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银土#《光年》(双子年下)第七章

快一个星期没有画画了_(:з」∠)_好空虚

 

Chapter 7

土方很小时便知道,自己的家庭在旁人眼里看起来很特别,很值得羡慕。
他家住在那个小城里环境最好的一个别墅区,吃穿用大多进口货。接送有司机,家务有保姆。对于生活的舒适程度他那时候没什么概念,没有品尝过清苦生活的孩子是不明白两种生活的差别的。
他只知道他的爸爸很有钱。
具体多有钱,没什么概念。
他只记得当穿着高档童装的他出现在学校里,或别的什么场合的时候,总是会有认识他们家的人巴巴儿地凑过来搭讪,问“小弟弟你们到底谁大谁小”。
是的,他还有一个弟弟,双胞胎弟弟。那时候他们形影不离。
晚他五个小时出生,差点没把母亲折腾死的弟弟。
事实上他们长得不怎么像,不仅是长相,还有性格。
土方夫妇原本打算生下来若是的是姐妹或龙凤胎,便打算再要第二胎。看是两个男孩,他们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土方和银时晓事一点的时候,父亲告诉了他们这个故事。末了,还摸着他们的头,说了这样一句话。
以后就只剩下你们两个了。
父亲的话一语成真。从此以后他们两个孩子的小小圈子里,只有彼此两个人。
父亲在他们能记事的时候就非常忙了,在白日里几乎是见不到人的。夜深了,土方和银时有时候会偷偷从被窝里爬出来,趴在窗台前。父亲的车不知从何处开回来,明亮的车灯照亮玻璃后面窗帘下的两双小眼睛。
“爸爸每天在忙什么?”土方将脸转过来看向银时,大大的蓝色瞳仁像工艺品上装饰的水晶。
“赚钱。”黑暗里银时挖着鼻孔,拖起土方的手臂:“我们睡觉就是了。”
两人躺在床上,土方有些兴奋地和银时说起他在电视上看到的蛋黄酱的二十种食用方法。银时一沾枕头便睡着了,土方浑然不觉。然而没等他说完三种,他自己便也不知不觉地睡熟了。
母亲并不怎样关注他俩,两个孩子在外界得到的关爱甚至比在家庭得到得多,尽管土方与银时并不接纳他人的关爱。母亲律子是个很疏懒的女人,这一点银时被大大地遗传。她的懒并不是好吃懒做,而是像一个守禅的老和尚一样,不闻万事。很少有人或事能激起她的情绪波动与兴趣,她每天摆弄着一些插花,或看看电视里的料理节目,所有家事都交给保姆做。
每天清晨两个孩子起床,伺候他们穿衣洗漱,吃早餐的全是保姆。母亲守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最后站在门口,看着保姆把孩子送上专车。
在土方和银时的眼里,家这个概念,只是哥哥和弟弟而已。对于爸爸和妈妈,他们的概念一直很模糊。
他们也没有朋友。
虽说孩子的心地单纯而又天真,但两个孩子却早早地就发现了外人因为出身背景,而对他们的巴结和讨好。他们像是过早地明白了这世间人心的不纯粹,随之便排斥和外人之间的交往。
两个孩子从呱呱坠地开始,便像有一条无形的纽带,将两人绑在了一起。甚至超过了血缘间的感情纽带。

