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烛俱利#《食》

给朋友炖的肉汤。题目和主题都相当简单粗暴了对吧(然而并不好喝)
灵感来自于她给我看的一张俱利酱的同人图,我们感慨说好像嫩嫩的小牛排好想吃掉(。)
之前还没尝试过炖肉,初次还请见谅。

搭配BGM食用效果更佳:Our First Time - Bruno Mars

也可以注意一下那个黄黄的歌词。



我觉得我好像出了一些问题。

在拥有人类身体后的某一天,名为烛台切光忠的刀之付丧神,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一些异样。

人类的身体对于他们这种由刀剑而生的付丧神来说是一种新鲜的体验,某种程度来说也有些麻烦。烛台切在感受过伤痛,疲惫,饥饿,冷热后便产生了这样的看法。
人类太脆弱了,稍稍受到一点外界的影响就会变成不帅气的状态。他摇摇头道。
一旁的大俱利迦罗看了他一眼。
这有什么关系,我们本就不是人类。

当时他们正在整理本丸的厨房。将地板,盥洗池和桌面用抹布擦得干净噌亮,食材分类好摆在正确的地方。对烛台切来说,厨房是一个有着美好印象的地方。这里可以产生出由自己亲手劳动而得来的美味佳肴——这也是他认为具有一副人类身体的重要性,人类的味蕾可以尝出世间酸甜苦辣的各种味道。
他的同伴大俱利迦罗对此毫无所谓。他并不是太注重生活细节的人。所以在听到对方絮絮叨叨说着人类身体的利与弊的时候,他表现得也是毫无兴趣。
“那你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他低声问。
烛台切看到外面的阳光顺着窗户的缝隙倾斜进屋,将室内的什物摆设笼罩上了一层柔光,就像食材刷上了一层诱人的蜂蜜。他们二人各自仅着衬衫和背心,衣角被方才干活时溅上的水弄得一片潮湿。大俱利迦罗正面着光线站在他面前,眼眸澄澈如一块蜜糖。烛台切在他的瞳孔里看到自己的脸色微妙地变化了一下。
他在大俱利迦罗困惑的目光中,走到了对方面前。之前沾过水的手指微凉,触及到脖颈时他感到大俱利迦罗的皮肤似乎是瑟缩了一下。烛台切目光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渐渐温暖起来的指尖感受着颈部肌肤下跳动着的动脉。
“我控制不了它的欲望。”
烛台切说着,将手指抚摸着移至大俱利迦罗的耳际。
“我总感到饥饿。但又填不饱它。”
他揉捏了一下对方的左耳,那里不出意料地慢慢滚烫了起来。
他看着对方皱着眉头的神情笑了起来。

烛台切在心里发誓,把大俱利迦罗推倒真的不是他早有预谋。
但也不代表着他一次都没想过。
在去了解人类身体的时候,他也搞明白了什么是性。
据说是只能和最亲密的人一同进行的,人类的常见行为之一。他一瞬间就想到了那个看起来不合群,但却实实在在地和自己度过了很长一段战友时光,且关系还算不错的那把刀。
最初,他曾因为好奇而去尝试和大俱利迦罗接吻。 十几秒后因为呼吸困难,他被大俱利迦罗硬生生地推开了。
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对方用手背擦了擦唇,皱着眉头说。而烛台切却清晰地感觉到在吻他的同时,自己居然有种想要吃掉他的错觉。这种可怕的想法让烛台切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人类为什么需要性?有次他忍不住去问了审神者。
首先为了繁衍。其次人类还会借此慰籍肉体乃至精神,就像食物能给胃袋和精神带来满足。他们的审神者这样给他解释道。
然后他才对当时自己突然产生的怪异食欲有些恍然。
……


中午发被屏蔽了…………lofter的屏蔽水平真不是盖的…………

下文汤不热链接:点我



 
评论(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