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银土#《光年》(双子年下)第十三章

Chapter 13

暑假到来的时候银时回去了律子那里消暑。土方和冲田总悟留在家里请了家教,在这个炎热的夏天里被迫留在家里,在人工制凉了的房间内与功课和钢琴作斗争。
土方的家教老师是个男大学生,气质与他一模一样。两座冰山在一起擦不出任何火花,两人平时连一句闲聊都没有,整天枯燥地除了讲题就是讲题。冲田总悟的钢琴老师也是个男人,冲田总悟毫不留情地经常对他恶作剧。两天之后这个老师果断辞职,来了另一个性格很温和的女老师。这位老师何止是温和简直就是纵容,在长岛绫不在的时候经常放任他偷懒。
土方时常从房间出来倒水的时候,就听到从冲田总悟房间里传来的阵阵欢声笑语。
他承认他这段时间以来情绪是有些莫名地烦躁,但想到自己这些天日复一日地持续着三点一式的生活,与之一对比就心烦得不得了。
“那个女老师的里人格是个S哦。”
某天老师们走后冲田总悟轻描淡写地对土方说。
“……你不会想对她下手吧?”土方看了他几眼。确信他应该是姐控而不是姐弟恋控。不过不排除他想要将一个S驯服成M的可能性。
“才不是,我只是觉得她跟我比较好相处罢了。”
“你们天天在房间里干些什么啊?”土方回想起那笑声就很刺耳。
 “用PSP玩生化危机。”说着他举起正在玩着的掌机,屏幕上是一个刚被爆了头的丧尸,污浊的脑浆四溅。
“你这混蛋简直是……”土方有种想把他在长岛绫面前告发的冲动。
“嗯哼?不平衡了吗?”冲田总悟又是一脸无辜,嘴角却流露出一丝狡黠,“你也可以适当地摸摸鱼啊土方君。”
“你觉得有那么容易吗臭小子?”土方没好气道。
“火气这么大啊,我看原因不光是这个吧。因为大哥不在?”
“……”土方不明白冲田总悟为什么要提起银时。不过银时不在的这些日子,家里瞬间冷清下来的同时他的确有些不太习惯。
“啧啧啧,你和大哥还有得是时间呢,难道还在乎这两个月。”冲田总悟头也不抬地摆弄着自己的掌机。
“喂,你什么意思?”土方语气不善地扭过脸来看他,觉得这番话意味不明地非常令人不爽。
“当然是培养感情,这类。”
“……喂喂臭小子注意一下措辞好不好,话都说不好还不如去给我切腹啊!”
“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啊,土方君。”冲田总悟眯眼看着窗外七月的阳光,明晃晃地非常灼人,屋内的隔音效果显著,此时听不到多少聒噪的蝉鸣。
“好热。”他喃喃了一句。

八月气温开始下降的时候,银时提前回家。相比于土方和总悟闷在家里,他浑身的皮肤在海滩上经过阳光与海风的洗礼就显得黑了不少。冲田总悟在他进屋一瞬间便扑向了带回来的土特产,将一路上风尘仆仆的银时直接无视了。
土方终于结束了暑假的家教补习,现在看到作业本就浑身不适。银时一屁股坐在他身边的沙发上,身体周围的气息都带着海洋的气息。
“过得好吗多串?”他抱着靠枕便直接懒洋洋地摊在沙发,笑容十分欠扁。
“……你是明知故问吗混蛋?”土方翻动着《MAGAZINE》,斜了他一眼。
“好热。”银时掀动衣领,语气中也是懒洋洋的一幅被暑气侵入的样子,“大家真该一起去的,阿银我一个人呆在那里好无聊喂。”
“来年再说吧。”土方说。虽然暑期还剩十几天,但是今年已经不可能再出远门玩了。
“也是,来日方长。”银时看向他,“你的亲笔我已经带给老妈了。”
