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银土#《光年》(双子年下)第十四章

Chapter 14

土方的咖喱没有悬念地煮过头了。
糊倒是没有煮糊,只是变得稠了不少。他尝第一口的时候便发觉自己没放准调料份量,味道有种说不出的怪异。土方有些不好意思去看桌对面银时吃进去时候的表情,低头往自己碗里猛挤蛋黄酱。
“多串君啊——”
想不到银时主动向他开口。
“……你的料理技能恐怕永远毕不了业了。”
“…………滚!爱吃不吃!!”
土方这一爆粗口瞬间被米饭呛到,银时顿时笑得乐不可支。他面色发青地连忙捞过水杯灌了几口,忿忿不平道:“……会做饭难道很重要?”
“噗,”银时实在不好意思再继续笑下去,“对于你这种少爷一样的人来说,确实不重要。”
土方觉得他话中有话,有些憋气:“难道你也不算是少爷?”
“多串君,你要知道,法律上来说,我们俩不是一家人。”
所以我们之间的“喜欢”不用管那么多。
银时顿了顿,还是将这句唐突的话咽回了肚子里。他捏着汤匙心不在焉地在米饭上划来划去:
“不会做饭也没什么。再不济还有我和老妈呢。”
“……是啦是啦。”
土方越来越觉得,自己在银时面前永远无法体现出作为兄长的威信。
这顿并不美味的晚餐很快结束,两人默默地把各自的碟子洗了干净。时间过了六点,家中依然只有他们两人。
“总悟这小子越来越离谱了。”擦干手后土方点了一根烟,“从早上出去玩到现在还不回家。”
“没夜不归宿算好了。”银时挖了挖鼻孔,不以为然,“再说了你是老妈子吗?操那么多心干嘛,青春期的小鬼不都这样。”
……说得像自己不是青春期一样。土方额角的青筋跳了跳。
两人在沙发上坐了几分钟,彼此无话。不知为何土方感到屋子里的气氛有些闷得慌。
“喂我说……我们出去走走吧。”突然银时这么提议道。
“好吧。”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出门散步消消食。土方掐了烟,立刻回房间换了条牛仔裤。他下楼后,看到银时就已经守在玄关等半天了。
“你……不会是想穿成这样就出门吧?”看着银时下身类似于沙滩裤的条纹家居服和脚上趿拉着的人字拖,土方感到了深深的压力。
“不然呢?”银时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你告诉我你到底和大叔有什么区别啊喂!!”土方简直无法接受。
“年轻。”银时淡定,深沉地这样回答道。土方顿时无言以对。
算了算了,男生讲究这么多干什么。土方认命地想道。同时自己干脆也随便趿拉了一双凉拖,便和银时出了门。

