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银土#《光年》(双子年下)第二章

窝要努力自力更生画插图!!(上一篇冲神的还没画完好残念啊Q=Q

 

Chapter 2

“银时,总悟这孩子很不懂事,你千万别介意……”
餐桌上,长岛绫满是歉意地对银时道。
她身旁的座位上,已将制服换成了T恤和破洞牛仔裤的总悟,脖子上套着一个别致的耳机,心不在焉地扒拉着自己碗里的米饭。
“没关系的,长岛阿姨。”
银时毫不在乎地回答道,专注地消灭面前的食物。他身边的土方看上去倒没什么胃口。
“总悟,你的钢琴学得怎么样了?”土方源三突然问了起来。
看来一家之长都是很专注于这个话题的。
长岛绫立刻露出了诚惶诚恐的神色。正当她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被问到的当事人开了口:
“也就那个样子吧。钢琴那种东西,又无聊又枯燥。感觉学出来也没什么用的样子。”
听到这个回答,土方源三只是一笑而过。而作为母亲的长岛绫,表情却开始丰富起来。
“总悟,你这是什么态度?!如果你不努力,投注的心血当然就没用了!……还有说了多少次,不要再管十四叫那种没礼貌的称呼,他是你大哥知道吗?!”
突然拨高的声调,令饭桌上一时陷入了安静。
“好烦。”浅栗色头发的少年埋着头,声音不大不小地吐出这两个字,然后不急不缓地说道,“让他当我大哥,我完全没办法信服呢。与其这样啊,我还比较愿意让那个天然卷的哥哥做我大哥呢。呐,怎样样,大哥?”
银时这时发觉总悟话语的箭头指向了自己,那明显是黑道叫法的“大哥”,让他不由得一阵黑线。
“啊……?”
“大哥,以后我就是你忠实的跟班了哦。”
总悟一边轻描淡写地说着,一边冲土方挤眉弄眼。
土方只当没有看见,专心致志地朝自己碗里挤着蛋黄酱。
长岛绫面色阴沉,正要发作,看到主座上,观察着这“和谐”场面而露出微笑的土方源三,便消停了下去。
银时来到这个家庭的第一餐,就这样诡异地结束了。

吃完晚饭土方就打算回自己房间了。心情莫名烦躁了一天,也顺便可以躲在自己的私有空间里放松一下。
走上楼梯,他刚准备从走廊去向房间,便在前方拐角处的角落里,听到了对话声。
“你今天怎么搞的,当着客人和源三先生的面,那么失礼……”
是长岛阿姨的声音。看来又是一场训斥小孩的戏码。土方抿了抿唇,打算不让他们察觉地,悄悄地走开。
“还有我最近和你的班导师通过电话,他说你偶尔居然有逃课现象……有几门功课也不太理想……你说你的中考该怎么办!”
至始至终,被训斥的当事人都未曾发一言。土方明白那小子的个性,并不是他有悔恨之意,而是在忍耐,纯属懒得争辩而已。
“……你要是一样都比不上十四,源三先生怎么可能愿意留遗产给你呢?!”
一旁的土方在听到这句话时惊了一下,但很快便恢复了自然。
“……这种事情,怎样都好吧?”总悟终于开了口,声音格外冷漠。
“我本来就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他留不留遗产给我,无所谓吧?”
“你怎么可以说这么不争气的话……”女人的声音发起抖来,“我辛辛苦苦嫁进这里是为了什么?拼命争取你的抚养权又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你难道,想沦落到你爸那个下场?你姐就是……”
听到最后那句要说出口的话,土方心一沉,暗感不妙。
“……够了。”
果不其然,总悟开口,干脆利落地打断了她的话。声音前所未有地寒冷,言语所及之处,像是会把人冻伤。
“那种事情,我说过了不要再提。”
声线如平时一样,不含感情且没有任何起伏。但一定能够感受到,其中所暗含的咄咄逼人的怒气。土方以他仅有的对总悟的一点儿了解中所知,现在的他是真的生气了。
因为这也是对于他而言,土方仅知道的一个雷区。
那么也是最大的一个雷区。
而作为母亲的长岛绫,显然不关心儿子是否会冲自己发火。正当她又想说些什么话时,担心总悟会突然暴走、从而局面一发不可收拾的土方赶忙轻咳了一声,走上前。
看到土方的身影,角落里的两人几乎同时,收敛了脸上不悦的神色。长岛绫将差点脱口而出的话语咽下肚,有些不自然地冲他勉强笑笑,转身朝楼梯口走去。
冲田总悟望了望母亲消失在二楼走廊的身影,始终面无表情。土方看了一眼他靠在墙壁上略吊儿郎当的模样,一声不吭地打算走开。
“谢谢啦。”
突然,冲田总悟这样冒出一句。细若蚊吟。
土方站住,有些不可思议地回望他。
“还有,有点羡慕你。”
他又闷声闷气地补充道。
“……羡慕我?”不知为何,土方感到有些好笑。怎么,羡慕自己有个有钱的爸爸吗?
“有个同胞兄弟,说真的,真令我妒忌呢。”
这个回答老实说令土方倍感意外,但花几秒设身处地地想了想,他也就明白了是为什么。
“怎么样,今天观赏到了我的丑态,又听我亲口说出‘妒忌你’这种话,是不是感到很超值啊?”
欠扁的语气并未激起土方一丝不爽。他只是皱了皱眉,淡然回道:“……你有病吗,混蛋。”
这个继母带来的臭小子,一来不是个善茬,二还是个抖S,所以即使在一起相处了近五年,对待自己的恶劣态度也是丝毫不见好转。这么多年来,土方早就已经习惯了。
但是每当类似的这种时候,他就算将土方惹得再怎么不爽,再怎样烦躁,土方也不会冲他发怒。
冲田总悟挑衅的话语也很懂得点到为止。
大概没人知道,关于“兄弟姐妹”这种话题,其实也是土方的一个雷区。
那么,同样也没人知道,这也是他最大的一个雷区。

