄歌天王火星哥BGM食用更佳:On Fire - Bruno Mars

 

 

Agusta是在旅途中的一家异国酒吧里看到那个异国美人的。

说是“美人”,这个词其实并不准确——对方是个男性。但他认为用在他身上并不算过分。

那个男人有一张偏向东方人五官的面孔,卷翘的浅色长发随意地扎在脑后。他的身材纤细瘦削,单薄的米白色针织衫松松垮垮地罩住躯体,看起来不怎么合身,但他穿起来显得慵懒不失优雅,像一只猫。男人一个人坐在角落的座位里,无所事事地扶着下巴发呆,既不喝酒也不抽烟。

这是在这个国家的旅途中,Agusta遇到的第一个产生兴趣的人。这家酒吧在旅行者口中十分闻名,加上环境酒水不赖,因此每当夜幕降临,这里总是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形形色色的人们。事实上那个男人并不是今晚酒吧里看起来最为显眼的一个,但他身上那股生生隔绝了周遭喧嚣的气质,相比起来很是特殊。让人不禁想要一探究竟。

Agusta有些跃跃欲试地站起身,越过一桌桌喧闹的男女,一面走过去一面想着搭讪的台词。当他离男人仅有几步距离的时候,男人的目光恰好看了过来。

“你好,可以聊几句吗?”Agusta大着胆子坐到他对面。

男人只是柔和地眯起眼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那笑容让他有些发飘。Agusta恍惚了一下,打开了话匣子。

“你是亚洲人吧?中国人、日本人、还是韩国人?”

“日本人。”

男人每回答一句话时,都会冲他微笑一下。应该是礼貌习惯吧,但Agusta感觉自己几乎快要沦陷在这仅仅几个笑容里——真新奇。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体验。他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用尽量轻松愉快的语气展开话题:

“日本是个值得一去的国家。”

“是的。”

“美食,人文,风景……很可惜目前我只在电视杂志上见识过。”他看着男人含着若有若无笑意的双眸说,“接下来的旅程我会考虑去日本。你说……我会在你的故乡邂逅一个和你同样美妙的人吗?”

男人愣了半秒,手指掩住嘴笑起来,弯月般的眉眼赏心悦目。“我想,会的吧。”

“你也是旅行者吗?”看到对方的反应,Agusta心中不由感到一丝得意。虽然表面上他倒还是一幅友好自然的模样。

“是的。”对方的话语开始多了起来,“虽然有些辛苦,但很惬意。”

“你对这个国家感觉如何?”

“还不赖,风土人情之类的我都很喜欢。”男人将耳际的浅色发丝撩到耳后,光线暧昧的酒吧灯光下,一举一动都带着别样的风情。“而且还有你这样的旅人来和我聊天,我觉得很有意思。”

这句话顿时令Agusta有些飘飘然起来,明明方才没有喝酒他却感到有些微醺。这时候酒吧音响正好放到《The Girl From Impanema》这首,音量不高不低的绵长歌声实在是很符合气氛。于是他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

“抱歉,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嗯?”男人歪了一下脑袋,直直地盯住他。

“我是说——抱歉,刚才一直没有自我介绍——我是Agusta,因为我急着想和你说点什么……”男人的目光看过来时,他顿时乱了阵脚。

看到他的窘态,男人又微微笑起来,看上去并不怎么在意他的唐突。“总感觉,我被像女孩一样对待了呢。”

“不不,”Agusta连忙解释道,“我没有把你当作女孩——只是不知道,你介不介意被一个男人以‘那种’心态搭讪。”

“嗯……并不。”对方回答。

他松了一口气,又鼓起勇气道,“那么,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吗?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在这个国家的旅途时光能有你这样的人相伴。”

“我?”男人露出一个似乎是听到了某个小玩笑的笑容,“你是认真的?”

“当然。”

“追求我?”