“嗯,多谢啊。”
“她真的非常高兴。”
“……谁要问她的反应了?”土方又是嘴硬。
“我以为你要问呢。”银时神色自然地说,“抱歉啊。”
“……去死。”土方额角青筋跳动地别过脸。
总之,这个夏天似乎还没有完全结束。
接下来等开学的日子,土方与冲田总悟终于解放。前者天天呆在家里修生养息,后者则是天天不见人影地四处疯玩。暑假在某个阶层也算是个社交旺季,长岛绫天天忙着和那些贵妇人们逛沙龙做美容,与父亲的忙碌程度不相上下。土方与银时在家乐得清静。
家里的保姆暂时改成一周来一次。少年们每天睡到将近中午的时候醒过来,然后自己再随便做些食物解决掉。银时和土方都不是挑食的人,应该说,两人是只要食物里有红豆或蛋黄酱便可以完全接受。
下午的时间两人在偌大的屋子里各占一个小空间,土方有时在健身有时则窝在房间里抽烟看杂志,银时则像个大叔似的成天窝在一边玩电子游戏,井水不犯河水。只是偶尔土方出来泡茶的时候,会替对方去冰箱里拿一盒牛奶。
自那晚过后,两人再也没有发生过什么称得上亲密的举动。
土方与银时俩都颇有默契地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除了必要的几句寒暄闲聊外,彼此都将对方视为自己豢养着的一只猫。猫不主动来亲近,主人也不来骚扰。好像那天发生过的最真实的一件事便是大家都喝醉了。
半靠在床上的土方取下耳机的时候,听到二楼客厅里游戏效果音还在激烈地响着。他一声不响地绕过客厅内背对着自己的沙发,走下楼梯,从动静较小的后门走出去买烟。
气温又渐渐地上升了,这些天的气温仿佛呈波浪状一般。土方出门的时间阳光还是热辣的,空气的高温不一会儿,便把他原本裸露在空调室内的肌肤上的清凉驱散得一点不剩。
他去有些远的地方去买烟,为的是避免被哪个认识的邻居看到。回家的时候大概是四点,天色阴了一些,大片的薄云将天空叠成了青色。土方感觉到了这空气中温度的细微变化,要变天了。
夏天终于要结束了啊。
土方无声地感慨了一句后便进了家门。走上二楼的时候,他并没有发现客厅电视机前的懒猫似的银时。
“喂,你在别人房间里干嘛?”
土方满脸黑线。他一进自己房间门便看到那个满头银色卷毛的大型动物,蹲在自己的书架橱柜边翻找着什么。
银时头也不抬地回答道:“有什么关系嘛,小时候我们不是还共用这个房间的吗?”
“……后来我搬了。小时候的那间那是你现在的房间。”
“……哦。我记错了。”
土方有种想把他脑袋拧下来的冲动。
银时不敢问土方为什么要搬房间的原因。他嘟囔了几句“明明家具摆设都这么像”,便继续在柜子里翻找,将里面原本码得工工整整的一堆旧物弄得乱七八糟。
“……你到底要找什么啊混蛋?”土方看着被弄上灰尘的地板与一片狼藉的橱柜内部,终于忍不住了。
“小时候的……啊找到了!!”
说着银时举起刚刚找到的那盒脏兮兮的游戏盘。贴在表面上的游戏名称在土方记忆里已是完全陌生的样子,连上面的宣传图案也是土方早就不喜欢的、过了时的风格。
“……这、这是什么啊?”对于找到后银时欣喜过望的表情他十分不解。
“哇啊多串君你居然不记得了?!”想不到银时居然失望地叫起来,“童年对于你来说到底是什么啊!!”
看到这种表情土方心中隐隐有些心虚,弱弱地咳嗽了一声后,他脑中一闪也突然地叫道:
“你说什么啊混蛋?!明明连自己住过十年的房间都不认识了居然还有脸说我,快去死啊卷毛!!”