土方还很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到冲田总悟的时候。
有些讽刺的是,那是在父亲,与继母长岛绫的“结婚宴”上。
说是婚宴,但由于是二婚,也没有如何大操大办。只是在豪华酒店里包了席位,将亲朋好友请来聚了一聚。
那天穿着和服,梳妆打扮精致的长岛绫格外端庄美丽。年幼的土方,虽然在之前也见过她好几次,但对于她身边突然冒出来的那个穿着西式童装的小鬼,他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十岁时的冲田总悟,被精心打扮后,粉雕玉琢得像个娃娃。看长相便知遗传自身旁的母亲。但那张很是可爱的娃娃脸上,总是一幅对人爱理不理的神态。
非常欠扁。
这就是土方对冲田总悟的第一印象。第一眼,就把他定格在了熊孩子这个标准上。后来事实证明,的确没错。
长岛绫招呼着土方过去,试图让自己儿子叫一声“哥哥”。冲田总悟当然没有配合,他冲土方做了几个鬼脸后,便一溜烟跑开了。留下目瞪口呆的小土方,和气得要追打上去的长岛绫。
总悟比你小,之前在生父那边也受过不少委屈,你一定要体谅他……
那时候父亲对他这样说道。近年来待在父亲而受到严格教诲的土方,虽然不理解为何会有这么没家教的小鬼,也还是本着“兄长”和“宽宏”的道理,不跟冲田总悟一般见识。
而且他也的确是有那么一点儿,有些同情冲田总悟。
父亲是个游手好闲的赌鬼。除了亲自去赌场找他外,在家里便几乎不可能见到他的身影。有时候为了躲债,甚至会突然消失大半个月毫无音讯。
父母离婚后,冲田总悟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与同胞的姐姐相依为命,成长到现在。
就是因为很早以前听父亲告诉了这些之后,土方对于长岛绫的印象,从开始到现在便好不起来。
他实在不能理解,若是作为一个合格的母亲,怎么可能这么狠心将两个孩子交给那种人抚养。
大概也同样是因为这个原因,冲田总悟甚至对自己的妈妈,也是一幅爱理不理的样子。更不要提土方父子俩了。
这孩子,只和他姐姐亲呢。
后来土方听长岛绫这样说道。
困难时候彼此扶持,所以两个人才会这么亲吧。他有些感同身受。女孩一定很疼自己的弟弟。
但据说这个女孩子,由于积劳成疾,患了很严重的肺病。病情时好时坏,一直在住院。
直到自己母亲二婚,女孩都没能够出现在现场。
那天的情景在儿时土方的记忆中很是深刻。杯酌相交的酒席,不同表情各种变化的来客,红光满面的父亲与即将要成为他继母的女人。
这些都令他感到分外陌生。那种从心中油然而生的孤立感,恐惧感,让他坐立不安。
在幼小的他以往的人生经历中,从未有过这样孤军奋战的时候。
在土方偶然抬起头来,视线睹到那个即将成为他名义上的弟弟的熊孩子时,那小鬼坐在席位上,虽然尽力表现出一幅无所谓的脸,但他还是看出了一丝落寞。
想想这小鬼也一定很不愿意住进自己家里吧。土方想着。
这样想着,他回过神侧过脸来一看,发现冲田总悟那小鬼,不知在什么时候,擅自离席跑开了。而沉浸在欢乐中的宾客们,丝毫没有察觉到一个半大小鬼的消失。
踟躅了几秒,土方回顾了一下四周,便咬咬牙跳下座位,追了出去。
怎么说他也算是那小鬼头的兄长了,万一这家伙出了什么差池,也是他的责任!
不得不说,土方父亲对于这一点,对土方教导得很是深刻。
酒店宴客厅外的花园里一片昏暗,悬挂在装饰雕塑和园艺树木上的霓虹灯单调地闪烁着。白天看上去宽阔的广场,精致的喷泉,幽美的灌木,到了夜间却有种泛着寒意的阴森。土方一出门便被室内外明显的温差冷得打了个哆嗦,视线往前方一放,便在夜色中看到一个熟悉的小小身影,正朝大门口跑去。
