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压切宗#《永恒的午后》

为了首BGM写篇文我也是很拼……

……事实上是饿得不行了,自耕自种不可避(。)

关于一个和睦得不能再和睦的世界末日的小故事。

2012年的时候,我真的有想过末日来临的时候我会选择和谁一起走向世界的尽头呢(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所以就是这样的灵感。

另外我觉得隔壁烛俱利应该是在ooxx中迎接世界末日(喂)。

 

BGM:Guard You - 雅-MIYAVI-


 

宗三在下午三点的时候出了门。

他拎着一个野餐用的编织篮,里面装着上午烤好的马卡龙,那些形状圆润色彩缤纷的小食物由他一枚一枚码放整齐,用干净的手帕盖好。

客厅的电视机没有关,正在播放的新闻里播音员面色凝重,背景音吵作一团。宗三一边哼着一首老掉牙的歌,一边面对着镜子束好了头发。他从沙发上随便抓了件外出的衣服,换好,便拎着篮子趿着木屐走出家门,连电视机都没关。

毕竟这都已经没多大必要了。想到这里他撇了撇嘴。

街道上空无一人。风卷着地上杂乱的无人清扫的垃圾吹过,四周萧索得可怕。他路过隔壁家,听到屋子里传来一家老小悲切的哭声。大家都躲在家里和亲人做最后的告别吧。宗三心想。这个时候还会像去便利店似的跑出家门的,似乎也只有自己了。

他步伐走得很慢,悠闲得似乎真是要去便利店的样子。但毕竟都这个时候了,哪家便利店还有闲情逸致继续营业。他像散着步似的路过街上的一家家店铺,果不其然没有一家还在正常

营业。正是在这阳光尚还充沛的下午,这种反常的死寂景象让人有些触目惊心。

宗三路过平常老爱去的那家咖啡店,遗憾地看到店门上挂着close的告示牌。店主很贴心地居然没加上forever这样的字眼。他停住脚步,站在玻璃门前朝里看了一眼平常约会时他们常坐的那张桌子,有些可惜没能喝到最后一杯这家店的拿铁。

不过他也并不太在意。他心情一直很平静,从得知消息那时开始。要说有什么影响的话,他感到有些惊讶。这件迟早会发生的事,他没料到会是他们这代人撞上。他并不怎么惧怕死亡这件事,因此很快便转换为终于可以一睹世界最后的奇观的心态。

宗三走过一条条毫无人烟的街道,朝远离城镇的那条路走去。他听到城市的远处传来防空警报声,回音悠长,像是在为所有人敲起丧钟一般。他回过头向着那个方向最后望了一眼,没有什么表情地继续朝目的地走去。

他走上那条通向海边的马路。沿路上没有什么民居房屋,只有不知被何时栽种的稀稀落落的樱树。此时它们的花季早已过去,枝桠上葱葱茏茏的是属于盛夏的绿色。宗三犹记得这些树开花时节似乎也并不是很美。他从细碎斑驳的荫蔽下走过,在空气中渐渐闻到了熟悉的海风的味道。

海岸边只有零星的几户渔民的居所,他们的船停在不远处小小的港口边,尚且平静的海的远处,水天交界的地方一片湛蓝,让人不会相信几个小时后它们会开始崩坏毁灭。宗三朝着海边的方向走去,越来越强的风力将他浅绯色的头发吹得散乱飞舞。他踏上柔软温暖的沙滩,沙砾间还埋着一些小小的贝片,在他走动时便被木屐踢了出来。最后他干脆踢掉了它们,光着脚走在沙滩上。那些粗糙的沙砾立即拥住了他皮肤白嫩的双脚,他感到了来自于太阳最后的温暖。

他路过这条海岸边唯一一栋像模像样的房子——一座很小的教堂。在这之前,附近有不少新婚的小夫妻在这里举办婚礼,那时候他坐在离教堂不远的那栋屋子里,一边喝茶一边听风琴演奏的婚礼进行曲。正回忆着,他已经走到那栋刷了红漆的小木屋门口。

几声清脆的敲门声后,门内的主人一边询问着是谁,一边打开了门。在宗三扬起唇角的同时,屋内灰栗色头发的男人,诧异地瞪大了紫眸。

“下午好。”他眯起异色双眼。

“你……”长谷部手放在门把上,视线盯住光着脚站在门外的宗三。

“我来找你喝下午茶。”宗三向他举了举手中的编织篮。

“……这个时候?”长谷部语气有些微妙。

宗三看了眼屋内的挂钟,“已经快到四点了哦。”

“……这不是重点吧。”长谷部颇是伤脑筋地看着他,“你还真是……”

“重点是,你现在得去烧一壶泡茶用的热水。”

宗三将编织篮递给长谷部,转而用空开的双臂揽住他的脖子吻了上去。

 

长谷部将甜点装盘摆在桌子上,一旁是刚沏好的红茶。茶具是之前他们一块儿去挑好的,他将两人习惯用哪个碟子、哪个杯子都记得清清楚楚。

宗三将面向大海的那扇窗户打开,带着淡淡咸味的海风顿时吹了进来。窗台特意修建得很宽,窗台下也特意摆了沙发,这里就变成了一个良好的观景台兼休憩点。长谷部想起他们曾经坐在那里,他在宗三的再三要求下给他诵读了圣经;午休时间,宗三枕着他的肩膀,像猫一样蜷着睡在他身边;还有他们做爱时,在窗外来自海上的皎洁月光下,宗三人鱼一样近乎透明的肌肤在自己身下渐渐变得红热。在这个分外特殊的时间,他的回忆如海潮般肆意涌来。

宗三支着下巴看着远处的海面。长谷部将泛着香气的食物搁在窗台上,坐在他身边。“看什么?”

“看世界崩塌的那个瞬间。”宗三轻描淡写地说着,用手指向海平线,“你说,会从那儿开始吗?”

长谷部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他们默默地喝着茶,天边渐渐泛起不寻常的霞光。

“长谷部君,你害怕死亡吗?”宗三扭过脸来笑问。

“不。”

“事实上末日的那一个瞬间,说不定连害怕的时间都没有。”宗三将头发撩到耳后,“全世界,全人类,都要回到原点啦。”

宇宙之间再也不会有他们的存在,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们之间发生的故事,但记忆是永恒的。他宁愿相信世界的毁灭是一部再也没有后续的电影的结束,在此之前那些剧情确确实实地留下过影像,那就足够了吧。

“其实想想我们要湮灭成宇宙中的一粒尘埃了,还有点小伤感呢。”宗三悠悠地说道,“你不想说点什么吗,长谷部君?”

长谷部瞥了眼他毫无一丝悲色的表情,一边喝茶一边回答:“这次的甜点做得有进步。”

“诶?你的称赞的话,我可以值得高兴一下吗?”宗三往嘴里塞了一个马卡龙。那些甜得发腻的食物并不是长谷部习惯的口味,但他还是像做弥撒一样将它们认真吃进了肚子。

天边开始亮起剧烈的白光,无数燃烧着的陨石像流星一样划破天空,坠入波涛不宁的深海。远方的城市,防空警报声还在不断回旋。宗三发现手边的茶杯正不住振动着,红褐色的茶液泛起一圈圈细小的涟漪。不止如此,他察觉到整个屋子都在不住地战栗。

来了来了,终于要来了。他想。

这时他感觉到长谷部将他的手指握在了手心里,五指交错。宗三转过脸去,和他四目相对。

在他们俩身后的窗外,世界在坠落的流火与汹涌的海潮中一分一分崩塌侵蚀。

这时在他们的眼眸中,只剩下了永恒的彼此。

 

 

 

END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