“……如果你想这么认为的话。”

“啊哈,我可是很难攻略的。”男人漫不经心地说着,嘴角还挂着方才带着揶揄意味的淡笑,“就像游戏一样,我可是氪金角色。”

Agusta:“……氪金?”

男人正要再说些什么,脸色在瞟到了什么后突然微微一变。Agusta立即察觉到酒吧里的气氛也微微发生了变化,身后原本喧闹欢乐的人声突然低迷了下去,就像磕嗨了大麻的房间里突然来了条子,闹哄哄的自习室里发现了后窗偷窥的班主任。他正要回头一看究竟,一个裹着森森杀气的人影,穿过人群中一个个唯恐避之不及的顾客就闯到了自己面前。

穿着深灰色风衣的男人有着刀刻一般深邃的面庞和眉眼,灰栗色的短发被行走时带起的风弄得微微凌乱,周身充斥着一股比条子还条子的气息。他冷峻地抿着唇,斜眼看了Agusta一眼。

——Agusta发誓,要是再多看一眼他说不定就会不由自主地开始向他交待老底。不过那男人仅仅只看了他这一眼,然后就把目光转到了桌对面的粉发男人身上。

“跟我走。”男人声音低沉磁性,语气带着不容拒绝的生硬。

……这算什么展开?Agusta心中一阵卧槽,心道他正把得好好的怎么突然杀出这么个人公然抢人。原本暧昧言情的气氛突然画风一变成了《动物世界》——还是春天来了又到了动物交配抢配偶的季节那几期。

粉发男人的眼珠盯着桌面转动了半圈,听到这话便将视线看了过去。他看着男人的表情低声笑了出来,声音柔媚如羽毛轻扫心扉。

“要我跟你走吗?——我可是要收钱的哦。”

男人的脸色在他话音落后霎时变得异常可怕。他站在原地沉默了一秒,然后顶着一幅足以把邻居家熊孩子吓哭的表情,冷静地在口袋兜摸索了几下,将一个硬币啪地拍在桌子上。

“这个包你一夜,够吗?”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挤出这句话。短短几个字都能感受到他语气里正强压着的怒火。

Agusta目瞪口呆地看着男人无礼的行为。当他以为那个异国美人会因这明显带了侮辱成分的话语怒起摔桌时,当事人居然爽快地回答道:

“好啊。”

……他感到自己的人生观出现了一丝裂缝。这和说好的好像不太一样?!

风衣男子使了个眼色冷着脸便扭头就走。粉发男人悠悠地站起身,随着他的背影跟了过去,临走之前还没忘把桌上的硬币拿走。Agusta正要喊住他再说些什么,没想到男人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便径直走掉了,好像之前和他侃侃而谈的并不是同一个人。

直到酒吧门砰地重新关上,围观群众才把同情的目光投向早已成风中凌乱状的Agusta。

 

“先生,请问要带我去哪儿呢?”

宗三一个小跑追上前方大步流星的长谷部,脸上挂着职业式的微笑。长谷部没有理睬他,出了酒吧便昂首直朝地下停车场的方向走去,那个速度好像根本没考虑身后那人是否能追上的问题。

宗三时常会思考像他这种从不看脚下的走路方式会不会摔个狗吃屎或者直接踩到狗屎。但很可惜沿路上并没有狗屎,而且长谷部手插衣兜一路走得稳稳当当潇潇洒洒,气势比高仓健还小栗旬。

正当宗三还在想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时,完全没发现他们已经走到了长谷部的停车位前。长谷部脚步忽停,他跟在后面一个没注意便撞到了后脑勺。差点没把鼻梁撞断。

正当他一边捂着鼻子一边把生理眼泪憋回去时,长谷部转过身来瞪住了他。

“你和那人在干什么?”

