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银土#《光年》(双子年下)第一章

开始码银土_(:з」∠)_

 

原作:《银魂》
CP:坂田银时x土方十四郎(BL)
篇幅:中篇
注意事项:双胞胎设定、有原创人物


当我想到这个世界,我与这个世界的联系。这个世界的空气,水分,季节,人类,千变万化着的种种;他们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千丝万缕的联系,可是他们没有一样是因我而存在、为我而生存。
我并不是不可或缺的一个因子。
那个时候我唯一想到就只有你。


Chapter 1

土方站在天台边沿上,静静地望着远处的天空。
下午的日光并不强烈。大团大团连绵的云朵,混合着淡金与紫蓝的天光,虽在天边,却令他有种触手可及的错觉。
在他脚下,是被视觉透视得无比狭小的花草树木。放眼望去他并没有看到一个过往的路人。
因为现在是上课时间。并且,要是有谁看到自己以一幅轻生者的模样站在这里,早就引起校园内的轰动了。
高二优秀学长,风纪部部长土方十四郎,因学业过重,一念之差而跳楼身亡?
顺口捻来一句新闻标题,他自嘲地扯起嘴角。几抹烟灰颤抖着掉了下去,很快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不管是人还是别的什么,只要在这里轻轻一纵,便什么都不会有了对吧。
叼着烟,他的左脚轻轻朝前一挪。
一小块碎石滚落了下去。
他耳边的耳机里,有着悠扬嗓音的女声,轻声唱着英文爵士乐。
望着面前的教学楼上,玻璃窗内里的众生百态。还有望下看校园的树木上,一起一落的几只鸟儿。
这个午后,是美好的。
实在不值得,染上一滴血腥。
他仰面猛吸一口烟。脚步往后退去。
说得没错。
不过,他也并没有想死的念头。
正在这时,耳机里的音乐突然戛然而止,随即响起几声短信息的提示音。
土方皱眉从校服口袋里掏出手机,上面显示着的发件人名称令他不由得一愣。

放课后。
土方手插口袋,安静地等候在校门口。身后是陆续从校园内涌出的同校学生。包裹着他略显青涩的躯体的制服,整整齐齐,完全没有丝毫不良气息。但他自身所带着的,一股天生而来的“生人勿近”的气场,再配上那张鲜少露出柔和表情的脸,便使得没有多少人愿意接近少年周身。
土方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可能,即使他知道了,也不会有想改变的觉悟。
时间过去快二十分钟。土方抿着唇,表情仍旧无丝毫变化。
两个小时前,他收到了父亲的短信息。
说是要来接他放学。
其实这是一件再稀松寻常不过的事。但是搁在土方身上,就很令他意外了。
毕竟他的父亲,心思可永远都只放在公司与项目上的。对于这类琐事,他没在意过也没时间。只要土方在学校里成绩优秀,不出乱子,那就够了。
土方换了个站姿,百无聊赖地继续守在原地,身体却仍然站得笔直。
时间又过去几分钟。他低下头,发呆地盯着自己的皮鞋鞋面,上面沾上了不知何时落下的烟灰。
在土方重新抬起眼睑时,一辆他再熟悉不过的跑车,进入他视线。
跑车在学校附近停下。土方提起脚步快速走向车前,“爸爸。”
透过车窗,车内驾驶座上的中年男子面容平和,冲土方点了点头。土方源三虽是个不怎么顾家的人,但其实并不是一个性情冰冷的父亲。所以,即使他与土方之间有多大的隔阂,两人的关系却鲜少出现争吵与冷战。
这也是为何,尽管土方不喜欢父亲,但也还是尊敬且依赖着他的原因。
土方没说什么上了车。跑车向着他并不知晓的方向前进。车内一片沉寂。土方源三一脸专注地开车看着前方路况,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土方,有些憋屈地想找些话题来打破这氛围。
这样的气氛,真不适合父子俩啊是吧。
“……爸,公司最近的业务还好吗?”
终于土方开了口,拣着往他父亲最感兴趣的地方引导。
果不其然,土方源三很快回答道:“并不太好呢。有两个项目说来还有些棘手。”
“……哎?那我们现在这是……”
“这个啊?刚好我要去机场接人,所以顺便也接一下你。”
说到这里,土方源三侧过脸来微微一笑,“说来,等下要接的人可是个会让你惊喜的故人呢。”
“故人?”
土方有些诧异地迎上父亲含笑的目光,心中一沉,迅速闪过一种不详的预感。
莫非……