“喂,你要去哪儿!”带着些许怒气与年长者的威严,土方硬着口气在后一边追一边质问着。
即使他也就比冲田总悟大了两岁。
“……”冲田总悟当然不为所动,一面快步朝前跑着,一面还扭过脸来冲土方做出一个鬼脸:
“……要你管啊。”
但他显然忽略了年龄稍长者的一个优势。土方很快便追上了他,然后扯住衣领,顺势快速地在他头上揍了一拳:
“就凭我是你兄长。”
被迫停住脚步的冲田总悟,捂住被打的部位垂眼静默了好一会儿后,才冷冷说道。
“我才不认你是我哥呢。别以为他们两个结婚了,我们就真是一家了。”
土方没有说话。
冲田总悟冷哼了一声,转过身来继续朝前走去。想不到身后那人却继续跟了上来。
“喂,你到底要上哪儿去,臭小鬼。”
“都说了和你没关系。”
“……气死了你以为我很想管你吗,你这种一点都不可爱的小鬼才就应该被变态大叔拖去卖掉!”土方轻易暴露出他易被激怒的个性,一边闪动着额头的青筋,一边轻声嘟囔道:
“我弟弟比你要听话多了真是……”
冲田总悟回过头去看了他一眼。土方却很快就闭上了嘴巴。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地,沉默着一路走到了一家偏僻的医院。
进入了医院内面,两人走到电梯口。看到刚刚到来的电梯,冲田总悟手疾眼快抢先一步冲进里面,快速按下关闭键。
“叫你别跟着我。”
面对着缓缓关上的门缝外土方那张脸上的愕然表情,冲田总悟得意地冲他吐了吐舌头。
土方黑着脸,咬着牙目睹着电梯停在了哪一楼,再一头冲进隔壁的电梯里。
这个臭小鬼,一定要好好修理改造!
电梯内的其他乘客,无不诧异地看了看这个周身散发出强大怨气的男孩。
下了电梯,土方在到达的那一层楼里,在走廊上兜兜转转好久后,才在一间病房的门缝里,发现了冲田总悟的身影。
“……那男的一看就知道是很瞧不起人的,他儿子也讨厌得要死,以后一定会欺负我们的。就这样她还把他们当家人,果然是看上人家的钱了吧。”
土方一凑近,就从门缝里听到那个熟悉的稚嫩嗓音,正说着很是恶毒的话。
他铁青着脸,正想冲进去把冲田总悟狠狠揍一顿,与此同时,一个柔软的女声响起:
“别这么想啦小总。人不可以只凭一面而判断好坏的,怎么说以后我们就要和人家一块儿相处下去了,放宽心,别把所有人都当坏人,好吗?”
土方在一瞬间被这个美妙的少女声音吸引住了思绪。他目光往门缝里探去,看到冲田总悟乖顺地站在病床前。床上坐卧着一位少女,脸被前方冲田总悟的身影遮住了。
这就是他那位可怜的姐姐吧。
土方年幼的内心立即萌生出一丝同情。他轻轻地推开房门,走到里面。
察觉到身后动静的冲田总悟转过身,看到来者何人后,气愤地大喊起来:“怎么又是你?!我不是说了不要跟着我吗!!”
土方拧着眉头正要反驳回去,就在这时,床上的女孩很是及时地轻轻拉住了冲田总悟的衣袖:“小总,不可以这么无礼。”
土方这时才在总悟重新扭过头去的瞬间看到了女孩的模样。女孩有着杏白色的皮肤与浅栗色的披肩发,与冲田总悟相似的五官,一双赤褐色的眸子里有着超越年龄的母性柔情。此时,她的目光正好与他彼此相撞。
被女孩儿这样的眼神与之对视了一下,土方脸微微一热,身体不由得扭捏起来。
“……你是土方家的孩子吗?”女孩顿了顿,又冲他绽开笑颜,“我这个样子,实在没办法去祝贺他们二位呢……今后就要一起生活了,我是三叶,还请多包涵一下不听话的弟弟。”
土方听到冲田总悟很是不情愿地轻哼了一声。他装作没有听到,神态不太自然地对三叶道:“我是土方十四郎……你好。”