“随便聊聊啊。”

“和陌生人随随便便就能聊上?你心可真够大的。”长谷部看着他,一脸“我真是懒得说你”的典型家长脸。

宗三:“……”

“是他主动来找我聊天的。”宗三一脸平静,“我总不能对他说,‘走开我这种土豪不需要朋友’吧。”

长谷部:“……”

宗三望着长谷部顿时词穷的表情感到万分得意。事实上这种对呛的日常他鲜少会输,但每每胜利感不会出现丝毫减少。药研曾经提醒他当心别玩脱,但宗三自己心里掂量得很清楚,既然他有能力把长谷部惹炸毛,当然也有方法把毛顺回去。

长谷部半天没说话。正当宗三估摸着他是不是在蓄怒气值的时候,长谷部语气严肃、却又带着一丝郁闷加心累地开口道:

“……差不多要有点作为别人对象的自觉吧你。”

“……”宗三怀疑自己撞到的不是鼻子是耳朵,不然怎么凭空出现幻听。老实说这种话从长谷部嘴里冒出来还不如刚才他直接拿自己开揍更现实一些。但这勉强算得上是情话的话语还是令他不由得勾起了嘴角,虽然这笑容看起来稍微欠扁了那么一点点。

“你……消气了?”宗三这话几乎没怎么经过大脑便说出口。可能是那个笑容还没来得及从他嘴角下去还另外附加了一些嘲讽值,他看到长谷部的脸色微妙地黑了一下。意识到说错话了的宗三无辜地捂了一下嘴。

“消气什么,我还没就着之前的事情和你一块儿算账……”

就在三个小时前他们俩因为订哪家酒店的问题吵了一家。事实上这次自驾游中他们俩已经不止一次发生过类似的矛盾,但这次宗三处在晕车疲劳的焦虑情绪中还没缓解,一气之下趁着长谷部去停车场的空挡便擅自出走了。

……然后坐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酒吧里发消息让长谷部接他回去。

宗三并不觉得这有什么羞愧的。陌生的环境里不认识路很正常。但是一路上身兼管家、保姆数职的长谷部就不怎么想了,要知道因为宗三的任性旅途中可没少给他找麻烦,好几次他都甚至动过想把他直接抛尸半路的念头。

但宗三的任性并不是不懂点到为止。他还没有欠到分不清撒娇和耍泼这两个概念。事实上这方面他洞察力十分敏锐,比如这时候,他大脑已经开始飞速运转想着怎么抢救一下现在的状况了。

“你看我都一个硬币卖你一夜了,这么超值的人情价你还不满意吗?”宗三真诚地眨了眨眼。

长谷部一脸“怎么办我能申请退款吗”。

“……我说。”

两人站在长谷部的那辆越野车旁,那辆车不负众望地长得相当物似主人形,一看就没情调而且跑得很快。宗三把长谷部抵在车门上,脸凑近了低语道。

“你不会真的不想要……我的服务?”

同时他的手指像是好心提示一样在长谷部的腰带上勾了一下。

长谷部盯着他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宗三睫毛很长,只看眼睛眉毛部分的话软得像个女孩子。他深吸了一口气,拉开车门将宗三硬塞了进去。

“……不管怎样回酒店了再说。”

宗三一个踉跄被他推得整个人几乎扑在后座上,模样很像一只被抓回猫包的猫。

长谷部黑着脸正要关上车门,突然被宗三猛地伸出的爪子拽住衣领朝里拉了进去。他也一个踉跄差点栽在宗三身上,但体型的差距让他并没有那么容易被对方拉倒,他反应及时地将手掌撑在宗三身体两侧。

“及时行乐啊长谷部大人。”宗三拽住他的衣领强迫他低下头,凑在他耳边暧昧道,“你不会是不敢在这儿做吧。”

他就着这种处于下风的姿势,一半挑衅一半挑逗地用膝盖在长谷部的胯下蹭了一下。


下文:点我

 
评论(38)
热度(192)
  1. Mr.瓜Anro是黑桃馅儿的 转载了此文字
    赞美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