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银土#《光年》(双子年下)第三章

最近看全职看得有点倦怠了。。。文和画都没啥进展。。。

话说全职里有好吃的CP推荐个呗= =

 

Chapter 3

土方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父亲就安排了人专门接送他们仨上下学。在银时没来之前,上下学来回的路程,土方和总悟通常都是自行解决的。
冲田总悟所在的学校,是土方所在的高校的国中部。所以之前两人常常一块儿乘地铁。
这种事,当然不是土方自愿的。有冲田总悟这种小鬼在身边,就如同一个定时炸弹一般。有时候土方甚至会觉得,他小时候真是可爱太多了。
然而现在,又多了一个问题。
土方坐在餐桌前,将早餐吃到快一半时,才看到银时抓着那头永远乱糟糟的卷毛,打着呵欠走下楼来。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啊啦,银时这是没睡好吗,是认床的缘故吗?”一旁,长岛绫笑容亲和地与之打着招呼。
“没有没有,多亏您的照顾啦。”银时大大咧咧地冲她笑笑,然后对着土方和冲田总悟,道了句“早安”。
由于他俩是坐在同一列的,土方也不能确认银时到底是在对谁说早安。干脆无视了过去。
银时毫无顾忌地坐在了总悟身旁,拿过一片烤好的土司涂起果酱来。
“呐呐大哥,”冲田总悟一边啃着三明治,一边把玩着手机,眼神注视着屏幕十分平静,“昨晚一定看什么色色的东西了吧。”
还好这句话的声音并不是特别大。但坐在发言人旁边的土方却听了个仔细。他一脸黑线地正要阻止这个臭小鬼一大清早开黄腔时,银时开口了。
“……怎么,你这家伙,好像很懂哦?”他挑挑眉,饶有兴趣道。
 “不不,我喜欢的是那些母[哔——]受到凌辱还欲罢不能时的模样,真是令人享受呢,恨不得就这样虐到死去活来。” 冲田总悟的话里行间,颇有一番大言不惭的意味。
在一脸平静地吐出这句话的同时,土方分明看到这家伙的眼中迸出一道鬼畜之光。
这句话的话外音分明就是,以后做好被我调教的觉悟吧坂田君。对于冲田总悟的这点小心思,土方却很快就领会了过来,内心忍不住一阵扶额。
“哦?好巧。”银时的脸色没什么变化,一边咀嚼着吐司一边说道。
“我也算是个S哟。那么我们以后就一起好好相处吧总一郎君!”
“……总一郎是谁啊。”冲田总悟的脸色,出乎意料地一黑。
“嘛……就是和多串差不多,是十分亲昵的称谓唷。”
“……胡扯些什么,你们两个黄暴专家扯淡不要带上我行不行。”土方黑着脸,一个没忍住吐槽道。
两人静了一下,银时率先噗嗤一声笑出来,意味深长的眼神有种说不出的贱:“啊咧,这么说……土方君内心还是认同这个称呼的嘛?”
之所以土方有时候会在心里嫌弃自己,就在每当类似的这种情况时。
明明他昨天就想好,要与银时保持距离的。
一种说不清的情绪腾然而起,像做错事后被人抓到把柄一般难堪。他感到神经都烦躁、敏感得痛了起来。尤其在看到银时的笑容,与总悟同样意味深长的神情时。
困扰着他青春期和谐的问题,现在又多了一个。