机场外。
土方面色微寒地倚靠在自家的跑车上,没有多少表情地看着面前高大明亮的建筑物。从大敞的玻璃门内,陆陆续续涌出拖着各种行李箱的形形色色的人群。
土方源三从不远处的自动贩卖机走过来,手中拿着三瓶饮料。他率先扔给土方一罐咖啡,然后打开一罐自己悠悠地喝起来,另一瓶汽水握在另一只手心里。
土方接过咖啡,面色稍缓,但他并没有喝。只是拿在手中。
在得知他们所要迎接的为何人之后,他的心情就变得莫名烦躁起来。
真没有想到,时隔这么多年,居然还会再见面……
他烦躁得想点根烟。
但现在是绝对不可能的。
土方握着易拉罐的手指不断攥来攥去。没过多久,他感到身旁原本静立着的父亲身形一动。他意识到了些什么,心也猛然一跳,缓缓抬高视线。
人头攒动的机场大厅门口,那个在记忆中已经有些模糊的身影,就这样跃入土方的视线里。少年有着挺拔的身躯,洋溢着属于他们那个年纪的青春活力。而那张面容俊朗的脸蛋上,一双没有多少神气的赤色双眼,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慵懒。包括他穿戴不怎么工整的休闲服与斜挎着的帆布包,还有一手拖着箱包一手理着银色天然卷短发的举动,都很好地说明了这个特点。但看上去,却并不令人讨厌。
就这样少年带着让土方一半熟悉一半陌生的气息,朝他们走来。土方突然发觉,那个在记忆中原本快要模糊不清的人,再次相见的那一刻,突然地又重新生动起来。
真是一种五味陈杂的感觉。
他默默地别过脸去。心中却像即将要见面试考官一样打起鼓。
“呀,爸。这么久不见,看起来比照片里年轻多了啊。”
坂田银时笑着与土方父打着招呼,看到一旁神色不怎么自然的土方,他倒是神态自若地问候起来,就像与一般同学打招呼一样的口气:
“嗨,多串。你也好久不见呀。”
“谁是多串啊,你这……”
土方斜眼瞪去,察觉到自己差点失态后,硬生生地将那句“混蛋”咽下,黑着脸重新回应说:
“嗯……好久不见。”
银时和土方源三同时莫名地笑起来。
土方源三将汽水递给银时,然后替他将行李搬进后备箱,“原本我还怕你俩好久没见互相认生呢,看来完全不必担心这个问题了……”
“啊啊。”银时站在他身后,满不在乎地将手放在脑后,笑道。
“就算过了这么多年……好歹我们可是双胞胎呢,是吧?”
那双赤色眼眸,不经意地瞥向土方,与他透着诧异的烟蓝色眸子对视了一下。

真是可恶,为什么他就可以表现得这么自然……
归程的路上,土方满心焦躁地想到。
前方驾驶座与副驾驶座上,父亲与银时彼此谈笑风生。
那张曾经陪伴自己度过大半童年,现在却充满隔阂的笑脸,如今看来莫名地刺眼。
无论怎样想,土方总是觉得,像是有一颗小石子梗在心口一般,翻来覆去地不舒服,无法释怀。
那个曾经与自己共享同一盒玩具,同一个婴儿床,甚至同一个子宫的家伙,就在自己的正前方。但土方感受不到一丝亲切感,即使是这世上与他血缘最亲的人。
知道土方有着亲生兄弟的外人少之又少,而知道他是孪生子的外人几乎就没有了。本来眼前这个与自己气质全然不同的少年,怎么看都不像他的双胞胎弟弟。
因为他们是连长相都不甚相似的异卵双胞胎。
土方呆呆地看着银时与父亲,以自己从未体验过的融洽气氛互相交谈着。
这家伙,的确成长为一个与自己截然不同的人。
从十岁至现在,仔细想想也有七年了。真不可思议。
他曾经甚至以为,两个连姓氏都不再相同的人,在日后漫长的岁月里,都会是天涯陌路的状态。
“银时,你的功课怎么样?”土方听到父亲问道。
不知不觉,他开始静静地观察起父亲与银时的对话。
“哎呀哎呀。别提啦,一团糟呢。”银时虽这样说着,面上却是坦然自若的笑容。
“呵呵。那律子一定对你很头痛啰。”
“也还好啦……虽然老妈也因此痛骂了我好几次,不过总的来说她对我是放养啦。”
“这样啊。那我可要事先声明,日后我很忙,可能没有时间管你。你可要好好听长岛阿姨的话哦。”
“知道啦知道啦。老爸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老妈子啦?”
银时嘻嘻哈哈地跟父亲调侃着。那些在土方面对父亲时无比慎重的话题,在他眼中反而一点都不重要。
土方很是沮丧地发现父亲对待他,和银时的态度也是全然不同。
这也难怪。一心想要成为职业运动员的人,对于功课成绩当然也就不甚在意了。
这是他在来之前,从父亲那里了解到的银时的近况。
因为受到教练的建议,说让银时最好去专业球队里发展。而土方所在学校的棒球社,恰好也是培养职业球员的一支球队。于是他便理所当然地转来了土方的学校,并重新住进土方家里。
运动员,比赛……
那些土方小时候憧憬过,现在却感到遥遥不可及的人生,而银时就正朝着这样的方向走去。
要不是这次银时转学,兄弟两个在往后的漫漫人生里,所在领域内恐怕很难会有交集。
如果当时便没有分开呢?
土方想。

