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太难了

本来想用高考作文题写篇同人的……
查了下本省题目我还是放弃了(

 

#压切宗#《EX》(二十)

文档里开了好几个坑串着写,感觉要精分了

  


  

宗三后来回忆起跟长谷部相处的那几年,也不得不承认那是他过得最为愉快的一段时光。长谷部表面上像个军官,内在却是个保姆,看起来严肃实际上很能迁就人。加上为人没什么大问题,就算后来他们俩闹得老死不相往来,他也没有在面对诸如“如果拿健康、亲情、爱情、友情换金钱的话你会选择哪个”的小测试上,产生选择“前任的命”这种心态。他没什么理由恨长谷部。但长谷部到底恨不恨他就说不准了。

  

两个男人谈恋爱,没羞没躁的事情完全毋需遮遮掩掩,于是乎宗三和长谷部之间进展飞快,按宗三三天两头往长谷部家里跑的频率,两人几乎算是同居了——要是大俱利伽罗不在的话...

 

做了个很奇怪的梦,大概是最近补了Fate的缘故……
内容是魔术师长谷部召唤出了servant宗三这样,而且不知道为什么
梦里的长谷部长着一张切嗣脸(。)明明麻婆比较贴近啊!
而且很不符合原著的是,宗三是从一个大号BJD娃箱里召唤出来的(串戏了吧)
长谷部看到他,一脸嫌弃地问
你他娘的就是我的servant吗(你不要给我啊)
不过想想,servant比master弱鸡好像是有点惨(
总之这梦很混乱,而且我全程上帝视角,也很清楚自己在做梦……
所以看到他们补♂魔的时候十分开心(我最期待的画面出现了.jpg)

 

#压切宗#《EX》(十九)

想快点搞完这篇写石青长蜂_(:з」∠)_


这也太犯规了。长谷部默不作声,保持着那个别扭的姿势任由他抱着,心头有什么东西无形中化了一地。正当他情不自禁想凑过去亲吻的时候,宗三麻利地从枕头下翻出遥控器,抬手啪地打开了电视。

“时间刚刚好。”他看着屏幕里的午夜节目的片头曲说。

长谷部:“…………”

原本水到渠成的温情氛围一扫而光,宗三殷切地推开长谷部坐起来,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煞了风景。长谷部傻坐在一旁,表情僵硬:“你等到现在……只是为了电视节目?”

“当然不是。”宗三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屏幕,面不改色地信口就来,“我是为了等你呀。”

“……你就继续耍我吧。”长谷部忽地心灰意冷道。...

 

#压切宗#《EX》(十八)

新春快乐!


“你很了解我嘛。”宗三颔首,“我的确不想接受。”

长谷部:“……”

“你是把他当三岁屁孩?”宗三又继续说,“他可不小了。”

长谷部:“……他还没满十六岁。”

“我十六岁的时候早就能照顾好自己了。”宗三耸肩道,“而且我不觉得小俱利会希望有人来照顾他,你担心过头了。”

“青春期的小鬼……这是有必要的。”长谷部认真道,“我实在不放心家里没有成年人。”

说真的,宗三很理解长谷部这种心理,在父母眼里,儿女永远都是屁孩儿,这种心态也会反映在兄弟姐妹之间的相处上,年长的永远认为幼小的需要更多庇护——比起血缘关系上的叔侄,宗三认为年龄相差不大的长谷部和...

 

#压切宗#《平行》(下)

性转慎点性转慎点性转慎点

有种恢复高产的错觉……(并没有啦)

这是个没讲完的故事,有机会再见……

点这里


例行BGM推荐:Drops - FKJ/Tom Bailey


 

#压切宗#《平行》(上)

放飞自我的一篇……

架空,单向性转,雷性转的请慎点,请慎点,请慎点。

(一半都是肉,吧)而且不太甜。

咱们还是链接见吧……


例行BGM推荐:Kill The Lies - Gu$to Geechi


♪No, I don’t love you, I'll admit but still that pussy good as shit♪


 

最近在补攻壳(少佐真帅)然后脑洞半开了一下。 


(我科幻看得少应该会有些智硬的地方)


宗三原本是武装型机器人,有着不同于其它战争机器的美貌外观。后来作为战利品被改造成了更纤细的sex机器人,武装性能也被削弱。
长谷部是性能优良的武装型机器人,特点是绝对忠诚——绝对服从于他程序中被设为“主人”的任何一个人。因为高智能机器人的情感系统有概率上的不稳定性,但长谷部不同(老哥稳)。然而他却发现自己对主人产生了类似于人类的情感(不是爱情啊),希望得到重视,无法接受自己被舍弃。
烛台切是机器人系列“光忠”中的其中一个,长年被关在放置舱内休眠(想象一下几十个全身颗体的光忠站在玻璃舱里的画面...