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魔王宗#《玻璃》

鸡血短打。

宗三X审神者情节有。

有些病态疯狂的宗三。

个人理解的魔王宗有些意味不明……我觉得他们对彼此的感情性质并不一样,也就是他们之间(要是说爱情的话)并不是对等的。

但若是控制服从和SM之间的“爱情”能称作爱情的话,那么也可以这么理解。

我的魔王宗里一般没什么纯粹的爱情因为他们之间太复杂了我不知道咋写

例行BGM推荐:茎 - 椎名林檎

 


 

真美啊,就像会随时碎掉的玻璃一样。

 

他被那男人攥住下巴,像挑逗猫儿一样地被迫抬起脸来。男人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他琉璃球一样的眼珠里的奇异华彩,不咸不淡地吐出这番话。

他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精致如玉器,却毫无生气的一张脸。

 

我是宗三左文字。

在光芒中他重新来到这个世界。睁开眼睛,他看到面前那个被称作“审神者”的青年,他新的主人。涉世未深的青年望着他久久没有说话,隔着面纱宗三都能看见那幅明显被震撼到的表情。

于是他意味不明地轻笑了起来。

您也,想让王者的象征来服侍吗?

 

与钢铁的剑不符的是,他拥有的是像玻璃一样易碎的美貌。

想到这个评价他就感到有些莫名地不快。

屏风将原本就晦暗的室内隔绝得几乎没有一丝光线,凌乱的衣物堆砌在两具交缠的身体旁。宗三面无波澜地看着身下人因情欲迷乱不由自主地将手臂遮住脸颊,在自己不徐不疾的律动中,染上薄红的胸膛毫无章法地喘息起伏着。

他从容地,似乎是置身事外般地观察着身下青年的反应,听着对方在自己的顶弄中,强忍却不小心溢出的呻吟声。无法理解,会让人类感到欢愉的这种事情。

——大概是,喜欢美丽的事物吧?

他歪着头,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真没想到,陪我走到最后的竟然是一把刀啊。

火海中,男人坐在已经燃烧起来的榻榻米上对着他淡然地笑了。

你现在出现,是为了看看杀害你主人的仇人的结局吗?还真是讽刺啊……

宗三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已经要走到末路的王者。面无表情。

我啊,从来就不明白你们人类。他缓缓地开口,声线悠长。

无论是“野望”,“权利”,“背叛”什么的也好,我啊,统统都无法理解。更不用说,你所说的什么“仇人”。在我看来,你们只是随时会死掉的,随时会替换掉的使用者。

男人注视他说完这番话,低声闷笑起来。他一边笑着,一边叹着气望着面前衣裾斑斓的付丧神。

既然无法理解,为何你又会是这样一幅表情呢……?

在男人沧桑的眼眸里,宗三看到自己面无表情的脸上,不知何时滑下了一行清泪。

……

 

宗三突然低声笑了起来。身下的青年感到了他的异样,因为疑惑而拿开了遮住视线的手臂。他有些惶恐地,看到那个美丽得不可方物的付丧神垂下头,捂住脸的手掌里发出一阵阵低沉的笑声。

……但那个样子比起在笑更像是在哭泣。

 

就像会随时碎掉的玻璃一样。

 

在青年即将要说出含着人类情感关键词的语句时,宗三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

审神者大人,请您不要再说了。我无法接受您的爱意。

他的话语就像剑刃一般锋利地,没有犹豫地斩断那些他自认为可笑的情愫。

可、可是……

青年惴惴不安地看着他,像是不敢直视他眼睛似的又迅速移开了视线。

我抱您只是依着您的喜欢。

宗三微笑着,笑容像精雕的玉器一样美丽而没有生气。

但是,我无法接受人类的爱意。就算是人类打造出的刀剑化为的付丧神,是人类所利用的一样器物,但我区别于人类,作为鬼神——我有着无法爱上人类的傲慢。

看了眼对方因自己的言语变得惨白的脸色,宗三泰然自若地起身拂袖而去。

 

真美啊,就像会随时碎掉的玻璃一样。

……

他想,他是不喜欢人类的。

人类这种动物,太过脆弱了。

宗三嘲弄似地笑起来。

到底谁更像玻璃一点啊。真是。

 

 

 

END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