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银土#《光年》(双子年下)第九章

作者的旧板子彻底没救了……画不了画的心都塞住了QAQQ

 

Chapter 9

小山田森爱走进那家咖啡店的时候,柜台前的时钟刚好指向了8:30,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今天是周末,她一改往常有些单调刻板的职业装束,穿一身浅绿色的连衣裙。衣服料子很软,她穿着欧式的高跟小皮鞋一路走过来,气质仙得像小女孩。她对于保持外表的事情分外在行,因为她很明白这就是她的武器。不是所有人的外表都具有欺骗性,也许也是有,但她不同。她将所有的诚实都摆在了外面,内在着实经不得推敲。
她通过那封邮件的指示而来,把内心所有的忐忑都揣在了心里,表面上端得是一幅同往常柔弱怜爱的模样。
这个时间段来咖啡店的全是情侣和结伴的女孩子们,店里人声稀落,环境格外幽静。她在铺着木地板的店中心暂停张望了一下,全身的气质便与这家店内的氛围融合到了一起,仿佛身上的香水味都变成了咖啡香。柜台前的服务小生不禁多瞟了她一眼。
小山田森爱很快看到了那个在邮件里提示的位置,然后走了过去。走近后她微微有些诧异,桌子前穿着寻常休闲装的银发少年只是一边翻着店里的漫画杂志,一边吃着巴菲,那幅气定神闲的样子和她所想象的简直相差甚远。
“你,就是发邮件的人么?”小山田森爱的声音不重,但语气却不气短。
银发少年将手头的杂志翻过去一面后才反应过来,他慢吞吞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细细地看了一眼,像是在确认些什么。“啊,来了。请坐吧,小山田老师。”
听到这个称呼她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端庄地坐下,“……看样子,你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要喝点什么?”
“……诶?”
无视小山田森爱的越来越莫名其妙的面部表情,银发少年吃着巴菲,声音没有起伏地懒洋洋地继续说着:“没有吃早餐吧?”
她明白这是对方想和自己先耗一耗。她心里虽然想快点解决,但是没有办法。
你和土方十四郎之间的事,我想和你谈谈。
她不得不承认当她看到这封邮件的瞬间脑子是空白而无措的。在她看来与不懂事的孩子玩玩成人之间的游戏并不是令她感到危险的事,重要的是这怎么可以让第三个人知道。每个人都有弱点,她的底线则是绝对不能毁掉自己婚姻罢了。自己的丈夫很成功,这是她看中的。她的目标也只是想做一个看起来很耀眼的女人而已。正是因为她对自己太过自信,才会去冒失招惹那个优秀的男学生。
可惜的是并不是只有她自己明白自己的弱点,银时同样也察觉到了。
他带着天生老练成熟的心智,轻易洞察一件事的来龙去脉。同样人也不例外。也就是为什么他会如此直接来和当事人当面谈的原因——他带着一定会谈妥的信心和决心。
“一杯柚子茶。谢谢。”最终她还是忍下不耐烦的情绪,在态度上率先妥协。
服务生很快端来了东西。两人默默地享用着桌子上的食物,一时无话。小山田森爱只是象征性地吸了几口那杯柚子茶后便不再动了,她没有那个心情。而对面的少年则像是小孩子一般,津津有味地将玻璃杯里的冰淇淋用银匙刮得干干净净,吃饱喝足后才抬起眼来正视了她一眼。
“你好,小山田老师。我是坂田。”银发少年煞有其事地做着自我介绍,“今天请你来,是想弄清楚:请问您——为什么要引诱土方同学呢?”
小山田森爱的脸瞬间白了一下。
“你在开什么玩笑,凭什么你就这样信口雌黄?!”她柳眉一竖,立即抬高了音量。
“啊咧,都到这个地步了,老师你不会还想掩饰您和您学生的那些事吧?”
她的怨气还没来得及发泄出来,就被这句话生生堵住了嘴。她眸子一闪,将话锋一转:“你的意思是全都是我的错?这种事情想必你也有判断力吧?再说,我为什么要勾引他?”
她将词语一换一贬,显得更是银时大大地冤枉了她。