出了门土方感到更无聊了。不知道银时他是不是也这想法。
两人彼此都十分默契地不愿主动找话题,一前一后地漫无目的地沿着街道走着。
“今天社区街道好冷清。”冷不丁土方这样说了一句。
“是诶。难道今天有AKB48的直播节目?”银时皱了皱眉疑问道。
土方一脸黑线。这句话让他彻底不知道该说什么来接话茬了。
“你还记得我们上过的那家幼儿园吗?”银时说。
土方没怎么细想就有了记忆,“记得,离这里不远。你想去看看么?”
“不想。”想不到银时一口回绝,“那里的老师都挺鸡婆的,而且我对到处都是小鬼的地方没好感。”
土方觉得,老师不想看到他俩的可能性才比较大。
“那我们出来是要干嘛啊?”他终于忍不住吐槽道。
“难道不是单纯的散步吗?”银时对这话感到有些奇怪。
土方再次被银时呛得说不出话。这时银时又试问道:“你还记得那只猫吗?”
“啊?”话题这么一跳转,他没能反应过来。
“那只你为了救它结果被困在树上的猫。”
“…………”
“我们去公园那儿找找?按照猫的正常寿命,它现在大概还没死翘翘……”
“够了我没兴趣找!!”
土方面色发窘,耳根发红,眼含愠怒。这种丢脸的黑历史,为什么这混蛋还记得啊?!!
很快他想到银时背后的那道伤疤。于是脸色变恢复了正常。
“哎……”银时很是无奈,但很快又兴奋起来,“那我们去买刨冰吧?买刨冰吧!”
“……为什么要买那个,家里不是有雪糕和冰淇淋吗。”
“夏天不就是要吃这个吗?反正吃不到素面用这个代替也可以啊!”银时正色道,“而且刨冰这种东西,一定得是甜品屋里的手工刨冰最高啊!!”
“只是单纯是你想吃吧……”土方很无语,对于甜食他实在是不感冒,“附近有甜品屋吗?”
“没有我们可以去别处买啊!!”银时对于甜食这方面有着非一般的执念。
土方很快妥协。闲着也是闲着,多走走也没什么。而且,蛋黄酱加在刨冰上,说不定会很美味呢?
两人各自怀揣着热忱,向目的地前进。但很快还没走完一条街,他们便知道,为什么今天街上会那么冷清的原因。
因为下雨了。
几乎是几秒钟之间,黄豆一般大的雨点倾盆而下,不一会儿密集的雨幕便将整个大街小巷彻底笼罩。少年俩呆若木鸡地在原地杵了那么几秒,雨水便将两人淋了个半湿。
“我……”两人彼此将想脱口而出的脏话好容易憋了回去。银时有些幽怨地看了土方一眼,“流年不利。我们回去么?”
“为什么回去?”土方烟蓝色的眸子淡然地看了银时一眼,语气很平静,“没吃到还淋了一身,那才叫亏死了。”
“哈哈,这才对嘛。”银时笑起来。
两人尽量走着街道上雨淋不到的地方,加快脚步,不一会儿便到了最近的甜品屋,所幸,店里不出意外地没有打烊。店主对于两人冒雨前来吃刨冰的行为感到十分惊奇,殷勤地跑去做了。
牛仔裤浸了水湿巴巴地非常难受,土方坐在椅子上弄了半天才从裤兜里,将湿得烂掉的烟掏了出来。
“靠。”郁闷之极,他终于爆了一句粗口。
“哈哈哈哈哈。”银时没心没肺地笑道。
刨冰很快上来。两人坐在空荡荡的店子里,玻璃橱窗外是一个水幕连接的世界。雨滴溅落在地面、窗沿上的细微声响带着节奏,意外地使人宁静。银时和土方各自吃一口刨冰,身上与口腔间的双重冰冷刺激简直带感极了。待两人付完钱走出门的时候,雨势终于稍小了些。
“以后我一定会记得看天气预报。”银时一脸认真地说。
“……现在说有屁用啊。”土方吐槽道。反正湿都湿了,也无所谓了。
两人又是半淋雨半避雨地走回了家。走进家门的第一件事,银时便把上身那件吸足了水的卫衣脱了。土方则是把那条湿得皱在了自己腿上的牛仔裤给使劲扒了下来。
“啊咧,大哥,土方君,你们这种行为真是吓了我一跳呢。”冲田总悟裹着浴衣窝在沙发里,捧着冒热气的茶悠然自得。
“不要试图惹怒一个刚刚淋了雨的人。”土方仅着内裤依旧豪迈地走上前,一把夺过冲田总悟的茶杯便使劲给自己灌了一口。
“你们也没带伞啊。”
“这不是显然吗。你也淋雨啦?”银时随口问道。
“我只是没带伞,不代表我淋了雨。同学爸爸开车顺路送我回来的哟。”冲田总悟气定神闲道。
土方有种想把他脑袋拧下来的冲动。
“话说你们吃了吗,我还带了披萨呢。”冲田总悟指了指厨房。
“吃了。”土方心怀警惕,“你今天吃错药了?这么好心?”
“同学聚餐点多了。大家正为难呢,我说我家狗狗今天好像还没有喂。”冲田总悟气定神闲道。
银时和土方都有种想把他脑袋拧下来的冲动。
“啊啦啊啦,你还真是过得轻松愉快啊。”银时语气怪异。
“筹备新生入学典礼,哪里轻松哪里愉快啊。”冲田总悟语调不变地说。
“什么?”兄弟俩异口同声道。
“新生入学典礼啊。”冲田总悟看了土方一眼,“新生代表将有文艺表演之类的。这种事大哥就算了,土方君你也不知道吗?”
“……”这件事土方确实有些理亏词穷。其实当年他也被评入了新生代表,只是在艺术上他着实没什么才能,因此只是和其他几个新生一块儿念了一段平淡无奇的演讲。所以关于学校“新生入学典礼”这回事,他便很快忘记了。
而且他居然还忘了,冲田总悟考上的高中和自己是同一所。想到自己即将高三,想到高三即将和冲田总悟同校的日子,土方顿时感到头痛无比。
“我有钢琴表演不说,一些原本的旧校友们还推举我去演节目单中的一段莎士比亚剧呢。”
“……你演什么。”
“罗密欧。”
土方不能想象冲田总悟用那张万年臭屁欠扁脸,对演朱丽叶的女同学说出文绉绉的莎翁式台词。
“——我给推了。”很快冲田总悟又补充道,“我去尝试了一下,感觉无法胜任。”
土方松了口气,不然往后他都无法再直视莎士比亚。“听上去好像很有趣啊!”银时听了半天,挖了挖鼻孔道。
“总一郎君,那天我会去捧场的哟。”
“那真是感谢赏脸啦。”
土方简直不能理解银时对冲田总悟这么宽和的态度。他瞪了冲田总悟一眼,唯恐瞪得不够深刻:“……那我就祝愿你不要给演砸了。”
“多谢哦。”冲田总悟啃着仙贝,看都没看他一眼,“我劝你去洗个澡别光顾着看我了,小心感冒哦。”