“唔,大哥,我没想到你居然会来找我玩。”
冲田总悟毫不端庄地坐在三角钢琴上,将手中的草莓牛奶吸得一阵作响。空敞的琴房内,米白色的窗帘遮住了落地窗,房间内一片阴沉寂静。到处都是白色,只有一架漆黑的三角钢琴立在中央,像一座肃穆沉重的雕像。银时坐在地上,他的四周散开一圈草莓牛奶的空盒和盛着红豆丸子的盒子。一股甜腻的气息萦绕在他周身,格外地不协调。
“你练琴……就、就是这样练的?”银时嘴里塞着红豆丸子,口齿不清地反问冲田总悟。
“嘛,”冲田总悟摇了摇牛奶盒,再一把扔在远处,“你知道的,我真的很讨厌练琴。要不是女孩子们都喜欢我弹琴。”他说得轻描淡写,像是在陈述事实又像是在揶揄自己。
“那只能哄哄中二小女生啦。你太没出息了,真正有味道的正妹才不吃这一套。”
“小女生比较好调教。倒是大哥,”冲田总悟坐在钢琴上晃着双腿,“你真?的是心情不好吗?我看你这样,像是爽翻了耶。”
银时没有理他,咽下一串丸子。“心里难过,吃点甜食不行吗混蛋。”
“这样啊。”冲田总悟总是摆着一幅没心没肺的面瘫脸,“我看你一点都不难过耶。”
“我难过给谁看呢,给你看?”银时的死鱼眼翻了一个大白眼,“臭小鬼,你难过的时候会让人看出来么?”
“要是我姐还在的话,”他很认真地说道,“我会的。”
“但是她不在了啊。”银时淡淡地说。
“但是你还有土方那混蛋啊。”冲田总悟笑起来。
房间内一片沉寂。
银时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你看他还需要我吗?别说是上他面前装可怜了,他是见都不想见到我。”
他又继续说起来,“小时候我们俩关系好得都没办法形容。那时候我们有点中二,不喜欢任何人。我只和他在一起,他也只和我在一起。”
“我和我姐也是——不过我姐不一样,她对所有人都很亲切。”
“后来的后来一切都变了。”银时看着冲田总悟又继续说,“我发现有些人也没有那么讨厌,比如假发和高杉他们——嘛,还是有一点烦人的;他也认识了那么多人,包括你们。所以我们都变了。”
我们都变了。
冲田总悟点点头,“太矫情了。”
“喂喂,阿银我可是难得直抒胸臆,你这抖S臭小子。”银时又翻了一个白眼,眼神转而变得认真,“不过,他不领情是一回事。无论如何我得保证他不能出事。”
“……弟弟保护哥哥?”冲田总悟斜眼看他一眼,“真是优良的家庭传统啊。”
“嘁,没心没肺的臭小鬼。”银时心情总算好了一半,他嘿咻一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我初来乍到,这两个月也没在学校里混熟;所以有件事想找你帮忙啊总一郎君。”
听到这个称呼冲田总悟的脸蛋抽搐了一下,“什么事。找我帮忙我可是不容易打发的哟。”
“啊啊知道了混蛋。请你帮我调查一个学校里的人。”
“哈?调查这项技能我太不擅长了,我可以帮你调教人,不出一礼拜,你不给他栓狗链他都不会出狗窝。”
银时差点脱口而出“这也行”。但他还是忍住了,干咳了一声说:“阿银我可是正经求你帮忙哦。”
“真拿你没办法。喏,我可以为你推荐几个很擅长跟踪尾行什么的……一个叫猿飞菖蒲,还有一个你很熟啦,近藤部长。不过我推荐前者哦,是个难得一见的抖M女,用过都说好。”冲田总悟冲他意味深长地一微笑。
银时顿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他还是皮笑肉不笑地道谢:“啊啊,那就多谢你啦。”。