因为银时是作为棒球运动员的身份进入学校,他自己的意愿也是希望学业能够轻松一些,于是土方父就为他办理了留级的手续。
在某种程度上这让土方不由得松了口气。要是银时是作为二年级生入学的话,不用猜都能知道一定会安插到他的班上。
而一年级生和二年级生的教室并不在同一栋教学楼,这样一来也可以避免他们二人见面的几率。
土方端正地坐在副驾驶座上,望着车窗外一纵而逝的景物。后座上,银时与总悟很是和谐地聊着天。
他之前凌乱的头发看得出已经被打理过了,制服的衣领与扣子非常整齐。他大大方方地坐在皮垫上,双腿随意地展开着。除去那双永远摆脱不了慵懒的死鱼眼,总体看来还算是个阳光的少年。
属于那种一进入班级就会获得人气的转学生。
土方将视线悄悄地转移了回来。
这样的人,怎么看都觉得不像与他是孪生子。
两人的气质分明天差地别。
这样想着,车子已经开到了学校,在距离校门口附近的一个岔道口停了下来。
“放学后见咯!”银时下了车,背着巨大的背包冲着他们一笑,朝校园内走去。门口几个发现自己并没有见过这个天然卷发男生的女学生,有些好奇地将目光投在他的身上。
土方眼看着银时走了很远之后,才立马将往另一个方向走的冲田总悟拉了回来。
“喂小子,听着,”他低声说道,“在学校里别说我和他是亲兄弟。”
栗发少年扭过脸来冲他抛了对卫生眼,“土方先生,您也太自作多情了吧。会有谁去关心谁和你有血缘关系啊。”
土方脸色黑了一下,随即放开了拉住他胳膊的手。
冲田总悟却像捉住了什么一样,揶揄道:“怎么啊土方先生?你这么矫情,是为什么不愿意和大哥相认呐?”
土方的脸色变得更黑:“行了,你可以滚了。”
“啧啧,无法理解。”冲田总悟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转而又充满嘲讽意味地笑了起来。
土方装作没有看到一样地大步走入校门。

土方坐在教室里中间靠前排的位置,周围的同学只要一抬头就可以看到他的身影。但他总是在低头用功,将背部挺得很直。有时候是在做功课,有时候是在写和学生会有关的企划。就算是下课时间也是如此。
他在学校并不是一个与之好相处的人。大概是职位的特殊性,或是性格原因,没有多少人愿意主动接近他,他自己本也是一个性子很淡的人,对于不熟的人从不热情。因此,“土方十四郎”,虽然在这所学校里小有名气,但实际上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算是个比较有距离的名字了。
这天他还是如往常一样坐在座位上处理功课。然后想着等一下去天台上处理一下烟瘾。抽烟这个习惯怎么染上的他已经不太记得了,但对他来说,这不失为缓解压力、调节精神的一个好方法。
他没有再想银时的事。在学校里,他很少会为学业外的事分心。
“土方。”有人喊了他的名字,他扭过脸看去。
“小山田老师有事找你。”刚从办公室回来的班长对他说道。
他苍蓝色的眸子不经意地闪动了一下,然后很快恢复了常状:“哦,谢谢。”
顶着一幅冷硬表情的脸,土方微微拧着眉朝外走去。
从头至尾教室里一直很平静。然而待他走后没多久便立即躁动了起来。
“哎,小山田老师又单独叫他了。”
“不管怎么想,他成绩总是那么好,多半就是因为老师给他开小灶的原因吧?”
“就是说啊……不过,凭什么老师要对他那么好啊?”
“这你都不知道啊,听说他爸爸可是一家大公司的社长哦,说不定比校长家还要有钱!”
“……真的假的,难怪我看他平时也是一副少爷性子,看上去怪清高的……”
……
土方不急不缓地穿过好几条走廊,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口。靠近走廊的窗户被拉上了窗帘,门也是关上的。他面无表情地敲了敲门。
“门没锁,请进。”里面传来一个微弱的女声。
土方将门把手一拧将门打开,走了进去。
办公室内因为拉上了窗帘而一片昏暗。里面的部件摆设清新而雅致,一张深色的办公桌上,亮着一盏暖黄的台灯。那位身材娇弱小巧的女教师就坐在台灯下,书写着讲义。
“把门锁上。”看到是土方,小山田森爱轻声道。
少年默不作声地咯拉一声将门锁上,然后走到她面前。
“老师,请问有什么事吗。”他冷冰的眸子在台灯的光线下像幽蓝的鬼火。
“你这是在明知故问吗?”女人的声音很轻,她缓缓脱掉制服外套,将头发拨到脑后。她看起来非常年轻,皮肤像瓷一般,五官清秀而柔和。不知道的人会认为她是一个学生。
但她毕竟已经是一个新婚的女人了。土方想到。
“像我们之前做的那样,土方君,你不是很喜欢我吗?”小山田森美冲他笑起来,笑容柔柔的像一阵轻风。
她的衬衫领口敞得很开,可以沿着锁骨,乳沟,一直窥探到深处。然而土方却一直将视线摆在正前方,面无表情地任由她开始解开自己的衣服扣子。
眼眸深处,像一块化不开的冰。

