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俗人。喜欢色情和钱

#冲神#《消失彼年》第七章(伪3Z架空)

这章算是剧情高潮吧_(:з)∠)_但是我写得好烂啊。。

 

Chapter 7

 

电视机里的声音,不大不小回荡在这并不宽阔的房屋内。房子里一片黑暗,屏幕里的光亮,照亮了电视前的茶几,沙发。少女抱着腿安静地窝在背后软软的抱枕堆内,脚丫和小腿裸露在夜里冰冷的空气里。绯色发丝凌乱地贴在颈窝里。
冲田总悟坐在沙发另一边的边缘。头懒懒地靠在背后,没有多少表情地看着电视屏幕神游。
两人之间距离隔得远远的,都像各怀心事一般。
电视里在放一部有些狗血的爱情片,恰好播到里面悲的部分,大概就是男主对女主说分手之类的。女主角的演技很好,伴随着背景乐眼泪不住地往下掉。
冲田总悟和神乐淡淡地看着屏幕里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主角,表情和坐在女主角对面冷眼旁观的男主角如出一辙。
“换台吧。”终于,冲田总悟忍不住开口道。
神乐低下头,像是要找遥控器。她头埋在膝盖里良久后,才出背后掏出遥控器换了台。一刹那的黑暗中,她抬起的蓝色双眼有些湿。
冲田总悟假装没有看到。
从寿司店回来后他们便一直冷战到现在。
客厅的时钟告诉他现在已经过了凌晨。于是他站起身,想回卧室睡觉了。路过神乐身后时,衬衫下摆被适时地捏住了。
“……我好冷阿鲁。”
神乐的声音细若蚊吟,带着一种小猫撒娇的怯意。
昏暗的光线中,那种眼神仿佛在说“我们和好吧”。
冲田总悟眼皮跳动了一下,然后就像抱一只宠物一样,一把将神乐捞在怀里。神乐也很快将冻僵了的双腿,缠在温暖的躯体上。
“抱这么紧完全不能挪动了啊,笨蛋。”尽管这么说着,冲田总悟还是像哄女儿一般,将像树袋鼠一样挂在自己身上的神乐,抱进了卧室。
两人虽然同居,甚至同房,但是并不同床。即使一开始规定了轮流制,但冲田总悟总是会被赶到吊床上,或者地铺。
这种情况恐怕说出去也没人信。
神乐在被冲田总悟放在床上后还是死死不肯撒手。他有些无奈地拨了一下她的手臂,这才发现神乐全身都在颤抖。
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别的什么。
“很冷?”僵持半天后,他挤出这两个字。然后感觉到神乐点了点头。
于是冲田总悟有些无奈地保持着这个姿势,挪动已经有些酸了的身体,上床,关灯,睡觉。
被窝里因为两个人的体温,温度上升得很快。可不知怎的,冲田总悟发觉神乐的颤抖,从一开始到现在还是没有减弱。他将手臂穿过她身体两侧,一手搂住腰,一手在背部轻轻拍打着,像在哄小婴儿。
“喂,你是怎么了,发烧了吗?”他将脸贴近神乐的脸庞,在耳边轻轻问道。随即便怔住了。
脸蛋上,隐约沾上了什么湿漉漉的东西。
冲田总悟没有说话,只是用双手捧起她的脸,无比轻柔地吻她。手指尖染上眼泪,钻心地烫人。唇舌相缠中,神乐最终不知是累了还是困了,终于睡去。
冲田总悟翻了个身,将她搂在臂弯里,头偏向那边月光正浓的窗外。猩红色双眼无比清亮。
他感到这月光正扼在他心口,让他全然没有困意。

