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银土#《光年》(双子年下)第十六章

Chapter 16

那天过后土方自行解职,将位置扔给伊东鸭太郎后便再也没有去过剑道社。同时风纪部那边,他也一块儿全都卸了。
“走了也好,免得惹一身骚。”他这么对银时解释说。
既然有人针对他,当然不会拘泥在一个领域对他做文章了。而且土方想过之后也觉得现在的主要目标就是高考,和伊东那家伙的冲突,虽然退让一步表面上让他挺不好看的,但实质上对于他来说不是坏事。还不如秋后再算账。
“你觉得那家伙为什么非要针对你?”有次银时这样问。
“我怎么知道。”土方一边在电脑屏幕前抄着教材重点,一边翻了个白眼,“——自命清高的人吧,看起来谦逊实际上瞧不起任何人。他大概是觉得我实在是不如他呗。”
“你是说优越感过剩吗?”
“没错。”
银时有些惊奇:“你居然不生气?”在他看来,谁敢小看土方那就是在试图挑战一个狂暴了的土方。
“老子生气有什么用,生气考试能多拿几十分吗。”土方说着话,手上一点没受影响,笔唰唰地在笔记本上抄下一行又一行。
听完这话银时有些呆。半天后才重新开口:“……你终于懂事了。”
“混蛋你什么意思?!!”土方一把将笔摔在电脑桌上,瞪着他,“出去快出去,吵死人了。”
银时看着正处于狂暴中的土方,有些无奈地走出房间,还随便帮他带上了门。
真是太过分了,那明明是他的房间他的电脑……
不过他的心里隐隐地却感到有些高兴。

剑道部日常训练中。
“最近都没有看见部长来呢。”
到了片刻休息的时候,某个部员和同伴这样随口闲扯了一句。
“……你是说土方吧?”他的同伴喝了口水说道。
“啊,对……我还没有习惯他卸职这件事。”
“嘛,毕竟高三可是很辛苦的。”
大家都自发地不再提那件冲突事件。
“虽然比起近藤桑和伊东桑来说,他脾气是差了些,但还是挺怀念他管教人的方式。”
“喂喂,你受虐狂吗?!不过他也算是个老好人啦……”
……
伊东鸭太郎像是没有听到这些言论一般地检查着自己的护具与竹剑,以便下一轮的训练。这时他突然感到面前的光线一黯,一个人影站在了自己面前。
“吶,我说,”冲田总悟没有什么表情地蹲在他面前,“这样你满意啦?”
伊东鸭太郎忙碌着的手指停了一停,他抬起头来冲面前的少年一笑,“冲田同学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不太明白。”
“那些话啊,伊东君。”冲田总悟也是报以一笑,声音懒懒的,“你别告诉我你什么都没听到哦?那么多人议论新部长上位的事,我就不信没有一句进了你的耳朵。”
“这又算什么呢,冲田同学。”伊东鸭太郎的目光钉在他脸上,嘴角却仍然含着一丝笑意,“闲言碎语能伤人的话,那政府拼命改良武器做什么。我还不至于因为别人的一些话就内心动摇,更何况在这一局上我的确赢了土方十四郎。”
“不一定吧?”冲田总悟懒洋洋地斜了他一眼,“你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证明:土方君比不上你这件事吗?既然观众都不买你的帐,那又有什么意义呢?你赢了他有什么用,别人还是没有承认你的能力,不是吗?”
伊东鸭太郎出奇地没有说话。
冲田总悟站起身,无聊地伸了个懒腰。
“嘛,不过看到土方君被人打败,我还是挺高兴的。你们斗来斗去的也挺有趣,继续努力哦,伊、东、君。”冲田总悟的笑容有些刺眼。
伊东鸭太郎半晌说不出一句话。待冲田总悟边玩弄着手中的剑走开很远后,他像是泄愤一般地将手中的护具拍在了地板上。