冲田总悟一语成真。
又是淋了雨又是吃了刨冰,鲜少受凉吃冷饮的土方在这天半夜身体便热了起来。像是报应他这几年没生什么病的关系,这次发烧来势汹汹,他迅速病倒,烧得直接起不了床。保姆被提前叫回了家,整天伺候土方吊冰袋煮粥。银时很是过意不去,土方没有精神,他便守在床头陪他打扑克。土方很想吐槽要实在过意不去还不如替他偷弄点开胃解馋的零食来。
喝了几天米粥,土方从第一天烧糊涂了嘴里没味道到喝得嘴里快淡出鸟,好容易身体才逐渐好了起来。虽然鼻子塞塞的,脑袋也有些昏没什么精神。这时候他看见平常见了就皱眉的那些银时爱吃的甜点,也是馋得不行。
剩下的那么一丢丢假期被土方养病养见了底,在床上几乎躺完了假期的他是郁闷得不行。银时却是操心他身体没完好,能不能适应开学了后的学业负担。
这时候刚入校的新生便是最欢乐的那一拨人了。
冲田总悟在开学典礼上简直春风得意。那天他穿了件正儿八经的礼服,一首曲子弹奏完毕,瞬间收买了台下不少女孩子的心。他校园偶像般的外表很对某些学生妹们的胃口。
作为“优秀学长”要上台演讲的土方,在演讲时为了憋住自己的咳嗽,一口气没顺过来差点憋死在台上。他脸色铁青地念着临时背的稿子,阴沉可怕的表情吓坏了一干新生。风纪部长的威武形象在新生群体中迅速树立。好不容易捱到下场的他,回到后台看见被一众女生包围的冲田总悟,感到感冒顿时加重了。
“啧啧,总一郎君挺厉害的啊。”银时在一旁看着,将早就沏好了的热水递给猛地咳嗽着的土方。“辛苦了哟,土方学长。”
“嘁,那群女生太好骗了。”土方无力地翻了个白眼,“那个葱头小鬼的一副好皮囊里可是黑漆漆的抖S心,又阴险又难缠。”
“嘛,嘛。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不然怎么会有SM之爱呢。”
说到底,作为一个隐藏属性为抖S性格的人,银时一直觉得冲田总悟的那些都还是……小儿科。
土方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抖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仿佛看到冲田总悟给女孩子们都套上了五颜六色的项圈,那些狂热的女孩子们像一群雪橇犬一样围在他身边,摇头摆尾。这画面简直太魔性了。土方连忙甩了甩头,清除杂念。
“唔……高三会很辛苦的吧?”银时开始与他闲扯。
前台音响震耳欲聋,土方尽量控制着音量,在他身旁大声说着:“你这不是废话吗?”
“你有想好考哪里的大学吗?”
“当然是东京啊。”
“唔,听上去好难。”
“那你也得努力了。”
土方很明白银时问这番的意思。
“哎呀,好麻烦的说……我知道啦。”银时眼神痞痞地笑了笑。