神乐被闹钟催醒时,发现自己被冲田总悟搂在怀里,一只手还放在她裸露的腰上。
她毫不犹豫一脚将他踹到一边,从柜子里抱起衣服就往卫生间跑。
“快起来啊!抖S混蛋!”
语气间,好像昨天的不愉快全然没有发生过。
神乐的气通常总是消得这么快。
等她换好衣服出来,还纳闷冲田总悟怎么还不从卧室里出来时,走到卧室门口,才发现他还穿着睡衣坐在床上发呆。
清晨的明媚阳光穿过窗户笼罩在他全身,模糊了少年纤细的轮廓。
仿佛就快消失融化在这阳光空气里一样。
神乐不由得心口一窒,将冲田总悟的衣服扔到他脸上:“笨蛋,快迟到了阿鲁!”
说着有些心虚地砰地关上房门,一瞬间,脸上的表情消失殆尽。
怎么回事阿鲁……不都已经没事了吗……
她有些疲惫地靠着房门。
眼前的客厅里,什物和家具都静悄悄地摆放在原位。这些都是她与他共同使用过、共同拥有过的东西。
在记忆中最重要的媒介。
可是为什么她现在目睹这些,心口在隐隐作痛呢。
正想着,背后房门被突然打开了。
“干嘛啊China,偷窥我是嘛?”
以往的调侃语气,但神乐发现冲田总悟脸色并不怎么好的样子。
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吧。

“喂,你这混蛋,没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吧阿鲁。”
神乐靠在教室门口的走廊窗口前,一手揣在口袋一手举着手机。窗外,对面的另一栋教学楼更高一层的走廊窗口,一个少年以同样的姿势立在那里。
“不就是圣诞节么。你这女人又有什么花样。”
“我要你带我去约会阿鲁!去看电影、吃晚餐、夹娃娃、看烟花……什么的。”
“……就只差去LOVE旅馆了是吧。你的想法还真是土诶,China。”
神乐怒不可遏地冲着对面做了个“揍你”的动作。
“哪里土了!你这个王八蛋!!”
“??什么东西……”
“……没有阿鲁,总之你答不答应我?!答不答应?!”
“……好吧好吧。真是拿你没办法。”
“那放学见啰阿鲁!!”
挂断电话,神乐冲对面的少年做了个鬼脸。窗上有着薄薄的雾气,隔着距离,神乐并不能看清,少年此刻的表情。

你们放学了嘛阿鲁?ºωºゾ☆
还没有。……你干嘛?
你不会忘了我们有约会吧??!!!ー皿ー
没有啦。不过晚上剑道部有事,你可以先去一边吃点东西一边等我。
啊?!!你怎么可以这样阿鲁!!!
……
神乐愤怒地将手机扔进桌洞里。双脚在桌子下不耐烦地晃着。
一会儿后,手机并没有传来丝毫震动。
神乐突然感到最后一节课原来如此难熬。
下课铃声响起时,昏昏欲睡的神乐被突然喧闹起来的教室吵醒。她揉了揉眼,伸了个懒腰,从桌洞里掏出手机。
没有任何消息。
神乐头上爆出几道青筋。她毫不犹豫地扯起书包背在肩上就走。
“诶,神乐酱,不去找冲田君吗?”
看到她径直往校门的方向走去,有人问道。
“找个屁啊!!”神乐扭过头杀气腾腾地大吼道。深知她强大攻击力的同学们,见状纷纷噤声让道。
神乐就这样带着一身人人畏惧的杀气与刹气,走出了学校。

走到街上神乐才发觉今天真是冷得可以。她去买了杯热拿铁,半杯下肚后,才感觉身体勉强回暖了。
一路走到歌舞伎町。路上她听到很多人说今晚可
能会下雪。
她并没有多在意。
冬天一到傍晚就暗得特别快。等神乐走到歌舞伎町的街道上的时候,天色也完全暗沉了下来。她的气也消了一大半。
就算冲田总悟不回短信不理她,也不会放她鸽子的。这种事她很明白。
于是神乐干脆买了章鱼丸子,站在人少的一个街道口,等待着冲田总悟主动来电话。
街道上一遛儿的店铺门口,挂着各色装饰物和LED灯的每棵圣诞树,在今夜格外绚烂。大街小巷都在播放跟叮当叮当相关的歌,主题咖啡厅里的女仆们,也纷纷打扮成了衣着暴露的圣诞女郎。
活跃在空气里的节日喜悦气氛,提醒着人们今晚千万不要错过这里。
神乐站在原地,安静地吃完了章鱼丸子。在此之前,不少人从她身边路过,带着好奇的目光看了看这个穿着学生制服,在原地等待了良久的少女。
神乐感觉自己从未这么沉得住气。
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等了快一个半小时。
不算太过分。她在心里安慰自己。
寒风吹过她的面颊,因为扎着团子,裸露出的耳朵被冻得有些隐隐作痛。神乐伸出手指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很凉。
她终于叹了口气。呼出的白气很快湮灭在冷空气中。
这时,手机终于铃声大作。神乐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冲田总悟没错。
她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
松了口气,神乐在接通的同时对着电话另一边破口大骂道:“冲田总悟你这抖S混蛋!!居然让本女王……”
“神乐。”
神乐的一腔怒火骤然被这句沉静得有些异样的话,堵在口中。她怔住。
“你……”咽了咽口水,神乐又想勉强发怒道。
“我要走了。”
天空突然开始下雪。
少女大睁着的蓝眸,清楚地倒映了这一切。
却没有应该站在面前的那个少年。