“冲田总悟那个小鬼说得对,我这就是倒了血霉的节奏。”
土方望着摊在书桌上的一堆试卷,无精打采地说道。
这次测验考,他居然猜错了四门科目的考试重点。考试结果自然是惨不忍睹了。
“一次测验考而已,你那么悲观干嘛。”银时坐在房间的地毯上,趴在矮脚茶几上翻着漫画书。
“万一高考还这么不走运,那我就完蛋了!”土方没好气说。
“所以之前我说要去神社里求签,是哪位嫌麻烦的啊混蛋!”银时看了他一眼。
“对啊就是我这混蛋,不服气吗卷毛!!”土方毫不惭愧地喊道。
银时不想和处于高考焦虑症中的他计较。他选择退一步海阔天空:“改天我们去一趟?”
“现在哪儿有时间。新年吧。”土方也没有多余精力和时间和他嘴炮,简单说了一句便开始专注于功课了。
房间里一片安静,唯有书页被翻动和笔尖在纸上写动时的声响。
对于这种气氛银时深感闷得慌。他不想呆在这种过于压抑的地方,但这明明是他的房间……对于土方这种强行霸占自己房间的行为他说不了什么,多说一句都会被对方驳以“你就不能体谅一下应考生”这种说辞。
“银时,倒杯水。”土方忽地一句。
银时愣了一下,起身去他接了一杯水。拿过茶杯时土方的眼皮抬都没有抬一下。
对于这种态度银时感到很郁闷,紧接着他便听到土方烦躁地哗哗翻起了书本。没等他重新回去屁股坐热,就听到那边又喊了一句:
“银时,帮我洗个苹果。”
好吧,算是明白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房间学习了。银时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没说什么便按照吩咐去弄了。
“需要削皮吗?”洗完苹果回来,银时随口这么一问。
很快他便后悔自己多嘴了这么一句。因为土方停顿了一秒,才缓缓道,“削吧。”
银时索性将手头的漫画放了回去,全心全意来伺候他。他兴致勃勃地削着手中的苹果,将皮削成完整不断的一条,权当自娱自乐。
果盘送到面前的时候土方有些发愣,因为那个苹果……被银时横向切成了几块。
“你……”他不知说什么好,“为什么这样切?”
“这可是很有讲究的。”银时示范似的拿起一块给他看,“你瞧,里面是星星哦。”
“……”土方有些无力,他压抑着语气缓缓说道,“这不是幼稚园就学过的把戏吗?”
“哦,是吗……你不觉得很有趣吗?”银时面色不改。
“可是这让我怎么吃?”土方终于忍不住吐槽道,“不能切个好方便我吃的吗!!”
“哦哦,了解了解。”银时端起盘子便闪。
没过多久银时将果盘重新又送了过来。这一次土方看过后倒不能再说什么,只是他心里纠结得不行。
雪白的盘子里摆着一只只用苹果切成的兔子,旁边还很贴心地放了牙签。的确是很方便食用,只是这种花样分明是哄小孩子才弄的吧?!
“……刀工不错。”土方只能这么说了。
“真的?”银时对于土方会夸人这件事感到有些兴奋,“老实说我对于这个有些来了兴致,要不我再给你削一个?”
“…………”
那天晚上银时莫名其妙地对于花雕这门手艺心血来潮,兴致勃勃地折腾了五个苹果,把土方生生吃撑后才被迫停止。那段时间土方看到苹果这种水果都感到胃塞。
后来土方把进入银时房间的水果一律改成了橘子和柚子,或是雕不出形状的那一类水果。
不过银时却开始玩起了果皮。这是后话。
高三大大小小的测验后来也进行了很多次,土方得到教训,不再把考试成绩寄托于猜题而是去熟悉每一个内容。所幸也再没考得那么一塌糊涂。一次失利算不了什么。他自觉自己心理素质算强,不然被一个半生不熟的学弟那样挑衅居然还选择息事宁人。
虽然其中的多半原因是缘于银时对自己的告诫。
虽然那次银时企图让他闭嘴的方式令他每每回忆便心乱失措。
虽然之后他们将那次肢体接触当做一段小插曲,彼此绝口不提。但土方心里其实挺没底,不过看到银时那坦然自若的样子,便怀疑他是不是比自己“失忆”得更严重。
这种暧昧一般的相处方式让土方不知该如何是好,他是个被动的人,在这方面更是甚少有主见。还好这些暂且埋在地下,只有他们二人知道种子在哪里。他可以慢慢消化这一切,然后决定要不要让它发芽。
是的,他只是,暂时还不明白自己的心而已。