气温自从开学以来一直阴凉起风,土方的感冒时好时坏,身体恢复没有什么起色。家里人感到很奇怪,长岛绫甚至主张要保姆给他炖些补药。当然被土方拒绝了。
虽然他本人也觉得这病缠绵不去得有些离奇。他的身子骨应该没有差到这地步,连个感冒都迟迟不好。
而冲田总悟却置身事外般地淡淡提了一句:这恐怕是要倒霉的前兆。
土方没理。
银时这个颇敬鬼神的非当事人却听了进去,吵着要拉土方去神社里求签。被土方揍了一顿才罢休。
学还是要照常上。
这天他还是和往常一样,功课结束后去了剑道部。高一新生入驻,曾经的高三学长们离开,剑道部里走了很多旧人又来了很多新面孔,作为现任剑道部部长的土方,就算是应考生也要负起管理部员这个责任。
没想到刚走进道馆就发觉里面闹哄哄得很不像话。
土方始料不及地咳嗽了几声,有些恼火地冲着大伙吼道:“暑假这几十天把规矩都忘了吗混蛋们?!说过道场里要肃静记不住的都给我去切腹……近藤桑?”
他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人群中央原本应该从这所学校毕业了的近藤勋,那个类人猿似的壮男像往常一样憨笑着与自己打招呼:
“嘿十四!好久不见!!”
土方走过去,“……你不会是要重读了吧。”
“……”近藤勋原本要脱口而出的嘘寒问暖的话,被彻底打击了回去。
“什么啊十四!在你眼里我就这么差劲吗?!啊?!”
“……对不起。”土方口是心非,“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哈哈哈,我实在舍不得你们这群小子啊!所以特地请了一天假再回来看看。”近藤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过把‘剑道部部长’交给你,我很放心。就是不知道你身兼学校那么多职务,还是应考生,会不会很辛苦……”
“近藤桑,我很高兴你这么说。我会努力的。”土方由衷道。毕竟他最擅长的不就是“应付”吗?他能够应对任何事的。
“这不,恰好小时候和我一块儿学剑的家伙,也转学来到了这里。”近藤话锋一转,眼神看向一边,“他很聪明,剑术也很厉害。我想他日后一定能在剑道部的事务里帮上你的。”
土方对于这个口头上的陌生人还处在一种诧异中,只见伴随着近藤勋话音刚落,一旁的人群中已走出了一个打扮得干净利落的短发少年,大大方方地朝土方微一躬身。
“土方学长你好,久仰大名。”他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声音斯文。
“我是伊东鸭太郎,请多关照。”


TBC

 

对不起大家我要爆字数了……可能要超过二十章才能完结了QAQQQ
上章刚说完这一章就食言了我简直是QAQQQQQ
又出场一个角色大家猜猜他是来干嘛的XDDDD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