“喂,土方十四郎,要不要一起去打棒球?”
正在座位上收拾书包,准备回家的土方听到后抬起了头。教室门口,几个比棒球杆才高了一个头的小男孩站在那里,领头的孩子向他作出了邀请。
“抱歉,我要早点回家。谢谢你们的好意。”土方低垂着眼睑,继续收拾作业本。
听到这话,孩子们并没有什么表情地转身走掉了。“我早说了嘛,邀请他有什么用。”领头的孩子冲另一个男孩声音不大不小地嘟囔了一句。
土方没什么反应地背上书包朝走廊外走去。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活泼好动,顽皮得不行的时候,而他却像个异类一般将校服穿得整整齐齐、一尘不染,走路时步伐稳健端正,浑身透着一种不易接近的气息。
仿佛和所有人一样,土方并不觉得自己看起来很特别。在他眼里,那几个孩子——包括班上其他人,才是自己难以理解的群体。
他走过这栋教学楼里自己每天的必经之路,去找自己唯一最亲近的弟弟,然后一同回家。
今天有些奇怪——土方来到银时的教室门口张望了一圈,并没有看到银时的人影。按理说他不会不等自己的。土方微皱着眉头在周围四处寻找。
楼道口传来一阵奇怪的交谈声。他走过去,便在角落里发现了银时的标志性银色卷毛——还有另外一个女生。
这一幕太老套了。才刚刚情窦初开的玛丽苏小女生,在放学的时候堵住心仪的学长对其告白——但放在这里就应该不是学长了,因为那个发育期的女孩,比银时高了半个头。
不甚了解少女漫画情节的土方看到这种场面感到有些新鲜,观察了一会儿后便感到好笑起来。
“呐,我不喜欢比我大的女孩子。抱歉哦。”
小女孩的一腔热血全部泼错了对象,她保持着最可爱的笑容,持着不知从哪部偶像剧里搜刮来的台词,洋洋洒洒地告白了半天,最终银时还是没什么表情地这样打发她道。
女孩苹果似的小脸一下子垮了下来:“为什么,我只比银时君高了一年级呀。”
“那我就更搞不明白了,同学你不去追学习好又有才的学长,干嘛追我这种什么又不懂、流着鼻涕的小屁孩呢?”银时操着一口超越年龄的大叔腔无奈道。
女孩瘪着嘴,声音又软又委屈:“我觉得银时君你就很帅气啊!你看起来比国中生还要可靠!”
银时嘴角抽搐了一下:“那是你见过的男生太少了啦。”
“才不是!这是女人的直觉!”女孩用大人的口气说起话来十分不自然,显得有些滑稽。她拉着银时的袖子,撒起娇来,“拜托嘛,和我交往吧!”
“喂,银时。”土方站在不远处冷不丁冲他喊道,脸色有些冷淡,“走了啦。”
听到有旁观者的声音她吓了一跳,脸一红的同时松开了手。
“好啦。”银时飞快地应了土方一声,抓了抓满头的银色卷毛,解脱了似的对女孩愉快说,“那回见啰。”
女孩有些慌乱地扯住他的袖子:“等一下……你答应了吗?!”
“我哪里说要答应了……同学,真?的很抱歉,我不?想和你交往啦。”银时小小的脸蛋上尽是无奈。
他轻轻拽开女孩的手,拉过土方快速离开。一旁的土方撇了撇嘴,冷眼看了那女孩一眼。
长得……还不错。
“她是谁啊?”土方莫名地感到有些不高兴。
“我不认识啦。”银时挖了挖鼻孔。
两人一边小声地说着一边快步朝楼下走去。没成想才走了没几步,身后却传来嘤嘤的哭声。
土方脚步一顿,飞过几个眼刀向惹哭女生的罪魁祸首剜去。银时听到哭声浑身不自在地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后,转过身上楼返回。
女孩站在不远处抽抽搭搭地哭着,委屈得不行。银时一脸无可奈何地走过来,向她摊开手掌,“喏,送你,别哭了。”
掌心里是一枚小小的草莓奶糖。
女孩停止哭泣,抬起湿漉漉的双眼迷茫地看了他一眼。
“交往什么的还是算了……认识个朋友的话,阿银我没有问题哦。”操着大叔腔的早熟小鬼这样说道。
听到这话女孩先是愣了几秒,接着懵懂地点了几下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糖。见状银时顿时松了一口气,冲她挥了挥手,朝楼下早已等得不耐烦的男孩身边跑去,“那再见啰。”
身形一模一样的两个男孩,一黑一白,肩并肩走下了楼梯。


TBC


爆字数了……于是我把这段拆成了两章写囧……
果咩那塞  为忍受我废话的筒子OTZ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