在土方离开剑道部后银时便疏离了剑道部里的一切活动。本来他该一心扑在棒球队的,去剑道部摸鱼只是有针对性的一时兴起,目的是想有机会亲近土方而已。现在目的早已完成,目标人也不在那里,去不去早已不重要。
“大哥你就好心陪陪我吧,那里实在太无聊了。”
冲田总悟如是说。
对此银时很想吐槽:你只是觉得没有了土方的剑道部很无聊吧。
只是他很奇怪的一点是,冲田总悟参加这些社团活动,居然不似以前那样偷偷摸摸的了。
对此抖S少年这样解释:因为高中部里没有与我妈交好的老师。
原因就是这么简单,在这个一切凭关系的年代里就这么简单。让一个交道与你不熟的人去盯死一个满肚子阴险狡诈的难缠小鬼,恐怕没人情愿。更何况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冲田总悟想反抗长岛绫,只是动动脑的问题。
“我真替阿姨为你糟心。”银时这样吐槽道。
“得了吧,她会这种事糟心吗。”冲田总悟无所谓道,又接了一句,“哪天她没了那些名牌才会真正糟心呢。”
“咳咳……”正在喝水的银时呛了一口,“别把你老妈说得那么不堪啊,臭小鬼。”
冲田总悟正要再说些什么,一个声音在身旁响起打断了他:“冲田同学。来得正好,我正巧有事通知你。”
伊东鸭太郎面色平和地站在那里,扶了扶眼镜。
两人面面相觑,望向伊东的眼神却是出奇一致地淡然。“哦?真是稀奇。什么事?”冲田总悟的口气还是懒懒的没什么劲儿。
“从今天起,你不用来这里了。”他的语气也是淡淡的。
冲田总悟的眼中才略有异色。“哦呀,你说真的?看我不爽想开了我吗,部长大人?”
他话里语气轻佻,却面露讥诮。
“这怎么可能呢?”伊东鸭太郎笑了,“我不会因为私人原因便滥用职权。只是有人嘱咐我,冲田总悟同学的手可是一双弹钢琴的手,万一练剑时出个好歹的那就不好了。”
冲田总悟抬了抬下巴,言语冷然:“伊东君,你还真挺爱操心别人的私事啊。”
“这也算是对学弟的关爱了吧?”伊东鸭太郎笑容不减。
“就算这样,”冲田总悟嘴角一勾,声音中含了好几成冷意,“——我要来,难道你还拦得住我?”
“是么,不过我早就将你剔除了呢。”伊东对上他的眼神,丝毫不惧,“冲田同学这么不爱惜自己身体,让父母知道了一定会很伤心。”
冲田总悟对这话先是一怔。明白过来后,那双猩红色的眼瞳里像是起了风暴,一片腥风血雨。
一旁无聊地看了半天戏的银时适时地拦住了要开启S模式的总悟。他的胳膊一把箍住冲田总悟的脖子,流着冷汗开玩笑。
“冷静,冷静啊总一郎君!你要是在这里开启了抖S开关,学校好几千同学就危险啦!!”
冲田总悟对于他的阻挠虽有不解,但还是静了下来。
银时看也没有看伊东一眼,絮絮叨叨地对身边的少年说着:“嘛,其实你离开这里也没什么啊,大不了我单独教你怎么样?反正这个剑道部啊,上得了台面的人物全都走了嘛!”
伊东鸭太郎的笑容一僵。
冲田总悟点点头:“好像是有道理。”
“对啊对啊,所以你暂且先回去。怎么样?”
“好吧。”冲田总悟恢复自然,“等下来找我玩哦,我们一块儿去整土方。”
银时皮笑肉不笑地点了点头,然后目送着他离开道场。
“你是……坂田银时同学?”伊东鸭太郎若有所思地看着银时。
“啊啊……是啊,怎么啦?”银时打着哈哈。
“老实说,土方学长走后,我以为坂田同学你也会离开的。”伊东笑了笑,眼神有些复杂。
听到这话银时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像注视着一个傻子。“对啊,我是打算走啊。怎么看不出来吗?那我口头上说一遍吧:请将我从剑道部成员中除名,伊东部长。”
伊东鸭太郎的表情有些古怪,张了张嘴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怎么会……你……”
“‘你’什么‘你’,你这家伙是有病吗?”银时嗤笑了一声,继续看白痴似的看着他,“以为我会留下来和你继续较劲?”
伊东鸭太郎脸上的表情有些挂不住。
“浪费本大爷的时间和你玩这种无聊的政斗游戏,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凭什么非得和你这种搞不清状况的混蛋勾心斗角啊?”
银时挖了挖鼻孔,无聊地看了他一眼后,在对方漫长的词穷沉默中,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TBC

 

我把虐点全都留在了最后,目前的大家可以安心食用(。
……其实作者我文字功底挺差的,写虐估计也get不到境界,所以也不敢说什么“本文有虐”啊之类的……怕大家会觉得雷声大雨点小……什么的QAQQ
关键的时候……我还是配段BGM好了((逃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