“……别拿我的头发说事啊混蛋!!”被戳到伤口的银时一脸痛苦,要知道因为这个原因不少人一开始还不敢相信两人是双胞胎。“直发了不起吗?!我也想遗传到老妈的黑长直啊喂!!”
“……别扯远了。快说这到底是什么!”这玩意儿土方越看越眼熟。
“这是我们的第一张游戏盘。”银时闷闷不乐地回答道,又补充了一句,“也是玩得最久的一张啦。”
土方有些诧异。他对于孩提时玩电子游戏的事实在没多大印象,看来也只有银时这种脑细胞才记得这些。
“你……把它找出来就为了缅怀一下?”土方皱着眉头试探地问道。
“当然不是啊。我是实在没东西可玩啦,你这儿的游戏盘真少啊喂。冲田总悟那小子的游戏又全在PSP上,我实在玩不惯那个。”银时端详了一遍手中的游戏盘,毫不嫌弃地直接在正穿着的T恤上,把灰尘给擦掉了。
“废话,上了国中之后我就没有玩过这个了好吗?!”听到这明显是嫌弃自己的语气,土方有些火大。沉迷游戏机什么的才不是他会干的事好吗!
“啧啧多串君,你这家伙真是死板。那么,这个能‘借’给我玩一下吗?”银时挑挑眉故意这么说道。
“随便你随便你。”土方语气不爽地说。
银时回到客厅,在游戏机上很快将游戏界面读了出来。土方站在一边看了几眼,是一个着实普通的RPG闯关型游戏。以他的年纪来说,对于这种类型早已失去了兴趣。
银时第一时间并没有进入游戏,而是点进了游戏数据记录。
“啊咧,分数记录居然还在啊。”
他惊叫着,放在土方眼里颇有些大惊小怪。“有什么奇怪的……一直没人动过。”
“因为我以为你会删档嘛,哈哈。”银时干笑几声。
土方没有说话。这时银时又喊了起来:“诶记录明明有变啊?!土方君你不诚实哦?”
“喂拜托……”土方感到有些无语,“谁会那么无……”
他停顿下来,想起了一切。银时走后的第一个阶段,年幼的他拿出所有两人曾经玩过的游戏,废寝忘食地攻略打分,只为创造出一个将银时的记录甩出几条街的记录,从而获得间接式报复的快感。现在想来他只觉得很滑稽很好笑,做这种事只会让人更伤心难过罢了。
“算了算了,看阿银我这就把你的记录打爆。”
银时说着便拿起遥控器。进入游戏后土方发现那果然是个现在看来很弱智的闯关游戏,但银时却兴致昂扬,真把打破记录这种不值得的记录当做了任务。土方有些无语地看了他一眼,想到差不多也快到了饭点,便一个人下楼去做今晚的晚饭了。
他煮上了米饭,熬上一锅咖喱。他做了最简单的东西,只因他厨艺技能点实在有限,这些天都靠银时突破天际的厨艺天赋拯救了伙食。连这咖喱的做法都是最近银时传授给他的。土方自认为学会做饭没多大用处。把锅盖上盖子后,他又重新回到楼上。
(PS:其实只是作者我最近好想吃咖喱鸡排饭(ˉ﹃ˉ)……)
十几分钟的时间内,银时把自己原有的得分记录刷新了近三倍,远远超过了土方原有的记录。看到重新回来的土方,银时眯着眼,神情没有得意语气却十分欠扁:“打爆你了哦,多串君。”
“打败好几年前的我有什么好自豪的。”
“那现在的你来试试?”银时拿起另外一个遥控器冲他晃了晃。
没想到土方居然伸手接了过去。这是银时想不到的,他原以为土方会冷眼吐出一句“幼稚”然后走掉,没料到对方居然一本正经地就在自己身边坐了下来。
土方小时候是个性格内敛的孩子,不知是否受到了自身体质的原因。孩提时代在运动方面他远远落后于银时,但却在打游戏方面很有一手。小时候他喜好动画片和漫画这一类的东西,也许骨子里有那么一点儿死宅天分。银时想想要是按照这种生长路线不出意外地成长的话,土方现在应该是一个沉迷于ACG的安静宅男吧。但如今他早就长成了形,想要变回来是不可能,他本人也是不可能愿意的。
没几分钟后土方壮烈在了倒数第三个的关卡上。虽然打破了自己原有的记录,但要超过银时还是不够。他不动声色地重来一局,结果又死在了倒数第二个关卡上。
“怎么回事啊土方大大,英雄暮年了吗这是。”银时带着关怀的口气揶揄道。
“……我都多久没有碰过这些东西了。”土方最大的优点便是可以摆着一张淡定的脸,应付各种状况。
银时笑而不语。他赤色的眼珠转了转,忽然开口说道:“要是你超过我,我就答应你一个条件怎么样?”