“到底怎么想的,老师你自己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吧。”少年的死鱼眼与表情像是暂停住了一般一直没有丝毫变化,只有嘴里还用一口同样没有任何变化的腔调,吐出令女人心惊肉跳的话来。
“觉得以自己的实力,埋没在这个学校做女老师非常不值?”银发少年笑了笑,而对方却不再说话。
银时回想着从服部全藏——那个他亲自从学校里挖出来的情报分子那里,用JUMP套出的情报,再一句一句凭着自己的猜测,缓缓道出。
“毕业之后拜托亲属照顾来到隔壁学校,原本攀上了校长差点变成学校高层,结果被理事长一句‘资历不够’打回这所做了普通教师;好不容易联谊时找到的海外金龟婿,结果因为签证办下不来连国外的空气都呼吸不了,更别提去享受生活乃至移民了……”
银时慢慢地说着,内心同时也吐槽着那个痔疮患者哪儿来的别人家乱七八糟的八卦。但在他面前的小山田森爱可不如他轻松,她的脸色随着话语一句又一句逐渐惨白。
“诶,说真的老师,你的人生,真的挺不走运的嘛。”银时又冲她笑了笑,意味深长。
“……”小山田森爱说不出任何话。她原本就不会骂人,现在连脾气都发不出来。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忍无可忍,她认为她来到这里当然不是来给人奚落的。
银时一直在等她亲口说出这句话。他立马接住茬儿:“我希望你,离开土方十四郎。”
空气凝结了一秒。小山田森爱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说:“……什、什么?!你这又是什么意思?”她以为对方是想拿这件事勒索她。
“趁这件事还没有走漏风声的时候,提前扼杀。”银时装模作样地喝了口桌子上的咖啡,被加满奶泡的卡布基诺涩住了舌头。他一边猛放糖,一边悠悠说道:
“我希望老师你能做出牺牲,离开这所学校。以你的‘能力’,另谋高职不是难事吧?别拒绝,你没有拒绝的资格。”
她刚想争辩些什么,被最后一句话唬住了嘴巴。
“当然你也别想提条件,或者背后耍点小动作之类的。你应该知道土方十四郎家里是什么情况吧?你要是真的想反咬一口,很有可能只会你死,人家会被保护得好好的。而你,勾引学生的恶女教师,没有学校会要你,老公也不会要你了吧?”
银时故意咬重了最后一句,果然看到对方的神色变了一变。他料到对方定然不会闹得鱼死网破,她闹不起。土方家财大气粗,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压不下来。而她一介小女子,玩一玩罢了,可不至于把自己的婚姻搭进去。
所以这种要求她着实没有理由反驳。
“好吧……我会考虑的。”眨眼间度日如年,小山田森爱在这种压力下感到在这里多坐一秒都是种煎熬。她暗觉这个少年的可怕之处,只能连挣扎都无力可施地狼狈败下阵来。
然而对方却按住了她:“不要考虑,我要你立即答应。”说着从桌面上推给她一张银行卡。
银时虽然在内心里挺槽这种恶俗情节,但是他明白这种事情没有一点表示对方也不可能令他安心。“而且我希望你走之后不要泄露任何风声,放心,这件事知道的不超过你我他。我也不会再捅你一刀。里面有500000円。不要嫌少,你已经够不亏了。”
小山田森爱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心里还是略有不甘——被一个比她小这么多的孩子压制着谈要求,心里实在不可能不憋屈。她默默接过卡,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你怎么会有那么多钱?”听他话里的意思,土方家里还并未知晓这件事;那么他就不可能是替土方家里办事的。
“自己的零花钱而已。”银时草草带过,但是没有打消她的疑虑。
“那你为什么要用自己的钱来做这种事?你和土方什么关系至于做到这种地步?”
小山田森爱实在不明白,这个少年的各种举动都看上去很厉害,唯独出发点好像显得有些无迹可寻而且还有点儿蠢。
银时笑了笑,赤色的眸子波澜不惊。
“我是他弟弟。双胞胎弟弟。”