“我要走了。神乐。”
听到这句话的神乐,反应也比任何时候都要来得镇静。
她只是在一瞬间睁大了双眼,然后很快恢复正常。握着手机的手指微微一紧,她语气尽力保持与平常差别无几地回道:
“……哈?这、这是什么意思?你要去哪儿阿鲁?”神乐的语气带着笑意,甚至颤抖起来。
“呐,你这是,你这是要分手的意思……?”
“……”
“真是……真是够土的分手说辞阿鲁,真是,真是的……”
神乐开始语无伦次。
“……神乐。”
“为什么啊?!!”
少女在撕心裂肺地大吼出来的同时,眼泪也一齐迸发了出来。
“你·告·诉·我·啊,冲田总悟!!!”
四周很安静。不知在何时,附近早已没了多少人烟。让神乐如求救一般的质问,更是显得无比单薄。
“……我说过,世界上并没有‘永恒’这种东西。”
半晌,冲田总悟才缓缓道。声线并没有多少起伏。
“我不懂,”神乐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拼命拭着眼泪,想要止住这些源源不断的液体,“很多事情我还都不懂……所以你就要留下来告诉我啊……!!”
雪一直下着,并不发出任何声响。落在地面上,落在少女肩头,落在少女睫毛间,落入她滚烫的眼泪里。
神乐捂住双眼,想要堵住双眼中疯狂涌出的眼泪。但只是徒劳。那些液体渗过指缝,在脸上肆意纵横。
就像她对冲田总悟的眷恋和依赖,那些乱七八糟却死死扎根在她心里的感情。早已覆水难收。
一旦崩溃就会如此狼狈。
你说你要走,却不告诉我要怎样挽留。
你叫我不需要怀念,却没告诉我该如何忘记。
这些的这些,不知道是我太笨拙还是你太冷血。明明要是我做不到,你就不应该走。
“……你不能让我一个人,冲田总悟。你明明知道我什么都没有。”
“我能做到的只是喜欢你。”
即使这样还是喜欢着你。

冲田总悟在长时间的沉默后叹了口气。
神乐的眼泪随着雪越下越大,渐渐停止。泪痕残留在面颊上,寒风吹过像是要冻结成冰。
“神乐啊。”
电话那头,冲田总悟的语气逐渐变得空灵,轻柔。
“因为我是迟早要离开你的人,所以,请你千万不要记住我。”
神乐却轻易捕捉到了他言语间藏匿着的莫大哀伤。
“据我了解我们似乎都不是喜欢在告别的时候磨磨唧唧的人,所以啊,有些话在现在只说一遍就够了。” 
神乐感到全身开始冻结。熟悉的黑暗自四面八方重新袭卷而来。
“再见,神乐。”
手机里一阵忙音。

到底什么是真正的黑暗?
神乐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但她却在冲田总悟说出再见的那一瞬间。
很真实地感受到了。