刚刚结束了棒球训练的银时,顶着一头沐浴过后的半干的头发,从训练场走了出来。午后的空气温暖中混合着清润,微风顺着半敞的制服衬衫领口吹过,他感到整个身体都轻盈起来。
上午去新班级报道,没有什么问题。方才与棒球部的同辈们前辈们相处,也并没有什么不和谐的地方。“随遇而安”这个词并不适合坂田银时,所以若是有人想拿“新生受教”这种理由找他茬儿的话,那可是一件很蠢的事。虽然他一直认为自己算是个脾气好的人。
运动过后感到浑身舒畅的银时,突然很想去买盒草莓牛奶。当他买完草莓牛奶后返回时路过体育馆,那么一扭头,就在附近瞟到了一个既熟悉、又令他意想不到的身影。
“喂喂,总一郎君!”
原本朝体育馆大门走去的冲田总悟,在听到那声呼喊后身体一僵,停下脚步。
“……什么啊,怎么是大哥啊。”他转过身,看清是谁后,撇了撇嘴。
“哈?!这句话应该是由我来说吧,”银时一边喝着牛奶走过来,“你这小子为什么会在高中部里游荡啊,又翘课了吗?!”
“啊呀啊呀,”冲田总悟皱起眉,嘴角边挂上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拜托别用和土方先生一样的语气口吻来教训我好嘛,大哥。”
“那是因为你还是个小鬼。”银时用那双惺忪的死鱼眼白了他一眼,“无论怎么装成熟都没有用,你不听话只会惹你老妈生气,显得你一点都不懂事。”
冲田总悟一时没有回答。
“……什么啊。”他笑起来,“想不到大哥你比土方那家伙更世故呢啊。说起话来感觉心理年龄好老……”
“……嘛嘛,你就当阿银我是个大叔吧。”听到这话银时虽说心里有那么一点不爽,但并没有摆在面上。
“只不过当着土方那家伙的面,最好少提我哦。”
冲田总悟神色一顿,有些奇怪地看着他,“……喂喂,你们兄弟俩要不要这么奇怪啊。虽说不期待你们俩当中出现弟控或兄控这类有趣的槽点,但是这样像仇人似的……真的没关系哦?”
银时安静地把牛奶喝完,右手一抛将空盒子精准地扔进附近的垃圾桶里。
“这是一件很不好描述的事情,所以不能告诉你哦。你就当阿银我啊,国文不好算了。”
冲田总悟无趣地嘁了一声,立即遭到了银时一记爆栗:“……差点忘了,说到底你这小子为什么逃课跑到这里来了啊?”
“……因为我有剑道部的训练啦。”冲田总悟一脸无语地揉了揉脑袋,“大哥你要是再动手的话,我指不定会做出什么哦。”
“剑道部?”银时直接忽略掉他后半句的威胁,略感意外地问道。
“是的。初中部里的老师都是我妈的眼线,所以我只能跑这里来咯。”
“可我听阿姨说,你是音乐部的啊。”
听到这里冲田总悟的脸色立即冷了下来,“因为我讨厌练琴。那女人觉得弹弹钢琴就可以改变出身低下的事实,所以很希望我成为音乐家什么的。”
“嗯……”银时一时语塞,隐约知道这对母子之间矛盾的他,开始不由自主地说起好话,“这也是为你着想吧。”
“嘁,少来啦。”冲田总悟露出厌恶的表情,但很快又恢复自然,只是轻微地皱起眉头。
“她只是为自己着想而已。大哥,即使你的老妈是个好母亲,但也不要觉得天下所有的妈妈都很称职哦。”
他面无表情地对银时说。猩红色的眼眸深处毫无光彩。
“好啦,趁着土方那混蛋不在我得去训练了。回见咯。”冲田总悟冲银时简单挥了下手,朝体育馆门口走去。
“……土方?”
“啊,那笨蛋是剑道部的副部哦。只不过要同时处理学生会事务,所以只能隔三差五地来训练。我是瞒着他来的,所以得挑他不在的时候……啊对了,这件事不可以告诉他……”
“……等一下。”银时上前抓住他的胳膊,“我要去参观。”