土方瞪着他:“我需要吗?”
“比如说……替你跑腿买烟买蛋黄酱什么的。”
“可以。”土方毫不犹豫道。
话不迟疑土方立即又重开一局。这次他显得倒是专注了很多,但是没想到居然死在了倒数第二个关卡的最后一步。
“哎呀哎呀,真是好可惜啊土方大大。”银时感叹着,不知是真心还是嘲讽。土方没有理他接着又来一局。
结果一个失误居然扑街在了开头。
银时笑得不能自已。土方恼火地直接甩开了遥控器:“混蛋……不玩了不玩了。”
“诶,那你得接受我的一个条件了。”银时听到立马正色道。
“凭什么?!”土方犹记得可没有这一条。
“你超过我,我就答应你一个条件;你既然没有超过,那接受我的条件不应该吗?”银时说得理直气壮。
“……强词夺理,这算什么鬼逻辑!”
“佛说众生皆平等哟。怎么可以只有你能得到好处呢,土方同学。”银时一脸慈悯地像个说教者。
“……”土方无语凝噎。他忘了银时还有无耻与没节操这个设定。
“哎嘿,又不是什么占人大便宜的条件。”银时的表情恢复正常,“我就想问问你之前没有回答的那个问题。”
“……哈?”
“那天晚上。”仿佛是为了帮他省去回忆的时间,银时又补充道,“我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土方呼吸一窒,又不敢扭过头去看银时的表情,眼神飘来飘去左右为难。
“……你想听实话吗?”
“你明知故问?”
“你让我烦死了。”
双方彼此都沉默了几秒,银时有些莫名其妙地打破僵局:“……没有了吗?”
土方扭过脸来:“你还想听到些什么呢?”
银时无言以对。他想要的答案是什么?没有人可能猜不到,但是这个答案会从对方嘴里出现的几率又有多少呢。
这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好吧……虽然你这么说。”银时脸上没有丝毫失落的表情。
“我还是要说,从小到大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了。”
土方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又是一段尴尬的缄默过后,这次是土方先开了口。
“好啦混蛋,我怎么可能讨厌你。乖,听哥哥的话快去楼下看看厨房里的锅子。”
土方一脸淡然地调侃道,同时还玩笑一样地用脚尖踢了踢银时。
银时沉稳地冲他一笑,没说什么去了楼下。那个成年人似的职业笑容让土方这个原本是兄长的人看得心虚不已。
待银时的脚步声已到了楼下的时候,还窝在沙发上的土方才缓缓地将借着抱胸的姿势,一直虚压在心口上的左手拿开。
心跳有些乱,连他自己都措手不及。
好险,差一点。


TBC

 

妈哒QAQQQQ在写这章的时候笔记本突然黑屏了!!
哭晕在厕所,大家记得一定要买散热好的笔记本……
就快去学校报到了,下月的更新可能会很不给力……我尽量在八月码完!!在剩下的五章以内完结!!不出意外我不话唠爆字数的话((。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