三叶卧在雪白的病床上,笑容无比柔美。有些病态的脸色也因此生动活力起来。她抚了抚身边的冲田总悟的小脑袋,言语里都是发自内心的欣喜:“太好了呢,小总终于有伴了不是吗?”
冲田总悟将一旁的土方看了一眼,鼓起脸蛋不满道:“我才不要,这家伙吃饭要挤好多蛋黄酱的,真恶心!”
“你这家伙!”……
走出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土方估摸着宴席也差不多到了尾声,也不知道大人们有没有发现他们两个小鬼偷偷溜出来的事。
医院外的街道一片祥和宁静。夜里的空气有些发凉,土方在医院门口呆呆了等了好一会儿后,冲田总悟才姗姗来迟。
“……给你!”冲田总悟板着一张包子脸,将怀里从自动贩卖机里买的果汁,嚯地举到土方面前,“别误会了,这是我姐让我买给你的!”
土方心里感到有些受宠若惊,面上却若无其事地接过来。
冲田总悟像是赌气一般,很快便冲到了土方前面。于是两人又是维持着这样一前一后的状态,踏上归去的路程。
黑暗中两人始终沉默不发一言。好一会儿后,突然冲田总悟率先打破沉寂。
“喂,你觉得我姐怎么样?”
“……是个不错的女生。”
“你喜不喜欢她?”
“…………不知道。你这家伙,问这个干嘛?!”
被戳到窘处的土方脸颊立即烧了起来。而前方的冲田总悟,背影却显得有些消沉。即使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最喜欢我姐了。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也只有她。”他闷声闷气道,“所以我才不在乎那个女人。我最讨厌她了。其实我住在哪里都无所谓,只要能跟我姐在一起就行了。”
“但是你姐日后也是要嫁人的。”土方很是现实地提醒道。
“但我们的联系是不会变的。”冲田总悟的语气带着不合年龄的沉稳与执着,“不管怎样她都是这世上我最重要的人,血缘是不会将我们切断的。”
两人的的影子,在路灯下不断地移动变化。黑暗在身后拉长,蔓延。土方突然想起以前,妈妈对着面前的两个粉嘟嘟的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孩,嘱咐道走夜路一定要手拉手。其实想想也并不是多久远的事,但如今在他小小的心里,已成了一个空落落的存在。

这世上唯一的联系……
土方甩甩头将这些全部抛到一边。
不知为何,在此时此刻,他突然想起那个相伴了自己大半个童年的孩子来。
身体经过长时间的站立,早已麻木了。黑色西装将他年幼的身材勾勒出即将成熟的趋势,还有一丝溢出躯体的,莫大的悲伤。
前方冲田总悟稚嫩的嗓音还在撕心裂肺地哭嚎。在这阴沉肃穆的灵堂里,站满了身着同样黑色服饰的人们。土方并没有在他们脸上看到任何能与其之相比的悲伤与哀痛。
但灵位上,照片里的少女还是如往常一般亲和地笑着,赤褐色双目却再也不能柔情似水地注视自己的弟弟。
在这一刻,他们之间有关于血缘亲情、相依为命的联系与感情,像线一样嘣地断开了。
生与死的距离是无法抗拒的。
在很多年之后土方也没再看到过,冲田总悟有哭得比那天还要难过的时候。
像极了十岁那年,他与银时分别的那一次。

TBC


结果这一章在写土方与葱头的相遇什么的。。。卷毛果断被我无视了
觉得我歪楼跑题了的筒子们千万不要打我QAQQ这是铺垫啦铺垫。。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