走在体育馆内的走廊上,都能听到从剑道馆内传来的阵阵激烈的竹剑撞击声与呐喊声。银时跟在冲田总悟身后,推开道馆大门走了进去。铺着干净木地板的训练场内,身着护具的学员们正站成整整齐齐的几排,一对一进行着对抗训练。训练虽进行得热火朝天,但在这偌大的道馆内,全然听不到半点儿闲杂人声。
银时站在一边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些人搏斗拼杀,竹剑挥舞在空中飒飒作响。直到冲田总悟换好训练服又来到他身旁。
“大哥,感觉怎么样?”换上样式简洁和服的冲田总悟,气质顿时成熟了不少。
“啊啊,还不错吧。”银时漫不经心地回答着,显然在他眼中这些人里并没有剑术一流的人,“土方那家伙……不会也是这种水平吧?”
冲田总悟正欲回答,不远处一个浑厚爽朗的男声带着笑意回答道:“当然并非这种水平哦,十四可是我们这里的最强主力。”
银时一边挖着鼻孔一边扭过头去看声音的主人。那个手持竹剑,身着和总悟一模一样和服的精壮男,在一旁目光炯炯地望着银时。
“啊,近藤桑。”冲田总悟向他打了声招呼,转而又望向银时。
“这是剑道部部长,近藤学长。”他向银时介绍道,继而突然凑近了低声又一句,“私底下我们都管他叫猩猩老大的说。”
银时心领神会地点着头,表示对于这个绰号他认为十分形象且表示赞同。
“哈哈哈,总悟,这是你的同学吗?欢迎来我们剑道部。”近藤说话时声音很是洪亮。
“啊咧,他是我大哥……”
“没错,总一郎君可是我忠心的小弟。”
当近藤的表情在听到那句话开始变得惊讶时,银时迅速打断了冲田总悟抢先回答道。
“啊啊,这样啊。”近藤的脸色有些冒汗,“我就说,总悟你怎么除了十四外还有一个哥哥……”
“啊哈哈哈哈,你好啊猩……近藤兄,那个我是坂田银时,请多指教……”银时一面干笑着一面偷偷在背后掐了冲田总悟一把。
冲田总悟不满地看向他。
“我们要低调。”银时低声解释道,“毕竟我们家的家庭成员关系,外人会觉得很乱的。”
“只不过是土方突然多出了一个孪生弟弟吧,有什么可乱的。”冲田总悟刚一说出口,就被银时猛地用手掌捂住了嘴巴。
只当是两人关系要好的近藤毫不在意,继续笑着寒暄:“啊那个,坂田同学,之前有学过剑术吗?”
“国小的时候学习过一点啦。”虽然并没有多少加入剑道部的意愿,银时还是老实回答了问题。
“竟然学过吗?那我们来切磋一下吧大哥。”没等近藤做出反应,冲田总悟便率先说道,顺势将手中的竹剑指向银时。
“……等一下。你这是很明显的欺负人了吧,我说过了是国小的时候啊喂?!”
“……是啊是啊,总悟,这也太难为人……”
“大哥,”冲田总悟眼神一凛,勾起的唇角边带着腹黑,“教育小弟什么的可是要以德服人哦,如果没有本事,怎能让人信服嘛对不对?”
银时没有精神的死鱼眼无语地看了他几秒,转身拿过近藤手中的竹剑。
“好啦,我明白了。”银时一边卷起衬衫袖子,脸上露出属于抖S的阴沉的笑容。
“输了可不要哭哦,小鬼。”