那道光熄灭了。

挂断电话,站在黑暗处的少年,望了望对面只隔着一条马路的那个少女,在雪中一动不动,像是要化成一尊雕像。
他轻叹了口气,不动声色地转身走开。

他忘了神乐却能很轻易地寻找到他的气息。
几乎是同时,她便发现了冲田总悟在不远处离开的背影。
她几近冻僵了的身体,一瞬间热血沸腾。不加思考地就朝那个人影奔跑了过去。
“冲田总悟!!”
雪夜中,少年的背影在听到这声呼喊后,迟疑了那么一秒,然后没有任何反应地,继续朝前走去。
“冲田总悟!!站住!!”
神乐不顾一切地向他跑去。不知是不是腿脚冷僵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她却始终无法追上那个人。
她现在感觉自己就像飞蛾。但讽刺的是,她却连要扑去的火都无法近身。
她明明只是想问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
而冲田总悟在她眼前,却离她越来越远。

直到一声紧急的刹车声响彻这条小巷。
巨大的冲撞后,神乐在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感觉到这个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
她躺在雪地里,仰着面看无数的雪花从暗色的天空,飘扬而下。
真美啊,这个夜晚。
她想。真是太可惜了。
大片红色在身下蔓延着,无比醒目。


“……”一记车门关闭的闷响,肇事者走上前来。
失血引起的昏迷中,神乐隐约察觉到自己正被那人,就这样居高临下地观察打量着。然后接下来的话语让她的神经一瞬间惊醒。
“呵,是神威那家伙的妹妹啊……”
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
“这样也好,他不是早烦了这个老对他穷追不舍的跟屁虫么?这样一来,我还送他了个顺水人情呢。”男人低迷的嗓音带着诡异的笑意,格外阴冷。
“他不是早想这么做了么。”
神威……?!
神乐瞪大双眼,不由得轻咳了几声。她扭过头来,迎着车头刺眼的白光,艰难地看着伫立在跑车旁浑身黑色的高杉。像极了一只乌鸦。
雪还在下。神乐身下的血红没有停止过蔓延。她在失血过多即将带来的深度昏迷前,像一条将死的鱼剧烈地起伏着胸口,大口喘着气。
巨大的事实真相瞬间摧毁掉了她最后的防御线。在意识越来越模糊的同时,神乐眼前的视线也变得朦胧起来。
不一会儿,她又感到高杉凑到了近处,她甚至能够闻到他身上那淡淡的烟草味。
“想起来了吗?”
鬼魅一般的嗓音,在她耳边蓦然响起。
她瞪大正在渐渐失去光彩的蓝色双眸,虽然浑身几近失去知觉,神乐却很清楚地感受到,周围的一切都在逐渐化为碎片。
记忆的壁墙正无法阻挡地剥落崩塌。
身体变得轻盈,意识慢慢消逝着。
神乐感觉自己原本像是被水草缠住的溺水者一样的身体,突然像得到了救赎一般,被一股力量带出了水面。

 

神乐赫然睁开了双眼。在这午夜时刻。
她坐起身,缓了会儿劲才想起自己正躺在异国的某家酒店里,干燥的单人床上。
没有什么海,当然也不存在什么溺水。但她浑身汗湿,和被水浇过的没什么区别。
神乐无力地靠在了枕头上。
一片昏暗的房间内,只有窗帘偶尔被风轻轻吹起。她在黑暗中摊开手掌静静观察了一会儿,才发现早已没有记忆中稚嫩。

 

“我早就该明白,关于我的那场车祸,没有那么简单。”
神乐坐在酒店内的公共餐厅内,歪着头打电话。面前摆着一份精致的西式早餐,一口未动。
“呵,辉夜姬呐。这么早打来电话,你难道不知道还有时差这个东西么。”
高杉的声音虽然没多么精神,但还是能感受到那种令人不舒服的阴冷。
“日本和中国没隔着多大时差吧。”
神乐冷声道,“别的我们暂时不谈,我只问你,冲田总悟现在在哪儿?”
“啧,想不到你现在还在纠结这个呢?”
“他当时要走难道不是因为你和神威?!”
“这个嘛,”高杉话语一转,声线变得低沉的同时也充满了魅惑。
“你去问问神威不就知道了。”
通话突然间断开了,像是信号不良被迫中断,一片杂音。但神乐还是隐约听到了,最后高杉用日语说了那么一句,再见。
那句“再见”神乐听得有些心惊肉跳。
她将手机随意放在餐桌上,抬起头打算开始吃早餐。抬起眼睑的第一眼,神乐便看到了那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人,正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朝自己走来。
神威。

TBC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