小山田森爱即将辞职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二年级。
同学们纷纷惋惜一个年轻貌美的女老师的离去,但假装置身事外的土方心里却惊讶得不行。他不明白之前看上去完全不让步的她为什么会仓促辞职,连一点预兆都没有。这种没头没尾的行为令他着实不安了一会儿,然后他想着想着,突然豁然开朗。
银时趁着长谷川泰三教训队员的空档,偷偷溜进棒球社里的休息室去偷吃零食。没料到一进房间便看到了一个不速之客。
土方安之若素地坐在一个唯一被收拾干净的椅子上,见得多了,他并不是不习惯这种男生扎堆的乱七八糟的场所。银时看见他便露出了一个惊愕的表情。
“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银时完全是一幅不敢相信他会来主动找自己的模样。但看在土方眼里,便变成了是一种虚心。“那个女人……她突然走了,是你干的?”
“啊……啊?”银时对他的话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你舍不得吗?”
这句意味不明的话听在土方耳朵里真是刺耳得不行,他一瞬间暴怒:“我再也不想和她扯上关系!你少拿这种话讽刺我!!”
银时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他忙不迭地解释道:“啊啊,一时嘴快一时嘴快。是我干的,怎么了?”
土方的表情还是有些阴郁,还有些不自在。他有些后悔来找银时,明明这件事在大家心照不宣的氛围下过去了多好,非得他来再把窗户纸捅破一层。“我明明说过不希望你管我的事。”
“那你会去找冲田总悟吗?”
“怎么可能。”
“或者去找爸爸商量?”
“……你明知故问吧。”
看到土方在自己面前愈发挂不住的脸色,银时又是无奈又是感到好笑地冲他一笑。“那你是想自己解决?别开玩笑了。”
明显是看不起自己的语气,但是土方却没有反驳的动力。银时就像他肚子里的蛔虫,即使离开了他那么久,他身体里的生理构造倒还没有忘。
“你心又软,又听不得可怜话。和那种八面玲珑的女人斗,你觉得你能够?啊,对了,你要是真那么理智,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进了那女人的套呢?十四,小时候你天真,现在你还是天真。”
一番话听得土方背如刺扎。他硬着头皮直视着银时说完这些话,眼睫毛一动不动。他了解自己的弱点,外强中干,性子又别扭得不行,还有一点,就是银时说的“天真”。他明白那应该被称作“傻”,他傻在总是认为自己很强大,不需要任何人的关心与帮助;实际上他还是多年前的那个中二小男孩,总觉得全世界都没人能够理解自己。
但这里不就有一个人吗。
他世上唯一的弟弟。
“……那我也不需要你。”
土方站起身,突然说道。
“我早就不是七年前的那个小鬼,我们双方也早就不是以前那样彼此无间的关系。我很讨厌我现在弄成这幅模样,同样我也觉得完全不认识这样的你。银时,我一点都不期望你的帮助,一点都不。”
他冷着声将这些话一句句说出来,保持着每一句话都音调平稳。银时看着他,安静地听他把话说完,那张常年没有多少朝气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
“但不仅仅是这样吧。”
土方看到他嚅动了一下嘴唇,缓缓对自己说道。
“无论过了多少年,无论你我到底变成了什么样,有一样是永远不会变的。我们之间留着相同的血,这是我们之间最牢固的羁绊。”
土方有些发怔,这些话不经意地戳中了他心中某处不愿抹去的东西。
银时看着他,笑了笑,继续道:“所以啊十四,有一样东西说什么我都不会舍弃的。那就是‘一定会保护你’,这道誓言。至于你接不接受,随便你好了。”
说着还没等土方做出回应,银时便从一旁的桌子上拿了自己的东西,默然走开。
“等……等等。”
土方犹豫了几秒,突然喊住他。
“你能不能告诉我,当初你为什么一声不吭地和妈妈走掉?”


TBC

 

腹黑的小卷毛不知道大家觉得怎么样……总是吃瘪的小十四会不会有OOC啊QAQQQ
大家不要怪我拖剧情啊。。。前面不多铺垫点,补刀的时候怎么捅得爽呢((泥垢。
接下来会有些感情发展  想看兄弟禁断R18一直忍着不耐烦而坚持到现在的筒子们……真的很抱歉没有哦!!!!!!

【纯真的兄弟情当然是清水了【【哪里不对

 
评论(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