银时从来不认为自己拥有剑道方面的天赋,与冲田总悟比试了几招后他更是有些自惭形秽。
这小鬼的领悟能力很高,气场也很稳,简直就是天生的“剑客”。
学音乐可惜了。银时在心里想道。
但相对于冲田总悟还是略显青涩的技巧,银时则带着干脆利落的实战准则,每一招每一式都做到了“快、准、狠”的要点,很快就占了优势。
冲田总悟从一开始的进攻挑衅转为了防御。两人之间的小小较量却出乎意料地激烈,很快就吸引了好几个人停下手头动作,将视线转移了过来。
然而几个回合的防御很快削弱了冲田总悟的体力,几分钟后他的动作开始力不从心。这时他不由得抬起视线看了一眼对方。手执竹剑,摆出标准剑术姿态的银时,眼神一扫慵懒带上了几抹认真,动作不减一丝沉着。
有那么一瞬间,冲田总悟在这样的他身上看到了土方的影子。
心里暗暗惊讶着,同时也预料到了这场切磋的结局。
“啊啦,我认输。”冲田总悟垂下手中的竹剑,做出一个遗憾的手势表示投降,“太狡猾了啊大哥。说好的‘只在国小的时侯学过’呢?”
银时耸拉着眼皮,无聊地挖起鼻孔:“阿银我说的可是实话,是你不行啊小鬼。”
早在一旁观战良久的近藤激动地迎上前,更加坚定了要银时拉入社团的想法:
“啊那个,坂田同学你很有潜力啊,加入我们真是明智的……”
“那个,虽然很感谢你的赏识啦不过我只是来参观一下而已,加入什么的还是……”
银时正欲拒绝,身边的冲田总悟却用胳膊肘将他一捅,打断了他的话。他不解地转过头看去,栗发少年便对他使了一个眼神。
银时半知半解地改了口:“加入嘛也是可以,只不过我还有棒球部的活动,估计会脱不开身……”
“这个不用担心的坂田同学。我不会限制你的活动时间,就像十四那样……嘛,反正你和他一样也是不用多加训练就可以很强的人啦哈哈哈……”
“啊啊,那就多谢关照啦猩猩桑。”
“哪里哪里……等一下,我好像听到了‘猩猩’这个词?!”

银时吊儿郎当地走出体育馆。
室外的强烈日光刹时照在他的皮肤上,使他的身体开始发起热来。他一面眯着眼端详着远处的天空,一面用手解开衬衫的一粒扣子。
天空的颜色与很多年前仍是一模一样,未减浓淡;云朵的形状也仿佛像昨日看到过了的一样。校园的围墙外,远处竖立着的幢幢他曾经从未见到过的高楼,告诉他时光早已荏苒的现实。
物是人非。
银时挑了挑眉,脑海里蹦出这个有些酸的词来。
视线不经意地一晃,他突然间瞥见,不远处的办公楼上,土方正从走廊外的窗户里一闪而过。
脸上带着他从未见过的,寒冷的表情。


TBC

总觉得有人物点儿ooc了呢……真是抱歉,看来得找时间重新复习一下银他妈找找感觉……
o(╯▽╰)o请不要在意小十四与那位女三三之间的关系……
我只能说这篇人物关系写得挺乱的……有被雷到的同学真的抱歉啊QAQ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