土方源三和银时一路上说说笑笑,久违的父子俩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而土方在后座,一直沉默不语。
车很快开回了土方家的私家别墅里。三人搬着行李从车库内刚一出来,银时便看到一个看上去娇娇弱弱的中年妇女,站在家门口笑盈盈地来迎接他们了。
“回来得真快!看来没路上没堵车。晚餐就快好了,快进屋吧!”
这大概就是父亲的现任太太吧。这样想着,银时便冲她鞠了一躬:“长岛夫人您好,我是银时,以后请多关照了。”
“呀,”女人被他突然的问候微惊了一下,然后笑起来,“不用这么客气,怎么说我们也算是一家人……以后叫我阿姨就可以啦。”
说着,长岛绫便招呼着众人进屋。
房子里宽敞明亮,因为客人的到来,被收拾得干净又整洁。银时环视了一圈四周,随意瞄了几眼房子里各种美观的家具和摆设,然后目光停留在玄关不远处,摆放工艺品的檀木架子上。
那里很明显地摆着一张他和土方小时候,与父母的全家福。
身后的土方很明确地看到了银时视线所去的位置。然而他只是换下鞋子,然后一脸镇定地走到客厅,靠坐在沙发上旁若无人地看起电视来。
“来,银时,我带你去你的房间。”长岛绫领着银时一边上楼,一边又补充道,“你的房间,就在十四的隔壁哦。原本源三先生说让你们同住一个房间,我是觉得你们毕竟都快是大人了,也得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一旁的土方听到这话莫名地郁闷起来。但他什么话都没说,面无表情地用遥控器对准电视,一个劲儿地换着频道。
“是吗?虽然思春期的少年我的确很需要隐私,但多……十四这家伙跟我一样怕鬼,所以我们俩睡一起也没关系啦哈哈……嘛,怎样都好啦。”
银时搬动着行李,心不在焉地说着玩笑话。
土方在一旁,只当没有听到这句话。
心情却莫名烦躁起来。
一会儿后银时与长岛绫一同从楼上下来。与此同时,屋子大门喀地一声打开,一个浅栗色的脑袋出现在门缝里。接着,身着国中生制服的面瘫少年,从门外走了进来。
“啊,总悟,回来得正好。”长岛绫见到他,不觉板起面孔,“快来跟银时哥打个招呼。”
少年显然是刚下了补习班。他换着拖鞋,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正用好奇目光看着自己的银时,猩红色的眸仁一动,清润的嗓音里没有什么感情:
“啊,初次见面。你好。”
不待银时作出反应,换好拖鞋的少年,便拎着书包,淡漠地穿过银时与长岛绫的身边,朝客厅走去。
“总悟!你这是什么态度!真失礼……”
“我要去换衣服好吗。”
稍带不耐烦地甩出这句话,冲田总悟头也不回地走到楼梯口。抬脚要上楼梯时,看到客厅沙发上脸色不怎么好的土方,突然绽开一个有些恶劣的笑容:
“哟,土方君,和弟弟重逢的感觉如何?”
土方抬起头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不说话。

TBC


第一章就是这样!!
不知道大家对我这个设定感觉怎么样。。会不会觉得很雷
嗯那个,总悟和土方是重组家庭的兄弟俩。
至于总悟妈妈为什么没有随夫姓,其实是我为了好区分什么的,不知道算不算个bug。。。
后面的剧情可能会有点言情有点狗血。。请大家自由地。。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